小兔崽子肉眼可见地康复起来了,不仅喂药时挣扎得越来越有力,还鬼鬼祟祟地尿了客卧的床笠,而且不止一次……

第二十次核酸。愚人节被关起来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个笑话能从清明延续到端午。昨天下午赶在新一轮“哪里也不许去老实呆着”生效前去了趟超市,依旧人山人海,勉强补了一些家里需要的零碎。一路上阳光灿烂,风里都是夏天的味道。朋友圈里流传着各种“公共交通恢复第一日”的摆拍现场,还有随机采访路人阿姨的翻车现场。上海人的灵魂吐槽

第十九次核酸。下午通知明后天还要连做两次。关家里快两个月了,人和猫都感到心累。

第十七次核酸。捅人的和被捅的都很敷衍,再没有四月初那种不捅到扁桃体不罢休的坚持。
下午收到了苏小柳的小馄饨皮和预拌肉馅,包了159个小馄饨。下单的时候为了保证能包完一斤肉馅,买了两斤馄饨皮,结果肉馅先于皮用完。准备明天拿出冷冻格里珍藏的肉馅,把剩下的几十张皮包完。一种馄饨届的馅多了补皮,皮多了加馅。
傍晚给菜豆树浇水的时候发现树根附近长出两簇蘑菇,黄澄澄的,看起来不能吃,遂铲掉。不知道哪里来的孢子,不知道会不会某天发现树又闲得长蘑菇,就像我一样。

今天路上断断续续有车开往城区方向,小猫咪火速蹲好开始久违的交通视察

要是诅咒有用那谁早死一百万次了。祸害遗千年。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