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AvrilNeige boosted

河南人民银行门口的维权储户,上了红码,上了信号干扰车,上了便衣特勤……说真的,别崇拜俄爹了,要是咱们打乌克兰,24小时应该能拿下来。

AvrilNeige boosted
AvrilNeige boosted

我对安倍晋三的唯一印象就是他说:“我没有小孩,我认为生小孩是个人的选择,但这个社会应该为想生小孩的人创造一个更合适的氛围。”

AvrilNeige boosted

@xingwu
这里是此事件的另一种说法

“ 1999年,当地政府向他收取了11项费用,共计998.38元,而他一年的收入才1000元。特别荒唐的是,他家去年只养了两头猪,可生猪屠宰税是按照7头猪来收取,因为他家有7口人,生猪屠宰税是按照人头来摊派的。一气之下,曹曾向附近的乡亲推销了36本《减轻农民负担手册》;结果,曹竟然被抓到派出所关了15天。对这本书的搜查,竟在整个江西省范围内全面展开,参与收书行动的有县、乡的干部,甚至包括公安人员。”

“ 农民们回家后仔细研究这本书后发现写得都是中央和江西省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政策,他们发现村镇乡干部收费都是胡乱弄,根本都不符合政策。农民们非常生气,都汇集在一起,一同质问当地干部,当地干部无法回答,就都躲了!农民们非常愤怒,就开始砸乡政府的房屋,进而导致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多个乡政府的房屋都被夷为平地。经过统计,共有4个乡镇政府、2个派出所、1所中学、1个农业服务公司、24个村委会和52个村干部住宅遭到打砸抢。1名村干部亲属被打死,白土乡派出所指导员被打伤。”

zhihu.com/question/286534732/a

AvrilNeige boosted

在中国,什么样的反抗方式才有效?

中国农业税的取消的真正原因是:数万丰城农民冲进政府活埋乡长杀死警察

1999年8月,江西丰城一位周姓农民,自费收集整理了当时中央和江西省委的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文件并广为散发,鼓动农民抵制不合法不合理的上缴,被乡政府带走送到“学习班”,两天后非正常死亡。

家属50多人到乡政府“闹事”,被乡政府以蛮横的态度驱散。

乡政府恶劣的行径激怒了当地农民,总共四个乡镇数万农民开始自发的带着农具冲向该乡,包围并捣毁了乡政府。

乡长和一名乡干部被从二楼扔下,愤怒的农民当场在乡政府刨了一个大坑将此二人活埋。乡派出所长和一名民警被当场打死,派出所长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

乡党委书记乘乡中学一教师的摩托侥幸逃脱跑到县城。

31日,国务院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乡镇一级的两个正职全部参加,这是非常罕见的。会上通报了多起因农民负担死人而引发的重大群体事件。时任的总理和分管农业的副总理作重要讲话。会议强调了全国立即停止以强制手段征收上缴。

2000年,江西省试点取消农业税。2003年,全国取消农业税。
#ccp #中共

AvrilNeige boosted
AvrilNeige boosted
AvrilNeige boosted

通报说伤了4人,都不严重。从各种不能证实的渠道,视频、朋友圈、聊天记录,看到远不止4人,还有重伤。没有媒体采访报道。翻了翻澎湃的微博,只发了两条瑞金医院的情况,都是官方通报。之后又发了各种内容,明星冰淇淋医院座位收费,安倍都有六条。再没有他们本地当天最大的新闻。

通报人数造假是常规做法,但一般大型事故容易一些,爆炸,水灾,火灾,时间长范围广,目击者少也不容易收集证据。在一个医院里面短时间作案,那么多人那么多手机,也能够张嘴就来4人。没有媒体之后他们胆子越来越大了。

AvrilNeige boosted

由中国是不是乱发贷款的争论,我想起来很久以前看过的报道。
那时候中国真穷,拿到低息贷款搞基建,修路。低息贷款给穷国搞必要的基础建设是国际惯例,而且有成熟的(可能也很官僚)程序。并不是穷国不配有建设。
那篇报道的重点是中国当时于世界的差距有多大。(就新闻而言,现在差的更大)拿这个贷款修路,必须有贷方认可的监理,当时的中国基建都没有听说过监理这回事儿。因此大家都觉得异常费劲。但是,这样多几个项目做下来,不仅搞基建的学会了正确的程序,还学会了监理这种全新的行业。
如果当时,80年代初,美国人说贷款给你们,修一个8车道高速公路,(有没钱维护不管)我们派出连厨子在内的一整支队伍来替你修,修好你付钱。到底哪个是帮助?后者叫做殖民,就是我天朝现在正在干的事儿。

AvrilNeige boosted

看上海那个医院人们逃跑涌出门口的视频,在遇到无差别杀人的时候闸机就成了人们逃跑的障碍,可是这件事过去闸机就更不可能拆除了,相反地会增加更多的障碍更多的闸机,再实名,再扫码,再监控,再管控,那又有什么用呢,无法阻止当街杀人,无法制止针对女性的暴力,只会在巧妙的时候故障,巧妙地失去一段重要的录像,阻挡人们逃生的路,对受害者秋后算账,这些都一点一滴增加人们的精神压力直到把人彻底逼疯杀人或是自杀,然后政府借此机会又收紧管控,人又因此更疯。多少人已经被逼到发疯报复性杀人的程度,中国共产党却指望民众只会报复性消费

AvrilNeige boosted

确认不治身亡……感觉世界线又崩塌了一点……

Show thread

安倍在街头演讲时被枪击,这种事情发生在日本有非常强烈的不真实感,仿佛梦回1922。

AvrilNeige boosted

2年前的这时候,国安法通过,那个夏天我一直在外勤,有一天中午在客户食堂看到吊顶的大电视,央视在播放香港人多么欢迎国安法,这个法多么有利于香港的繁荣稳定发展。
晃晃白昼如坠午夜,但是我好像什么都干不了,周围的人排队的排队,打菜的打菜,盛汤的盛汤,没有人关注电视上在放什么、在说什么、香港发生了什么、以后会怎么样。
没想到短短2年,整个国家笼罩在清零的迷雾里,防疫规定就这么强压下来,官媒轻车熟路如法炮制一堆“为你好”的宣传。
大家被抢了碗,泼了汤,政策关乎到每天的生活工作和出行,人们给出了态度:有人还是支持,有人骂娘,有人一开始支持后来骂娘……
但反正不管什么态度,铁轮滚滚,不管是同胞的事,还是我们自己的事,大家好像还是和2年前一样,什么都做不了。

AvrilNeige boosted

A quick wrap up of CNN reporting on China Data Leak:
➡️ 2021年4月,LeakIX(一个公开数据库搜索引擎)就侦察到这个数据库。无需密码,只要注册就可以进入下载。直到上周四黑客售卖数据被发酵,这个数据库的入口才被关闭。
➡️ 无法得知在这14个月内有多少人进入并下载过数据。两位西方专家表示,在黑客前他们就知道这个数据库存在。另一位网络专家曾经在寻找公开数据库时,误入过这个数据库,并下载过一份包含970M中国市民的数据。(救命... 就是说黑客卖那么便宜,其实是因为很多数据早就外泄了?)
➡️ 今年6月中,数据库遭受过恶意攻击,黑客拷贝后损坏数据,留下Note要求赎金10 Bitcoin. 7月1日Note消失,猜测赎金问题被解决。
➡️ 本周一阿里云对CNN说他们正在调查并会公布进展,但周三不再接受采访。
➡️ 专家意见是,过错在数据持有者,而非存储平台。

匪夷所思到不敢相信。光CNN这篇报道里就有4个有姓名的外国专家在事发前就知道或者进入过这个数据库,还知道6月中的赎金事件。全世界就中国人不知道自己的数据在裸奔吧。

明天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外网报道Cross Check一下。

edition.cnn.com/2022/07/05/chi

AvrilNeige boosted

之前北京天堂超市确诊的那个事情,我今天才知道原来确诊案例中的一个是我爸一个朋友兼同事的外甥,都是在北京做劳务公司的,这个外甥在公司里有一个职务title但没有实际工作,因为确诊劳务公司近二百号人被拉去集中隔离,公司一年内不能在住总投标,等于这一年完全没饭吃
我听了都傻了我操,我家最开始一直在这个公司,后来是有股份拎出去单干了,如果没有单干这个的兜底今年也要完蛋,今年完蛋我就没有钱读书要回国我也完蛋
…………怎么会这样啊,一个员工确诊,一年不许投标

AvrilNeige boosted

接上。
然后这几个样本里都有几个奇怪的项,比如:
1."PROF":"粮农"、"PROF":"退休工人"、"PROF":"操作工"、"PROF":"公安厅离退休干部工作处副调研员"

初步判断是调研所定义的职业,或来自于某些个人自己填写的登记表,种类很多,没有标准化。

2."QUERY\_STRING":"交通违法 实有 , "LABELNAMES":"交通违法 社会补助人员 常住人口 实有人口"、"LABELNAMES":"关注人员\_涉毒关注人员"、"LABELNAMES":"交通违法 支内人员"、ESCU":"未服兵役","HEIGHT":"164"、EDEGREE":"学龄前儿童","ESCU":"未服兵役""MARR":"丧偶"。

这类属于教育程度+违法信息+特殊备注+人口属性和其他个人隐私

3.这个我看不懂,有些人有特殊“编号”"LABS":"AB00xxxx",最后四位不同,每个人编号都不同,也有些人都相同,有些人没有些人有,有些人一个人就有四五个号码。我看了很多遍,和地域 年龄 性别 是否犯罪 成年未成年 工作 照片 什么人口属性等 一概无关,完全无规律,不知道这个编号代表什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LABS+值,是一种标签,虽然不知道LABS代表什么,但绝对是标签,因为英文的laboratory就是标签的意思,和LAB缩写有近义的还有 labour(劳工)、lab的缩写也是研究的意思
最后想说:
1.如果这些数据真能涵盖10亿人,大家不要心存侥幸,只要你报过警或者有注册证件等情况,你的名字就一定被采集在这个库里,剩下三亿可能是未成年人还没来得及建库或者有独立的名单而已。

2.以现在AI自动化处理数据的能力,这些数据绝对被各省市的数据中心处理过了,说的通俗点就是10亿中国人每个人都有一个文件夹,仅在数据这个层面,国家或政府已经拥有了比互联网公司精细几千倍的用户画像,从你生老病死到衣食住行,都在这个文件夹里。

3.结合现在的数字化基建,这是个很恐怖的事情,和你不曾相识的人,可能通过一个摄像头就能瞬间掌握你的所有信息,“举头三尺有神明、小心今后拉清单”绝不是嘴上说说

4.奉劝每个人都保护好自己的隐私,不要在纸上、登记表上、互联网上。过度留下自己的隐私信息,包括但不限于电话、住址、身份证、照片和其他隐私信息”

Show thread
AvrilNeige boosted

完全被击中了。以下这段文字讲述了北朝鲜一对青年男女的地下恋情。来自《我们最幸福》一书。 

然而,黑暗又有它的好处。尤其是对于那些正与人偷偷约会的青少年来说。

当大人们早早上床之后,冬天这个时间可能会早至晚上七点,那就很容易悄悄的溜出来。享受着黑暗所赐予的私密和自由,而这在有电的时期是很难想象的。披着神奇的隐身斗篷,你可以为所欲为而不用担心父母,邻居或者秘密警察那警惕的目光。

我遇到很多北朝鲜人,他们告诉我如何努力学会去喜欢黑暗,但是留给我最深印象的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和她男友的故事。十二岁那一年,她遇到了临镇一个大她三岁的男孩。在北朝鲜拜占庭式的社会管理体系中,她家处于很低的阶层,因而,两人公开在一起的话,不仅会毁掉男孩的前程,也对女孩的清白名声不好。因此,他们只能在黑暗中长久的散步约会。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他们最初的交往开始于九十年代初期, 那个时候由于缺乏电力,餐厅或者电影院都关门歇业了。

他们会在晚饭后见面。女孩告诉男友不要敲前门,这样会有被她的姐姐、弟弟或者那些爱多管闲事的邻居们发现的危险。他们都挤在一个狭长的建筑里,屋后是户外厕所,由很多家人共享。房子由一座高仅及人视线的围墙同街面隔开。男孩在墙后发现了一块地方,当天色暗下来之后,在这里没有人会注意到他。邻居们洗碗或者冲厕所的哗哗声掩盖了他的脚步声。接下来,他要做的只是等待,这可能是一小时,两小时甚至三小时。这没关系,北朝鲜的生活节奏很慢,也没有人有手表。

一旦摆脱家人,女孩会马上出现。步入户外,凝视着前面的黑暗,起初看不到他,但是她能感觉到他就在附近。她不用为化妆而烦恼,黑暗中没有人需要化妆。有时候她就穿着自己的校服,那是一件裁剪适当的宝蓝色裙子,刚刚好掩住膝盖。白衬衣,配着红色的蝴蝶结。所有的衣服都是由一种爱起皱的化纤面料裁剪而成。女孩还没有到为穿着打扮而烦恼的年纪。

起初,他们只是默默的走着,接着他们开始窃窃私语,当他们离开了村庄,完全放松在黑暗里之后,耳语就变成普通音量的对话了。直到他们确信没有其它人之前,他们始终保持一臂之距。

离开镇子不远,道路通往一片树林,绿树环绕之中有个曾颇有名气的温泉度假村。它一百三十度的泉水曾经吸引着一车又一车寻求治愈关节炎及糖尿病的中国观光客,但是度假村现在却极少营业。
在其入口处,有一个用石墙围成的长方形映景池。穿过庭院的大道两旁,种着松树,日本枫树,以及女孩最喜欢的 – 银杏树,一到秋天,金黄色的落叶随风飘舞,形状宛如东方的折扇。周围山上的树木都被人们作为柴火砍光了,但温泉旁的树木是如此美丽,以至于人们都不忍心砍伐,使得这些树得以保存了下来。

然而,庭院的状况保持的不太好。树木无人修剪,石凳也支离破碎,铺路的石块像烂掉的牙齿,参差不齐。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北朝鲜好像一切都消耗殆尽了,破损了,失灵了。整个国家曾经有过好日子。然而到了夜间,残败的景象就不那么扎眼了。长满杂草的温泉池里,池水清晰的倒映着璀璨的夜空。

北朝鲜的夜空是一道难得的景致。它可能是东北亚地区最闪亮的夜空。在亚洲大陆的其它地区充斥着煤灰,戈壁滩的沙尘暴及一氧化碳,而这里可能是唯一的一块净土。在过去,北朝鲜的工厂也为这些白茫茫的烟雾做着贡献,然而现在不会了。现在没有任何人造的光线同夜空中满天的星斗争辉。

年轻的情侣在夜色中漫步,脚步带起地上的银杏叶。他们都谈些什么呢?家人,同学,读过的书,等等无论什么都可以成为话题, 这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欢乐。以至于多年后,当我问这个女孩什么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记忆,她给我讲述了这些夜晚。
她告诉我,那个男孩高高瘦瘦的,前额留着浓密的大浏海。离开北朝鲜之后,美兰很高兴的发现在南韩有个青春偶像叫刘俊相的,和她的前男友长得非常像。 (基于此点,我这本书里,我就用俊相来称呼他。) 他非常聪明,在平壤一所最好的大学里读书,日后有可能成为科学家。这也是他们不能公开恋情的原因之一。他们的关系可能会毁了他的前程。

在北朝鲜,没有情人旅馆。 异性之间偶尔的亲密行为是很难发生的。但是我还是想委婉的打听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

美兰笑了起来。

“我们花了三年时间才牵手,又花了另外六年才接吻,” 她说道。“我从来不敢想象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我离开北朝鲜的时候都二十六岁了,但是我却不知道怎么才能怀上孩子的。”

美兰承认她经常会想起她的初恋,对于自己不辞而别的离别方式也感到非常痛苦和懊悔。俊相是她最好的朋友,是她可以将梦想、甚至家庭机密相倾述的人。尽管如此,她还是向他保留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秘密。她从来没有对他说过她是多么厌恶北朝鲜,同时她也完全不相信那些她教给自己学生的宣传话语。更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有告诉他关于她家的逃离计划。这并不是因为她不信任他,而是在北朝鲜,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如果他告诉别人,而别人又告诉其它人,这你从来不会知晓,且在北朝鲜密探无处不在。邻居们相互揭发,朋友揭发朋友,甚至恋人都会相互揭发。如果秘密警察对此事有所耳闻,那么她的整个家庭都会被关进囚车,送到大山里的劳动营。

“我不能冒那个险,“ 她告诉我,“我甚至不能去道个别。”

AvrilNeige boosted

惊闻杨海鹏去世的消息。五味杂陈甚感惋惜。
我对他印象最深的除了救妻,就是当年的重庆司法系统的“黑打”内幕(借司法之名行私欲之实),特别是后来美领馆之后,公开发布的一篇由重庆司法部门内部人员所写的名为“见证王立军”的文章。
他敢言,对应之前救妻时敢扛到底,算得上知行合一。杨海鹏当时说重庆司法黑幕实则是中国司法的现状,他也明言当有越来越多的当事人站出来作证,以推动公众对极权的认识,“这等于说是一个社会的噩梦,我们现在要防止的是一种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中国有可能再次出现通过各种手段没收私人资本,形成权贵主导的社会形态,我们必须要守住底线,不能这样放肆的以法律之名作弊和掠夺,但实际上这种情况在中国非常普遍了,重庆只是规模更大运动型的典型。”
那是12年的事了。而当时能有机会揭露重庆模式也放开尺度允许发表意见,也不过是习近平为了打击对手的恩赐而已。明眼人看到的是政权本质,普通人看到的是成王败寇、明君贼子。

AvrilNeige boosted

昨晚和象友留言说我认为新中国没有一种职业是可以让两代人都搭上顺风车的,这个是我观察的生活经验。我爷爷辈有人大学生,当了小官,然后文革来了因为他写过一副毛笔字就被批斗整改;在譬如粮食局工作的一夜之间不用粮票了人也失业了;父辈大国企员工,世纪初半强迫下买断(离职)了,给你一笔钱就此结束,起初承诺的后续保障也就执行了七成吧;家里下海经商的去年倒闭了,做医生的发不出钱了,公务员的天天都想离职,做码农的年初被“优化”了,留下我还在读书的一年也要颓七八次。
形势的力量之大,绝对不是个人能扭转的,中国就是有什么甜头都持续不过20年,这个时间甚至连一代人的工作年限都撑不住。没有铁饭碗,我外婆总说天下没有铁饭碗,因为“皇帝除了自己的金饭碗,他想砸谁的碗就砸谁的碗。”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