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AvrilNeige boosted

商家还很自豪是吗?
人家让你杀人你也去杀?
操!中国的新闻每天都让人血压飙升,上海的新闻直接让我恨不得拿枪把这些王八蛋全扫射了!!!

AvrilNeige boosted
AvrilNeige boosted

最近不是火了个"利维坦bot"吗?很多人感慨,原来利维坦还可以这么正面地使用啊。其实吧,虽然玩这个bot的都是些小屁孩儿,但是他们无意中正好切合了霍布斯提出这个概念时的本义。当年霍布斯的思路是,由于死亡是最大的恐惧,所以必须得把全部个人权力移交给利维坦,而且这个移交既是绝对的,又是不可撤回的。但是霍布斯这个思路吧,当时就不讨喜,连真心拥戴国王的保皇党都不喜欢,因为这个逻辑,细想之下贱不喽嗦的——它其实是在说,专制的唯一基础是恐惧,支持专制的唯一理由是怕死。说白了,只有窝囊废才跪利维坦。而后世对霍布斯这个思路,有两个应对,首先是直接承认,对,恐惧导致利维坦,所以自由是需要勇气的。美国国歌在“自由的国土”后面一定要接“勇士的家乡”,而不是什么勤劳善良热爱和平;中国国歌第一句也是“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就是说,宪政民主这东西,勇气是第一位的,没有这个别的都免谈。其次,则是否认这个前提——谁说恐惧导致利维坦?说不定是利维坦导致恐惧呢?洛克就反对霍布斯的预设,说没有利维坦之前,人类也不是那种相互伤害的状态,而是存在自发秩序(这是后来的用词)的。延伸一点说,利维坦最希望大家相信的,就是没它不行,没它就天下大乱人民相食,只要你脑子里被根植了这样一种恐惧,那么无论利维坦做什么,无论它事实上是不是比无政府状态还糟糕,你都会觉得是合理的。总之,利维坦之下的蠢和坏,都是表面的,里面包裹的真相,是怂。而这个怂,既是利维坦的产品,也是利维坦的养料。

AvrilNeige boosted

大概是2,3年前,我读到一篇BBC的报道,批评中国不负责任的给穷国乱贷款建些超标基建。说斯里兰卡。后来我有读到那个宇宙中心港口建好就空置,斯国根本从第一天起就还不起。以后我都留心斯国情况。BBC 是对的,现在,差不多算崩溃了,已经还不起债务利息了。IMF救援计划需要其他债主减债,15%属于中国。现在还在谈判中,不给减免说不过去吧。缺德啊。
斯国现任总统貌似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错的。为了选举,大力减税,已经债务高到危险程度了,还要减少财政收入。然后一直鼓励发展国内市场,外汇收入越来越少!到了外汇不够进口所有产品的时候,第一个砍掉进口化肥,号召农民使用传统有机肥料,农作物就很争气的大幅减产,包括挣外汇的茶叶,结果捉襟见肘的外汇还得买粮食。于是现在就实在没钱买任何东西,更没钱给利息。开始求IMF救援。
说到化肥,苏联散架,顾不上给北朝化肥农机,直接全国挨饿。大家确实是不会从人类的灾难里学到任何东西。
说到化肥,天朝花掉15%的外债,居然两方都不觉得要修个化肥厂?没有修港口好看?
我就不信斯国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些政策不对,就没人拦。
一个人瞎胡搞,其他人看着,斯国也不是唯一一个,命长命短的区别。

AvrilNeige boosted

铅医蔷薇:
2022-06-19 发布于 北京
weibo.com/2421031427/Lysi5pnv4

近来听说有些明星哭惨,说一个我知道的故事。很多人可能永远也想不到,底层老百姓的生活是怎么过的。

现在北京的120是一辆车,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一个司机,两个担架师傅,五个人的配置。其中司机,医生,护士是固定不变的,担架师傅基本上每个班都会变动。

干担架工,一个月四千多一点,每天晚上管一顿饭,比当保安稍微多一点,保安一般是3500一个月。

有一个担架工,唐师傅,非常的有眼力劲,很多人都愿意和他搭班。有一次把病人送到医院和医生交接完,我回到救护车上,看到唐师傅在给自己量血压,扫了一眼,160/100,唐师傅自言自语说,还行,不高。

唐师傅不爱说话,皮肤黝黑,非常的爱睡觉,睡眠质量还非常好,白天我们出车,从接到指令到到达现场,也就10~15分钟的时间,唐师傅也能睡一觉,到达急救现场,大家拍一下唐师傅,他就醒了,然后还麻利的干活,难免有些羡慕。

某天晚上去某医院急诊科,看见了一个非常像唐师傅的人,但是没敢确定,心想唐师傅白天在急救车抬担架,不可能晚上在急诊,但是真的太像了。

然后车上跟护士姐姐说起了这个事情,护士姐姐说我看到的那个人就是唐师傅,他现在一个人干两份工作。说急救中心的人都知道他,他来这里有半年多了,白天出车抬担架,晚上去医院急诊当护工。

我说,那他怎么睡觉呢?

护士姐姐说,唐师傅不睡觉,半年多了,从来不睡觉,也从来不休息。他的睡眠也就是在急救车到达现场的间隙,这十来分钟,还有晚上在急诊当护工的时候,病人都休息的时候能偷懒睡一会儿。

唐师傅每天晚上吃一顿饭,也就是免费的那顿饭,会吃很多。中午吃饭的时候,每次都开玩笑说,昨天晚上饭太好吃了,吃撑了,还不饿,总是不和大家一块吃午饭。然后唐师傅会拿来一个水杯,说吃几个饼干就饱了,饼干小面包是免费提供的。

唐师傅有两个孩子,农村人,一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

AvrilNeige boosted

去爷爷奶奶家听到的见闻,他们的同事,一对90+老夫妻,阳了后被转移去方舱,一个心脏病发而死,一个回家后被入室消杀的消毒品气味呛死,死在仲春四月,相隔11天去世。#新冠记忆

AvrilNeige boosted

丹东上次爆出消息说逐步解封,在丹东的朋友说逐步解封的意思是划网格解封,就是你只能在你的区域活动
现在大家都怀疑是那个卖菜的联合政府捞钱,副省长下来解封了几天又封上了,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阳性出的都没规律,集中隔离隔错单元,植物人阳性….这几天又说周边县城有阳性
游行来着不了了之,大家还怀疑丹东ip发东西会被限
记一下这个事,整这土皇帝的,大城市能被看到,小地方多少事都悄无声息没了

AvrilNeige boosted

B-Side :
在医院门口流血到流产的西安孕妇。
➡️ 西安卫健委责令西安高新医院和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停业整顿3个月。而“凭核酸证明入院”继续执行,未做任何调整。

郑州水灾中被瞒报的130多条人命。
➡️ 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被免职;副书记、市长侯红降级处分,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
讽刺的是,徐立毅毕业于杭州大学地理系地理专业。

电视上嘴角微扬,贪污4亿的贵州政协委员。
➡️王富玉死缓。“...论罪应当判处死刑...能够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对其所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被亲生父母贩卖的石家庄少年刘学州服药自杀。
➡️家属起诉网暴致死、被贩卖、被猥亵案。截至今日无进一步消息。

平顶山的那个男孩
➡️他消失了。

被铁链拴着的徐州的母亲,乌衣你又在哪里?
➡️她们消失了。丰县公安局孙楼派出所所长任鹏当选“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在上海自己工作的医院门口活活憋死的护士。
➡️东方医院一则讣告:“xx同志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她的去世是我院的损失,...深感痛心...诚挚慰问!“

被郑州政府(again?)赋红码的村镇银行存款暴雷的受害者。
➡️河南省纪委将线索转交河南省卫健委自查。现任河南省卫健委副主任侯红,正是因郑州去年水灾被降级处分的郑州市长...让人忍不住说一句,Again?!

唐山夜宵烧烤时被无故骚扰暴打的女孩子。
➡️她们好像也消失了。唐山掀起扫黑除恶的“雷霆风暴”。

以上是中国2022年的上半年(的不完整叙事)。

Show thread
AvrilNeige boosted

唐山开始严控外来人员了:住店要提前48小时登记,统一安排车辆转运,司机把你送到登记的地址之后还要拍照留档。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在丰县学到的教训是:一切的核心是“舆情的后续管控”,最开始什么会爆很难预测,但是一旦爆出来,只要死守住源头,没有新物料流出(比如实地的采访和声援),就可以把舆情掐死。绝对不允许受害者(及受害者周边的人)发声,也是同样的道理。遗憾的是,他们是对的。

AvrilNeige boosted

辅导员忽然通知要搬宿舍到隔壁幢,现住的要整幢改男寝。下午煞有其事地叫每个宿舍派个代表去听情况说明,结果其实只是想派传声筒回去传达旨意。辅导员吧啦了十分钟后问,那你们回去商量一下是下周搬还是下下周搬,还有什么问题吗?旁边同学都默不作声。

我问,老师,我还是想了解一下,这么多幢宿舍楼为什么挑了我们这幢改成男寝,这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有没有经过论证,还是是公平的抽签,是通过什么方式定下的?

辅导员错愕了一下,估计没想到还会面临“疑问”。她说,这个决定我也是接到的上面的通知,肯定是通过会议做出来的,我没有参加。

我说,那“上面”是指谁呢,是什么部门给你发的通知?有没有一个我可以联系到的渠道?这个会议的决策信息能不能公开?或者我如果想要申请信息公开的话,要联系哪个部门?

她顿了顿,说,那你是想要会议纪要吗?这个东西不可能全部给你的呀,这就是学校方面的决定,你知道这个东西对你有什么意义?有什么用?

我说,可是这样忽然要我们搬走,当然不可能只是一个“通知”下来就可以接受的,我们想要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我知道”和“我知道了却无法改变”是两件事情。

她说,好吧,那你等着,我去问问领导。

然后她走了几分钟。这几分钟里,原本其他在场的同学也仍然在默不作声,但我和另一个相熟的同学稍微聊了聊,才知道她们宿舍从早上起来看到消息也是抱怨了一上午。其他坐着的人听见我们这样说,也都开始窃窃私语,似乎也有很多不满想问为什么。可是为什么不问呢,反而都在点头称是呢。

过了一会辅导员回来了。坐下看着我说,领导说会议纪要这东西不会给的,而且本来这就是上面的决定,就像放假通知开学通知一样,难道每个通知都得给大家这样回应吗?你们是学生,就要遵守校规校纪。而且宿舍楼本来也不属于你们,你们住在哪怎么住都是学校决定的。

我说,可是搬家的事跟放假通知性质不一样啊,这是确切关乎我们自身利益的事,为什么不可以问呢?

她语气已经变得很急了,说那你的意思就是不搬是吧?

这时候,几个默不作声的同学开始陆续离开。估计是觉得我在没事找事,怕被辅导员怀恨在心吧~

我说,我没有说我不搬,但我希望得到一个“我需要搬”的理由,为什么是我们这幢的理由。

她又绕回去,说就算知道了对你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能改变什么呢?

我说,可是“知道”本身就是意义。我应当有权利知道。

她说,我知道你们学法的学生就是爱较真,抠细节,凡事有这个习惯,但是我们这个工作开展balabala也很不容易要搬的也不就是你们balabala,总之是车轱辘话来回说。

我说好吧老师,那既然你们不愿意回应的话我也就不想再问什么了,好吧,那就这样可以吗?她估计是怕被抓到把柄,又极力澄清“我们没有不愿意回应”。

走回去的时候一路就在想,如果连这种时候对自己的权利没有一点敏感度,如果分不清“知道”和“知道后什么也做不了”的分别,如果不敢为权利而斗争的话…我们学法到底都学到了些什么啊。在法学院的这些年,如果说它教会了我什么的话,一定就是想要不停问的勇气啊。

回去后没多久又接到辅导员电话,她说又问了领导,选择我们这幢搬迁的原因是…(还算可以信服的理由)。估计是她怕我没得到答案再继续往上面找吧。然后她又感叹了句,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可是,知道本身就是意义。

AvrilNeige boosted

可笑至极!都这样了还不觉得现政权是在愚民统治、还为豆瓣的种种流氓行为找托辞的话,那就真叫不醒了。这些流氓真是胆大包天、不畏因果。

AvrilNeige boosted

讀了下BBC的新聞,知道了細究“殖民地”還是“殖民管治”的要害了:不承認是殖民地,也就不承認英國曾擁有主權(這是中國一貫立場),順便也就堵死了香港獨立建國的任何法理基礎。所以看似是歷史問題,其實都是映照著當下焦慮。
“聯合國在1960年通過決議,要求各國容許屬下的殖民地建立獨立國家,當時香港和澳門都在這個名單中。課本指,中國在1972年要求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把兩地從名單中刪去,獲大會以99票對5票大比數通過,強調香港不具殖民地地位。”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

AvrilNeige boosted

在微信视频号看到两个视频,上海黄浦区137地块动迁补偿款维权,现在还可以搜得到。政府征收了大概1000户的房子做旧城改造,签协议说好90天付款,居民们从去年11月等到今年6月,一分钱也没见着,问有关部门,说没钱付补偿款。居民们买房租房的都急等着用钱,就被这么拖着。
这个地块离南京路步行街非常非常近,居民之前的居住条件确实老旧拥挤,视频里也能看出来居民基本都是阿姨爷叔,不是很有钱的人群。给这部分人改善居住条件,绝对是民生问题。另一方面,这样的弱势群体闹,可能也闹不出什么风浪,所以他们敢拖。足以看出他们已经无赖无耻 不讲信用到什么地步了。

AvrilNeige boosted
AvrilNeige boosted

望周知 以下均来自公开信息
健康码首先没有任何大数据可言 它纯粹是靠流调民工在一个一个“赋码” 说白了 它只是官方是否允许你进入公共场合的电子标签 它和西方差异化的技术路线决定了它不仅对防疫更低效(需要人工干预操作)而且被挪用于防疫以外场合更高效
其次 健康码不是被滥用到维稳目的扩大当局权力,相反,健康码本身是维稳体制被挪用到公共卫生领域创新的结果。早在疫情前中国身份制度就与吸毒史、上访史、民族以及政治风险紧密结合,实现刷身份证(并进一步发展为人脸识别)显示风险等级(同样被承包商可视化为绿、黄、红),警察刷身份证可以依次判断是否需野外盘查
总之,诸位所幻想的每个人都根据各自情况被给予红黄绿影响出行,绝不是受健康码启发的维稳创新,而是恰恰是健康码的灵感来源,换句话说,健康码并非“被挪用”到维稳体系,健康码本身就是中国整体维稳体系的一部分。

AvrilNeige boosted

@dasheng 没错。以往种种给我们的教训是,中国共产党很善于把握每一次事件,集中权力-常态化权力。
借奥运会常态化地铁安检。
借疫情常态化核酸,人脸识别,个人行踪追踪。
借交通管理,铺开天眼系统。
借清朗,网信办入住各大平台,进一步收缩言论自由,实名认证。
借反腐,党同伐异。
他们或假借或创造正当的理由,操纵其后的叙事和舆论议题,一步步侵蚀法律的空间,把权力的绳索套到每一个人脖子上。

AvrilNeige boosted

唐山某蛋糕店老板被黑社会砸店欺压骚扰八个月没人管,借着这次女人吃烧烤被暴打的东风上网实名举报,获得海量转发,骚扰者很快被逮捕,问题也立刻被解决了。

于是蛋糕店老板马上把自己微博清空,感恩政府,对公安很满意,并声明自己的微博被人用来抹黑唐山,所以全部自愿删除。对帮助他的网友们不但没有谢哪怕一个字,还反咬了好几口。

这种农夫与蛇,有困难的时候是农夫,困难解决以后就变成蛇的故事,发生频率已经相当高了。道理并不复杂,你如果真的相信政府,相信公安,那么请你直接拨打报警电话,不要上网找大家评理支持。如果你自己心里知道上网声援才能解决,那么最起码的,你不能恩将仇报。

这么简单的事,很多人不理解。老板受压力啦,没办法啊。但其它十几个举报的人没有像他那么做。还有人说,老板被洗脑啦,又不是坏人,干嘛骂他呢。这么想的人,我前20年见到很多,他们满怀热诚的帮着他人维权,现在已经死得骨头都不剩了。

人是需要为自己选择担当的。无论是在何种政体、何种情形、何种后果之下。

AvrilNeige boosted

中国年轻一代的情治人员基本已没有意识形态色彩,对社会的看法和普通百姓差不太多,甚至听你谈论民主也会点头附和。但你如果认为因此他们就会放你一马,那就大错特错了。相比之下,他们这一点可能还不如上一辈。老辈情治人员有意识形态,面对“阶级敌人”仇恨满腔,可一旦真了解到对方是好人,有时还真可能提供一些帮助。年轻一代则完全是技术化的,原则不再是意识形态,是个人利益,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在于是非对错,而在于能否完成任务、立功受奖。表面接触,他们会比老一代温和得多,容易沟通,总是把自己摆在“吃这碗饭”的位置,说些有人情味的话,告诉你不是他愿意这样做,是职业所迫的不得已,因此希望你能够“配合”他完成工作,别砸他的饭碗。然而你一旦被这种话打动,去“配合”他们的“饭碗”,结果就一定遭殃。因为他们的“饭碗”是没有底的,怎么装都不会满。那些提升、加薪、奖金等有关他们个人的所有切身利益,取决的不是能不能为你解脱冤情,而是能不能板上钉钉地把你定为罪犯——不管事实上你是不是。--这一章叫做《专业屠夫的宰割》

AvrilNeige boosted
AvrilNeige boosted

虽然我觉得大翻译运动毫无作用,但是他们的成员之一对中国人的概括还是相当准确:“中国人并不是和中共大外宣当中的形象一样'热情,好客,温良',而是骄傲,自大,民粹主义兴盛,残忍,嗜血,毫无同情心的集合体。”所以我对唐山金山发生的任何残忍的事都不觉得奇怪,因为这里的人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改变。而且随着经济的下行,这些事毫无疑问会越来越多。当然他们会迅速屏蔽一切,虽然你看不见,但这些危险在生活中会切切实实地步步紧逼。
我也不认为转发微博或者推送能给这个粪坑一样的国家带来哪怕一丝一毫的改变。前一阵子听说了个很好笑的事情,群里有两个在抖音工作的台湾人在帮抖音开发语音和视频的审查,基本上所有的内容在被用户看到之前都得过一遍机器筛敏感内容,传统的文字内容审查显然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我们其他几个人说等开战的那天先把你们俩给活埋了。总之,你编辑了半天的义愤填膺的内容在算法面前其实什么都不是,他们知道怎么去找这个国家最聪明最没有道德感的人去限制,控制甚至操纵你,而你什么都做不了。就像你可以摔个酒瓶弄出点声响,但是暴打的到来只不过早晚的事。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