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覺得我真慘也好,覺得我講這些居心叵測也好,我現在不在誰的樹冠底下,踩在大地上的是我,我知道我是什麼在哪裡,我沒有影子,我只是發出聲音而非尋求庇護。

Pinned post

為什麼我明明是個硬件軟件都不錯的女的,但前面就是沒有任何東西在等我,除了尋找高光和激情沒有任何事讓我維持生欲,老實說可以看到的東西是不錯,但不夠讓我想活著;我深入接觸過的人也都挺好,但是如果能夠再來一次我寧願不認識這些人。有沒有狗和我換人生,所有試圖幫助我的人都被我普渡到地獄裡面去。

Pinned post

其實在世界日趨衰竭直到跌入荒唐的疫情時代前,我也有過健人般短暫蘇醒的階段,假裝我有勇氣承接一切,再背棄一切,也曾感受到契訶夫在三姐妹里講的那種「必須生活下去」的力量,感受到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過那種「草稿」一樣的生活,然後再謄寫,心安理得。總之不是現在這樣,在一種龐大無形的吸力中不可終日地下墜,還沒反抗已經殫精竭慮,生活注視著行將失控的每時每刻,卻冷眼旁觀任由禍端逃脫責任。

Pinned post

長期置頂一條嘟文:如果要說有什麼遺願的話,我希望有緣分的人,會想念我的人,能在我死了以後為我點一支兔子造型的蠟燭(沒有很貴噠),大概像圖片這個樣子,總之能看出來是一隻兔子就好!這樣我就會擁有一些可愛的好朋友了。

Pinned post

她對我說——「你不用這麼害怕。愛不會終結。不會因為只是因為我們彼此不見面……」。

說這句話時她早已經做好了決定,只是我到第二天才知道。

她說:「親愛的,親愛的,人們看不見天主,但不是一輩子都很愛他嗎?」

 「那不是我們這種愛。」

 「有時候,我不相信還有別的樣子的愛。」

當我小心地打亮電筒,替她照著路,走過被炸毀的門廳時,她再一次說道:「一切都會好的,如果我們的愛夠分量的話。」

 「我是再也開心不起來了,」我說。「你反正是什麼都有了。」

「你不知道,」她說。「你不知道」。

🤦🏻‍♀️噢,我真是体弱多病的空调要开28度的小可怜~
💅🏻不,你只是一个矫情的小婊子

感覺自己正在進行一場沒有目的地又忘記了歸途的奇幻旅行。

读过《秘苑玫瑰》 🌕🌕🌕🌗🌑
neodb.social/books/291410/
《西方神秘学导论》,简体中文能出版这样的书还挺少有的。

中午打了一會兒盹,夢見自己好像在一個...不知道怎麼形容的地方,像閱讀神諭一樣看到了前任未來的人生運勢,只記住了幾個關鍵的事件和年齡。很奇妙,醒來了以後隨手抽了張塔羅牌,是權杖女王正位。

可怕,聽著一首歌,心裡想著另一首,一按隨機切歌居然就切到了它,看來spotify是有點兒通靈的功夫在身上的。

睡不著,跟朋友聊聊現代性,好了更睡不著了 :blobcatknife:

現在還在勸我自己要相信國家相信党的隔岸愛國的好青年,窩請你回來待半年。相信國家相信党這件事情沒有任何的道理啊,衹要相信了就能讓我過得更好嗎?我為什麼非要去相信一個根本不可信的東西?

不過是一下子沒注意看短信...不要這麼對我 :BlobhajBlanketBlue:

看过《烟雨蒙蒙》 🌕🌕🌕🌗🌑
neodb.social/movies/131514/
補了這個86版的,有三處亮點,一是夢萍的男友小紀,本劇的官方吐槽擔當,「你當我是誰?何書桓啊!談個戀愛分了又和,和了又分,搞得天下大亂的」;二是如萍自殺,与林心如版不同,但是這才是如萍的性格能做出來的事情;三是依萍最後瘋了,其實我很能理解依萍最後瘋了,在這裡竟然有看哭。

Angelike :BlobhajBlanketBlue: boosted

说到这个我就来火,支那人聊天真的又无聊寡淡到令人恶心,又冒犯

有对象就
:你怎么朋友圈都不发你对象
:今天穿这么好看又要去约会了吧
:(得知只是跟好朋友吃饭)你都不跟你对象出去吃饭/出去玩吗
:(请假和朋友去旅游)为什么不跟你对象去
:去演出打扮这么好看干嘛又不是约会
……………………

没对象就
:你之前都没有对象吗
:那个谁谁谁也是单身不认识一下?
:突然打扮是看上谁了吧
:为什么不谈
:找个男朋友养你
:(请假去医院)是有什么好消息了?
…………………………

妈的这段字我边打边吐,你们支那人真的只配活得像猪一样吃猪食睡猪圈然后被拉去无限配种生到死

夢到溺水,水从鼻子吸入體內,从耳朵灌入體內,眼睛睜不開。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