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有时候对于一个女人,她选择逃离她的家乡,并不是什么数典忘祖的叛逃,而是一种彻底的释放解脱。

弗吉尼亚·伍尔芙在精神彻底崩溃之前,为何会说出:“As a woman I have no country. As a woman I want no country. As a woman, my country is the whole world.”
我想时至今日的众姐妹应该不需要过多解释,早已不言自明。

咕嘟上来问一个傻问题:大家所说的“转码”,建议从哪里(什么课/书/资源)开始呢?

本人:
1⃣️百分百纯纯人文学科人;
2⃣️大学开始远离数学等相关学科,只学过统计学;
3⃣️仅有的自学经验:A. 自学法语,Delf B2级别,过程比较快乐。B. PS修图,勉强糊弄不懂行的leader。
4⃣️ 面对计算机科学/编程/软件开发这些概念的关系较为迷茫。对编程的胡乱理解是“可以做一个东西出来”(莫骂我。。。知乎上的帖子繁杂多样甄别有难度,不像法语/PS这种工具感觉随便找一个教程学就能上手)

请教一下有经验的各位。 :ablobcatattention:

@board @runrunrun

@runrunrun 看到有想要申请教育类的嘟友。如果你对特殊教育很感兴趣,可以去搜索一下开办ABA研究生项目的大学,即“应用行为分析”专业,是一门非常注重实践的特殊教育类项目,一般起点是master,读书期间会不间断要你参与教学实习,服务对象是特殊需求人群(自闭症,唐氏等)。成为一个应用行为分析师需要在已认证ABA师的机构监督下累计实习一定时长+通过考试+硕士学位。在教育类里钱景不错,就是你一定要非常爱孩子,而不是把小孩当成“巴浦洛夫的狗”。(以上是我的朋友们的经验,不一定有普适性)

现实生活中朋友同事们虽然焦虑,但是都奇迹般地没有表露出担忧。一些夫妇甚至开始备孕。唉,别把孩子带来这里啊。

带娃去学校玩我坐在边上等他,一个小朋友走过来问我:你需要有谁跟你玩吗?

我心都要化了,说:谢谢你啊,你真好。我其实就是坐在这儿等我的娃,但是你想一起玩的话我也很开心。

小朋友说:但是你坐在buddy bench上。

我:哈?

小朋友:buddy bench, 坐上去的意思就是没人跟你玩你想找小朋友跟你玩,或者你想换一群朋友一起玩。

我转身一看,凳子上果然赫然写着:buddy bench.

有这么个凳子存在已经好可爱了,还真有小朋友过来问。: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ADHD
有象友问到了所以想起来可以分享一下!听了两集非常精彩的关于ADHD的podcast,是ologies with Alie Ward的节目。
第一集是和领域大牛Russell Barkley对谈,内容涉及到ADHD的成因、诊断、表现、用药、治疗等等,也有讨论如性别差别、共病ASD等等,医学的内容比较多但也非常通俗易懂,启发非常大。其中推荐的很多书籍、相关账号、帮助手段也很有用。
第二集涉及生活上的内容比较多,嘉宾里有熟悉的HowToAdhd姐姐!大家共享了一些人生经历和故事,涉及到获得诊断的过程、用药换药的感受、工作生活困难、情绪问题、如何找到合适的道路之类的,可以获得很多认同与共鸣!(听得我频频点头如小鸡啄米,有很多难以形容的困难都被很好地概括了,并且告诉我:这不是你的错!)
这里是第一集的spotify链接:
open.spotify.com/episode/2rOBr
这里是第二集的官方网站链接,如果听podcast有困难的话,每一集都有transcript可以查阅。
alieward.com/ologies/adhd2?rq=

(如果我能够做到的话或许或许之后会总结一个中文大纲出来??不过还是x

何伟在《纽约客》的新文章,以他遭遇的举报事件为由头(到最后也没搞清楚到底是谁在微博举报、又是谁决定不给他续约的),对比了自己二十多年前在涪陵教书以及最近两年在川大教书的经历。

就像他的所有作品一样,有的是故事和深描,没有什么黑白分明的结论——二十多年前的学生其实更加民族主义,但是他们又有一种初入新鲜世界的好奇;现在的学生其实懂得更多,对体制的运行更谙熟,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老大哥狂热支持者,但是他们又更加现实主义。

何伟认为,高强度的竞争实际上对年轻人有一定的驯化作用。但是,他又认为,这些年轻人并没有完全被剥夺主动性,他们还是能读能写,能观察能思考。

结尾是他和川大学生媒体《常识》的同学们的对话。他发现,这些同学几乎都是女生,他接触过的女生是小粉红的概率更低。虽然不少同学觉得最后还是只能逐步适应这个体制,但仍然有一个年纪最小的女生说,将会改变它。

newyorker.com/magazine/2022/05

已经把“要去瑞典看看英格玛伯格曼的故居”列入了明后年的to do。李安全身心投入伯格曼怀抱的那幅画面,每次在脑子里闪过都很感动。

我是真的抵挡不了可爱的毛绒玩具,可能会一直爱到我晚年在瑞士安乐死的那一刻。 :ablobcatrave:

@board 请问有靠谱的渠道可以买到Google Voice号码吗?翻淘宝里买家评论总是说被二次销售。

@board 求大噶推荐靠谱安全的云盘,计划把度盘icloud里的东西拿出来。感谢。

母亲节祝各位女性朋友都不用当母亲,以及如果自己有生育意愿也不用在墙内当母亲。

tl刷到不少人在马泮艳家买的水果不好,甚至还说是骗子。我回购快70次了......不想说什么,不想买可以换一家,这是你的自由。生存已经如此艰难,别为难她们母女了。

@runrunrun 求助嘟友,计划申请的一所欧洲学校硕士项目明确要求提供高中成绩单,用来作为申请人完成了高中学业的证明。是否有嘟友了解这个成绩单是高中会考成绩单(今天刚办理了高中学业水平成绩证明)还是高中三年所有科目的成绩单(高中电话死活打不通,之后再打)?已经发了邮件问小蜜,还没收到回复。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