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沒玩到結局,但不影響它就是我心目中最偉大的角色扮演類遊戲。我是受著日式角色扮演類遊戲的影響長大的,尤其以「最終幻想」這類遊戲為重,所以我一直固執地認為,一個優秀角色扮演類遊戲的必須有扎實的劇本,講述一個好故事。但「上古卷軸」完全顛覆了我曾經的觀念,它豐富得就像是真實世界,而mod的存在更是擴充了無數的可能性。在廣袤無垠的大地上,你不需要沿著設計者的路線走,細心觀察他們留下的每一處細節,去發現、去腦補整個世界,然後隨意所欲地做你自己。主線故事只不過是個引子,「環境敘事」才是重中之重。不可否認,這種敘事是需要花時間、花精力去手工堆料的,不知道現在的B社是否還有心有力。

這麼多年,讓我玩通關的手機遊戲並不多,這算是一個,一開始只是為了收集奇奇怪怪的菜譜,後來就是為了看芬涅爾的劇情。那個玻璃人的童話?故事,莫名戳中少女心,希望能有個好結局。

2015年愛丁堡通關紀念,以至於現在回想起來都是大雪打在窗上窸窸窣窣的聲音和宿舍廚房裡燉牛腩的味道。感覺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認認真真、從頭到尾玩完一款遊戲了,「女神異聞錄4 黃金版」就是難得的其中之一。世界觀深刻嗎?並不。遊戲性豐富嗎?迷宮打到吐。故事感人嗎?典型的高中生青春放飛自我,比起偉光正的主角,我似乎更能與足立透共情,當然,最後大家再次見面時確實騙了我幾滴眼淚。可就是這麼一款遊戲,佔據了我最重要的那一年生命,至今難忘……為我吃灰的小V默哀。

半年前通關,解謎並不難,但有一個地方我還是找了攻略?最近越來越懶了……劇情也沒有特別之處,平平淡淡就過去了,不過氛圍刻畫得不錯,喜歡最後塗色那塊兒。我是不是應該補一補鏽湖之前的幾部作品,這樣才能更好地理解「白門」意向所指。

飄啊飄,飄啊飄。布魯斯的味道很濃,有點兒像伍佰,沒仔細聽歌詞,感覺不論意向選擇或是敘事角度,都在走左翼套路,沒啥新意,聽過一遍後留下印象的就只有一首,但看得出來確實經過了打磨。以及,喜歡看馬克思的樂手真要不得。

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25週年紀念版,最後看到安德魯上台的時候,還是感慨啊。大家都老了,莎拉布萊曼也老了,可是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聽到同名曲時的驚艷,從此掉進音樂劇的深坑。現在很忙,看劇的時間越來越少,但是不是還是會拿25週年的原聲帶作為工作背景音樂。

現在聽起來過於青澀,但專輯裡那種青春特有的躁烈哀愁還是動人,歌詞是好的。我們青春時,誰不是這樣呢,沉浸在浪漫樂觀主義中顧影自憐,沒心沒肺過每一天,對未來既憧憬又害怕。當然,最「好聽」的歌是「鬧海」,「憂鬱的孩子們不要害怕,守護你們的是哪吒」,加一顆星星。沒有再重組也是好的,過去的就停留在過去吧。

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到旋律如此「流暢入耳」也如此「可預測」的日本流行搖滾了,也可能是我新歌聽得少。仔細琢磨,爆轟已經出道年22了,還能寫出那個時代特有的高低起伏、停頓轉折,真實感動日本,再看看如今爆紅的那些的新團,唉……沒啥多說的,好聽完事。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