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就能接受了这些神鬼的说法。那就这样吧,如果改无法改变,那就折磨到最后吧

这个城镇很小很小...小到我的害怕飘满整个上空,小到挤不进我的希望。

在家睡了一晚。频频恶梦,梦到从前的懦弱从前的自卑从前的期待和现在的绝望。

面对这个家 我很恐惧很绝望很排斥

好恐怖 我这辈子就这么禁锢在这里了吗

神叨得走火入魔被骗了无数次只信神神鬼鬼的母亲,贪小便宜道德败坏胆小怕事嗜酒爱嫖的父亲,生病需要照顾和社会脱节很久不懂交流不懂表达的姐姐。

碌碌无为,就这样半年一年两年找一次房子换一次房子,没有永久落脚的地方,居无定所的样子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我好像已经有点害怕他…(应该是一直都害怕只是不敢承认

虽然但是,我也没索要他什么东西,吃的用的都是AA,为什么这样说我。

可能尽早认清局面,各走各路会更轻松吧

我肯定是成为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丰县,我一言不发,面对战争,我拍手叫好。——《简中人》 ​​​

真羡慕有目标也有底气的人,我什么都没有,活着只是靠着感觉和惯性。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