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很多微博女权博主一提到有关terf的话题就变得和可选全母没啥两样了,看来人和人之间还真是没什么很大不同。

Follow

罗兰巴特有个叫“作品诞生,作者已死”的理论,大意是作品一旦完成,就再与作者无关,剩下的交给读者去阐释,即作者在作品完成后不再有对其创造的文本的权威解释。了解作家的生平、社会历史背景、经历、人格固然对理解作品有一定帮助,但如果把作品同作者捆绑在一起解读,读者就失去了一部分自由。虽然这个理论被视作激进,但我倒是很认同,尤其是在看完《全知读者视角》这部小说之后,在诠释作品这方面,作品完成后作家对读者的解读走向可以说是无能为力。从前知道喜欢的作品有个失德作者会因为是否应该继续喜欢作品而感到困扰,但想通上面这些之后就释然了。
你可以依旧喜欢hp系列作品,同时讨厌仇跨的jkr女士。
当然,hp系列的作者永远也不可能因为r女士仇跨变成初音未来,但也改变不了她作为名人引导仇跨实打实伤害到terf群体使其生存环境的事实,在简中闹的沸沸扬扬的r女士被开除作者籍被人肉寄威胁信有多少真假可再说,一个人既可以是凶狠的害人者,同时也可以是脆弱的受害者,而善恶也不是单纯做加减法可以相互抵消的。

@Jiangzibi 羅琳筆名那件事,大概率是陰謀論,因為那個醫生的事蹟是在她用筆名發表作品之後才被發掘的。twitter.com/rcolvile/status/12

@Jiangzibi 绝望野猪颗粒,一个认为JM蒋明辉的作品是女权作品的人。

@Jiangzibi 我觉得标签jkr为仇跨有失偏颇. 微博的总结没有全面体现JKR在自己博客里阐明的立场. 就她的原文,她的主要担忧是1)欧美性别重置手术近年来爆炸式的增长可能部分是来源于社交媒体的peer pressure (这跟总结里的"唆使“有性质上的差别),过往的研究表明60-80%青少年时期在性别认知方面遇到的困难会随着成长而消退, 做完性别重置手术后感到后悔而去做反重置的案例也在增加,而相关的研究因政治正确问题难以展开;2)部分国家/地区政府的跨性别认证门槛非常低,容易让少数不法分子坏了一整个群体的名声. jkr反复强调自己有许多跨性别朋友也阅读过大量相关资料,支持跨性别平权. 哪怕是她说的客套话, 她提出的这两点我觉得是实际的问题, 得到妥善规范对跨性别平权只有好处. 以上只适合jkr的欧美context,和历害国无法相提并论. 以下是原文. 欢迎讨论. jkrowling.com/opinions/j-k-row

“作品诞生,作者已死”只是意味着作者不再有对作品的权威解释,但完全不影响作者依然应当享有基于作品而产生的包括金钱、名望、社交认可等在内一系列正当利益。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