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个“绝绝子”,十万个“咱就是说”,一百万个“yyds”,在我看来都没有一个“捉羊”恶心和惊悚,若干年后大家或许都记不得前面那些曾经火遍屏幕的流行语,但绝对会记得那句吃人的“捉羊”,因为四十年前,六十年前,再往前算几百年几千年都有类似的话写在历史里,两脚羊,人吃人,易子互食。中文才不会死,中文活得好好的,简中繁中,在台湾,在马来,在新加坡,在海外华裔社群。会死的是我们。

Follow

这让我想起了李一凡讲杀马特的纪录片youtu.be/j7vsG4Metvc
推荐给大家,看完后可以知道一种亚文化是怎样从压抑的现实压抑的群体中产生的,又是怎样传播开来进入主流的视线,然后被主流污名化被绞杀的。
就像短视频,它的产生和流行必然有它的意义。读一本厚书看一部长电影固然是好,但这是需要时间和精力和观赏门槛的,而大部分人是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的。很多时候工到脑子飘雪花屏只想躺在床上看猫狗视频,随便它自动播放一些搞笑低级乐趣的视频来听个声放松。在996疲于奔命的时代,娱乐甚至成了奢侈的事情。欣赏肖邦和巴赫的人少之又少,而听烂大街的口水歌才是大部分人放松娱乐的配菜,就好比有人爱吃精心烹制的牛排配干红,有人却只能吃泡面。短视频将浓缩的内容稀释,降低了普通人观赏到那些对他们来说高大上的作品的门槛,就比如我的父辈和爷爷奶奶辈,对于他们来说接触到抖音快手,就好像我第一次连上VPN,用上油管和谷歌一样,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极权统治下文娱的凋零是必然的结局,被生活折磨得焦虑痛苦的普通人会去寻求不需要用脑的快乐,很难沉下心来去欣赏三小时的电影一篇百页分镜精美意味深长的漫画几百万字的连载同人,短视频条漫三百字段子一句话谐音梗便成了大家青睐的对象,而看的人少了,热度读者反馈与创作花费的精力不成正比,大部分创作者为了迎合观众的喜好自然也就去生产那些东西了,再加上严酷恶劣的审核,平台方的压榨,写不出来,写出来也发不出来,发出来也没人看,看了也赚不了几个钱,赚了钱没准还得蹲几年监狱,谁还创作。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