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特上看到一个上海的视频,人们排成一列长队领盒饭在一个穿着全套防护服的人带领下举起一只手臂喊口号,有节奏地喊着“xx地区!配合政府!全力以赴!战胜疫情!上海加油!宝山加油!” 从视频字幕来看这样已经连续三天了。发这个视频的推主说回到文革时期背语录的场景。其实这个视频震撼到我并不是内容本身,而是使我联想到的东西。因为这和我大学时候的军训太相似了,吃饭前要喊口号,要唱军歌,有气无力喊的口号声音不大不能吃饭,唱歌稀稀拉拉不整齐不能吃饭,要在食堂门口静站等着喊的声音大的营吃好了出去才能进食堂。说起来这三年整个所谓的“防疫”与我经历的军训都是如此相似。匮乏的物资,被限制购物,去唯一的小店买比外面高价好多的零食和汽水,被限制时间洗澡,肥皂打上还没来得及搓开冲干净就从浴室里赶出来,被赶着站军姿被赶着练习敬礼和走正步,食堂的凳子拿走了,只能十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站着吃饭,菜只有咸菜馒头腐乳土豆和一些肉。偶尔学校派人来给每人送一盒酸奶香蕉和鸡腿还要感恩戴德,还有集体上军事理论和考试。
twitter.com/MuYangLee_XWKD/sta

很奇妙,在2019年之前我从来没想过去质疑军训这件事存在的合理性,只觉得这就像自出生以来就存在的天地和河流一样理所应当地存在着,上一届有,这一届有,下一届也有,所以我也有,这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很不方便,很折磨人,但忍忍也就过了。一旦我了解了它的由来并开始思考它本身存在的意义,世界对我来说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样子了,以前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充满了突兀和不自然,一切都不正常,包括我自己。

@Jiangzibi 请问可以具体分享你对它由来和具体意义的思考吗?我以前小时候以为,就是为了锻炼身体磨练意志加强新入校同学团结的窗口?以及在必要时刻服从性和团队协作能力的锻炼,大家在集体中熟悉彼此的过程……我还记得军训我们学校谈成了几对 :AngeryCat:

Follow

@dearsadgirl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然后我看了一个六四学运的纪录片去查了一些资料,发现一开始军训是为了整参加了天安门广场抗议事件的大学生,最惨的是北大,六四惨淡落幕后不管参没参加的全部被拉去高强度军训了一整年,很多人都练残了搞出了心理问题,然后中国共产党为了不让六四的事重演从一开始就消灭大学生反抗的意念就普及到全国各校,一直延续到今天。至于我们认为的锻炼身体让彼此熟悉加强集体团结,大可以采用更温和的方法,比如新生联谊,一起做项目,开设大家感兴趣的体育课之类。军训的核心是训练大家极端地服从,不管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只要想清楚了这个就能恍然大悟了。

@Jiangzibi @dearsadgirl 我靠居然是这样吗?我以为是短暂的服兵役……原来只有中国大陆有军训的吗?原来89年以前大学是没有军训的?我日他爹,我们高中军训一星期,大学军训了三个星期

@miaogogo 是的,只有大陆的大学有,内陆比较多港澳学生的一些大学也没有,比如暨南大学。我之前看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和想见你的时候发现早年几十年台湾的高中也有过军事化管理,学校有教官驻守,但也和内陆的军训不太一样,而且后来台湾这个制度好像也废除了。

@Jiangzibi 啊对,看台湾青春电影是有教官的存在的。我就记得那时候我们年级的澳门和台湾同学不用军训,大家都很羡慕。

@Jiangzibi @dearsadgirl 但是当时也会有点疑惑的,就是大学生训练走正步这种事情,到底对国防军事有多大的帮助,不过觉得这件事是一直如此的,也就不会太多想了

@Jiangzibi 原来军训最开始是为了整抗议的学生,最后发现效果不错才推广的吗?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军训的历史呢!至于你说加强团结新生联谊和感兴趣的体育课,我想这个团结的效果肯定没有军训来的直接,因为有自由度就意味着很多人会选择不捆绑,个人行动,而军训的确可以锻炼加强集体荣誉感,团队粘合的高效,我之前在的公司,也会一年搞搞拉练活动什么的,在这样训练下,的确可以更加深了解新老同事的一些行为和性格,也在某种程度可以改变人的关系。我想我司之前搞那些也未必是为了消除反抗意识,包括我朋友和他小孩也会参与一些国内版的家庭版类野外军训集体生活锻炼,虽然辛苦,但小孩子也表示有收获(没有反对你的意思哈,就是简单交换交流一下)

@dearsadgirl 准确来说有点像离婚冷静期的出台,1985年出了什么一个文件说要在高中和大学搞军训试点,但还没推广开,直到1990年,也就是六四之后,才开始大张旗鼓地全面实施,当时很多参与抗议的学校学生,不止北大的学生,都被高强度军训拉练了一整年,真的很惨。六四后军队也清洗了一遍,撤了一大批不服从命令不愿意指挥部下对学生下手的军官,剩下的就可想而知,当时六四的时候就是军人和学生起冲突,之后这些学生又落到军人手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以说就是往死了练,说是军训其实就是在服私刑,身心一起长时间折磨,想彻底断绝学生反抗的苗头。
zh.m.wikipedia.org/zh-hans/%E5

@Jiangzibi 原来它的源头如此之邪恶吗?感谢你的科普介绍,我去看看你发给我的资料

@dearsadgirl @Jiangzibi 还有复旦,也惨遭一整年。好多学校持续了好几届。
军训主要就是服从性,跟团队拓展的区别是它并不鼓励互相之间的协助,最重要是听从一个号令。学生间常常是一般不准说话的,只有某些如零件般需要契合的地方才有简单交流。共患难的“战友情”随时屈从于“听命令”。

@dearsadgirl @Jiangzibi 居然有人这样想过我是真的吃惊了,我是直接被整惨的没有废掉膝盖真是好运了,大家底下都直接自嘲自己不是人天天开骂。我是一共参加了五回,不是疫情差点要六回。没有什么课,就是不停的体罚,一天体罚时间有6小时,不体罚就罚站不准动,动了就体罚循环往复

@MoK @Jiangzibi 嗯 可能大概大家的经历不同所以认识和看待的侧面不同吧,我理解你的感受也很愤慨你的遭遇,我估计如果我被那么整,我肯定装病不起床了……我也是从小学一路军训到高中,大学出国读了所以没有经历过,仅我自己的经验,都是同学们在一起半夜讲鬼故事,学化妆“勾引”教官给我们开后门出去买零食,学校成了几对还在小树林里接吻,教官也不大,平时不训练也和我们打成一片但训练的时候故作严肃,女生们为了争取天天洗澡和学校抗议,有个很宠爱自己孩子的家长开车跑深山里隔着铁墙送肯德基,我们都吃了还说帮他保守秘密……这些年轻的回忆吧

@dearsadgirl 不否认军训期间有一些和朋友一起的美好回忆,但我觉得这些美好的存在关键在于朋友的存在,换个思路你说的这些如果换个背景经历或许会更美好。病态的环境也会产生美好的,以至于很多时候为了保护自己人脑会美化记忆强化这些美好而忘记过程中的痛苦,就像对焦人脸开了背景模糊的相片一样。至于装病的话这几年管得还挺严的,需要医院开证明才可以避开军训,否则会被扣学分且无法毕业。

@Jiangzibi 理解你说的意思,但是我想我经历的军训环境真的不能算是病态,因为切身经历过所以对自己的经历更有发言权吧,但我也相信,他人也许真的经历过严酷的病态的军训环境,就像你讲的它最初邪恶的模样一样,我不会因为自己的经历不同,就拿个体差异性去代言他人的经历,我尊重他人的苦痛

@dearsadgirl @Jiangzibi

公司的很多莫名其妙的训练以及集体活动也是一种“服从性测试”哦

@linghe 嗯 拉练是 但不仅仅是 所以还是要看每个公司具体的活动安排吧 就好像有些人说 军训都是服从性测试 根本和团队合作没关系 公司拉练就是团队合作 因此是两件事 我觉得这两种说法都是过于主观的 而没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之前我负责公司拉练的活动策划,我就安排了很多诸如铁人三项啊 越野跑啊 过飞渡桥 丛林漆弹啊 之类的 服从性训练有的 但也只是一部分 大家多数人都反应玩了一圈回来虽然累 但都挺开心的 所以怎么说呢 还是要考虑每个人面临的差异和不同

@Jiangzibi 当时军训的时候就很反感…难忘教官指着绿色塑胶操场对我们吼:我现在说这个地是黑的,它就是黑的。吃饭先唱军歌,唱不响不吃饭;吃饭时候不允许讲话、不允许挪凳子;三秒剥完一个鸡蛋,五秒吃完…很痛苦

@Jiangzibi 是的,而且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我爸爸当年在天津读书直接去了广场,没有被拉去军训,我妈妈在湖北,压根没去北京,被发配到山沟里教了大半年书……

@Jiangzibi 何伟在《江城》里也写到了这点。之前觉得军训很痛苦但是没有仔细想过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东西,没想到是因为六四...

@Jiangzibi 竟然是这样的吗?!震大惊!!!

@Jiangzibi @dearsadgirl 所以现在取消英语的考核,将体育的比重升至11%。我觉得是想培养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与外隔绝的人吧。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