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立志《新的一天》
可惜毛象一次只能放四张图 好多首我都好喜欢
z-library上可以看∠( ᐛ 」∠)_

个人感觉三观是很含混的概念,尤其是价值观和人生观不知道差别在哪。知情意三种能力分别对应认知,审美,道德。要说三观也得是世界观,审美观,价值观。一般说的"三观不合"多半只是"价值观"不合,用不到那么多观。

我来传播罗尔斯和德沃金的福音了

对于天赋、家境、残疾、种族、性别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的“不应得”,因为没有人天生就应该有较高的自然才能,也没有人天生就应该在社会中享有一个比较有利的起点。但我们又不得不承认这些不同的人群划分符号之间存在着不平等,所以我们应该让社会益品的分配有利于最少受益者,并且试图让这种分配能够尽量抵消天赋的差距,而尊重个人的选择。这正是我们“平等待人”的目标,我们不是要实现完全的,没有差异的平等,而是尊重个人选择,让社会的分配机制能够在补偿劣势的情况下体现不同人的差异,实现机会平等。

冷知识: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之所以全世界发生了多起针对中国的抗议与抵制,原因之一在于,2006年的时候,解放军在西藏与尼泊尔边境射杀试图逃离中国的藏民的画面,被附近的欧洲登山队的摄影师意外录像了下来。

那段杀戮录像你至今可以在油管上搜到。

模糊的录像中,一队试图逃离中国去印度的,包含了大量儿童与未成年人的藏民偷渡小队,排成一条线在狭窄的山路上逃窜。震耳的密集枪声从录像中传出。

有人掉队,后来被抓。
有人中弹,倒下,其中,一个17岁的女孩死去。遗体在雪地中,成为模糊的一道影子。

欧洲登山小队并没有那么高尚,团队里有人害怕被中国政府禁止入境登山,而不愿意向世界公布这件事。但是最终两个英国警察还是把录像与这场杀戮披露给了媒体。
这件事当时上了西方各大媒体的头条。

也许是因为录像证据过于确凿(此前西藏流亡政府多次指控中国军队杀害试图逃离中国的藏民,但是给不出证据)中国政府罕见地承认了此事的存在。

但是中国政府宣称这只是正常的边境管理。

正常的边境管理。

(截图出自油管上的纪录片《雪山上的谋杀》,你可以在 youtu.be/udaN7-hBJig 了解整件事。)

我又想起了开学写的那个"给未来四年后自己的一封信"。先前说想烧掉,现在突然又想要回来,顺便打一份电子版存起来。我觉得它在某种意义上保存着四年前的我。

说得对,这是最后一代了。不杀人放火作为复仇的,这种处理方式已经算很温和了。

麦当劳奶茶误我睡眠。无聊时想随便写点什么。
上次校内做核酸,看到一只松鼠飞奔在大操场的围栏上(是井字形的铁围栏,横纵交错,纵向的栏杆是间隔开的,每根杆子的顶端是指甲盖大小的圆面。所以惊叹松鼠的移动速度和抓握的精准),像是在平滑的路面上奔跑一样,然后顺势贴到一棵直挺的树上,整个身子和地面垂直,朝着树顶方向跑去。
舍友:松鼠好可爱。
我:松鼠好自由。
舍友:(开玩笑)感觉你在内涵什么。
我:(阴阳怪气)没有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随便说句话就可以内涵到什么。

活吧发不了图,用小号发一下:
为铁链女发声,在雍和宫附近发传单的陈晃 @anniethegreenhair 被警察和父母联手送进精神病院,目前已失联,请大家关注、转发。

来自 不被自己的阴影 的微博 “我已经实名举报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的李文韬副教授整整2年” 

来自 不被自己的阴影 的微博 “我已经实名举报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的李文韬副教授整整2年,他说他认识各级国安局、天津市黑社会、公检法,可以让我和家人吃不了兜着走。我母亲已经深受家庭折磨而去世多年,目前和父亲已经断交。这件事从始至终折磨了我六年,几次尝试自杀,南开纪委面对我的举报证据不予理睬,中央巡视组电话也空号,他的同事朋友也都装聋作哑。我担心自己如果有一天受不了折磨会自杀,我之前投稿给“女孩别怕”公众号的文章也是匿名的,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世界可以知道我的故事@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经济学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团委” m.weibo.cn/status/476641860989

体检感想。
体检之前只有肚子,肠胃,心,背,手脚,头。体检之后感觉好像多了肝,脾,胰,肾,胆等很多可以生病的器官。

因为家里亲戚被入户消杀后,受到大量财产损失,我给TL上的魔都难友提个醒。 

因为家里亲戚被入户消杀后,受到大量财产损失,我给TL上的魔都难友提个醒。

1.消杀的时候,所有手可以摸到的地方都会喷上消毒水,所以请将贵重物品至少放在两米五以上的高度。

2.电视、电脑等电子设备务必包上防水袋子装箱,然后箱外再套上一层塑料袋。
否则,你将会和我舅舅一样,电视机和电脑严重进水,全都无法使用。

3.床上用品请换成准备丢掉的旧床单和枕头,床垫想办法包上防水膜。
否则,就只能看到心爱的床单全部腐蚀变色,枕头变形,还只能睡在湿哒哒的床上。

4.如果家里是红木家具和地板,请务必全部包上保鲜膜。
否则,你会发现原来红木也是会变色的,还变得贼难看。

5.如果家里有钢琴……直接请咨询一下有没有什么保险可以买吧!

6.如果家里有供奉的习惯,请给神像包严实,真的会!裂!开!

7.衣橱里的贵重衣服,尽量套上防尘袋之后,再包上一层保鲜膜之类的东西。

8.冰箱里应该没有啥食物了吧?有的话,请带到方舱或者隔离点,因为被消杀后,真的不能吃了。
同理,还有米缸里的粮食。
还有就是,未开封的大米不是完全密封,也会被消毒水浸润。

9.家里如果有卫生巾卫生纸没用完,请注意多套几个袋子保护。

10.家里书橱的话,能锁门就锁上,并且把缝隙都想办法封堵上,否则你会发现书糊了。

11.贵价的鞋子放到鞋盒里,然后高高放到出柜顶上,不要放在门口的鞋柜里。
否则回家后,你会发现,鞋子起皮了。

12.家里的植物,能放阳台或者天井就不要放在室内。
请做好植物全部牺牲的心理准备。
宠物同理。

暂时就这些,希望早日解封。

母亲是伟大的,但身为母亲的女性本可以不用被迫着伟大的。那些没能接受教育,被包办了婚姻、被家族传宗接代的观念裹挟着生育的女性,她们本该完全掌控自己的生育意愿、结婚意愿,去寻找并实现自己人生的诸多可能性。如果有选择的机会,也许她们本可以不结婚不生育,不必承担“母亲”这一角色,只用简简单单地为自己活着。是宗族观念、社会的和家庭的压力偷走了她们的人生。

今天早上银行面试,面试官又不可避免地问到了学习成绩和排名。我只能含糊地答个一半之后的成绩排名。
也许放在以前我就会苛责自己说为什么不再努力一点争取个好排名。现在面对成绩单一点自责都没有,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可怜。小学初中高中,被灌输着“知识改变命运”“读书才有前途”的观念,迎合家长老师和小地方的唯分数论的评价标准,让自己成为一个听话的“好学生”,把自己量化成一张张好看的成绩表、奖状、毕业证书,让自己变得完美主义并变得无比自卑。但是,为什么只看我考试考得好不好,书读得怎么样却不能看看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足够道德、足够尊重他人。我也只是一个需要被爱、需要被尊重和肯定的普通人罢了。如果我的成绩不高,我就不配得到这些了吗?把自己活成一张张表格让别人来判断,这样的生活真的无趣。我也真的累了。

抑郁自救:瓦解有毒的价值观 

#抑郁自救
在扭曲的社会中要一下改变有毒的价值观很难,但可以一点一点瓦解它。

这里的“有毒”指的是让人不舒服。让人不舒服就是有毒,而非“良药苦口”。后者是为了治病,而好好的人没病,根本不需要“苦”。反而是苦久了,没病也被折腾出病了。

这个话题能写的太多了,就放在一起写好了。

1.眼泪不代表脆弱。
眼泪代表你是真实存在的、有情感的人。人类在悲伤、感动甚至喜悦的情况下都会落泪。当你内心有强烈的情感时,眼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和“脆弱”无关。只有机器人才不会哭。

2.敏感脆弱不是错。
错的是不能包容敏感脆弱的社会。
换个角度想想:你会歧视残障人士吗?他们肢体可能不如普通人那样“健全”,生活中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但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也有权利好好活着。
角度换回来:凭什么敏感脆弱的人就不能好好活着呢?

社会风气和制度可能需要百十年才能进步,但个人思想完全可以在几年之内就进步,并推动身边更多人接纳敏感脆弱的人。他们不接纳,是他们的问题。正如歧视残障人士和其他少数群体的人值得被鄙视,歧视敏感脆弱者的人也值得被鄙视。

3.痛苦不代表软弱。
相反,痛苦是顽强的一种体现。
很多人会觉得自己的痛苦来源于软弱无能,其实不是的。真正软弱无能的人会妥协,牺牲自己的个性换取所谓安逸的生活。顽强的人决不妥协,又暂时找不到解决方案,所以才会痛苦。痛苦背后是一股力量,绝非是软弱。

如何利用痛苦背后的力量,目前没发明什么适用性广泛的方法,以后想到再写。我自己喜欢对自己说「操他爹的,凭什么?」然后就把痛苦化为力量去做别的事情了……仅供参考。

如何发现问题并找到解决方案详见:
m.cmx.im/@xunhuan2046/10786096

4.警惕定义模糊的形容词。
自然界名词的定义起来很简单(除非搞学术),一朵花一棵树放在世界各地不同的人面前,它都是花是树,不会是别的。

人为定义的形容词就很复杂了。到底什么是“好”“坏”,什么是“有用”“无用”?有些民族在“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有些民族在享受“dolce far niente”(无所事事的甜蜜);有些文化中说话时看着对方的眼睛是尊重,在另一些中却是无礼。

模糊的东西容易带来误解,也容易让人迷失。好像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够“优秀”。

在忍不住自我贬低的时候不妨问问自己:具体怎样才算“优秀”?

在听到“你这样不行的”之类批评时也不妨问问对方:你说的“不行”是什么意思,怎样才算“行”?

5.警惕社会价值。
社会价值就是很模糊的东西,不同的社会就有不同的价值。“社会”也不是一个具体的人,没有办法开口告诉你具体什么才是“好”。

的确有很多人追随着所谓的社会价值,忘记了自己的个性,还试图让其他人一起。他们会告诉你,大家都这样所以应该这样。一旦意识到他们口中的“好”指的是“随波逐流”或者是“听话”,你就不会吃这套了。

建立并完善自我价值观需要一定时间,在此期间如果感到迷茫,可以多了解并思考「普世价值」的概念。放之四海皆准的价值比“社会价值”可靠得多。

五四适合看"公知"鼻祖胡适的易卜生主义。2021年时还在看,看得自己热血沸腾。“你要想有益于社会,最好的法子莫如把你自己这块材料铸造成器”。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