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感觉称赞贵校学生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做过学生都知道那种勇气不是那么容易有的,从中也可以看见一段时间来校方的作为已经在学生中酝酿了多大的愤怒。而这些学生恰好也帮其他人抒发了自己被封的恶气,因此拍手称快很自然。
但是这种时候高呼“北大精神”、“五四精神”感觉倒也不必,再与有荣焉一下就更感觉怪怪的。因为这种与有荣焉似乎还是把自己和某个抽象概念绑定的结果,以某个集体和概念的荣誉作为自己的荣誉,这种思想惯性不正是某种想象的共同体的基础吗。
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太执着于抛弃一切社会属性的身份认同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