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一直在想,如果我死了以后突然引起什么风波,和我最亲近的那些朋友各自拿着他们所知道的我的那些叙述进行拼凑也许会凑出一个完全由矛盾构成的故事,但是每一个片段在某种意义上都是真实又自洽的,而唯一能够解释真相的人却已经在坟墓里了。如此说来,我的人生已经成了一部被埋没的古怪文学?

突然发现环境对一个人的心境影响真的很大。这几天认识的每个同方向的同学都特别有话聊,大家看问题的想法也比较像,有种重新回到人类社会的感觉。仔细一想世上也许正常人还是挺多的。

新同学里有个特别棒的人,一起聊诗歌和散文能聊两三个钟头,真好啊

按照西村英久的HIIT训练清单自制了一份,发上来做个参考存档:
跳绳300
卷腹30
大摆振10个
正向击面20个
顺时针继足20秒
马步挥剑20个(斩到腰部)
逆时针继足20秒
左右弓步挥剑20个(斩到腰部)
前后垫步20秒
交叉步挥剑20个
左右横跳20秒
跳跃摆振20秒
左右跨绳梯40米(尽量碎步)
切返一套
平板支撑一分钟

以上为一组,每次5组起步
后期素振项目可改为全速挥剑20秒不限次数,训练收尾时视情况选择跳跃摆振或交叉步挥剑100。

西村英久的HIIT看起来简单,第一遍做到一半我就快不行了 :cwy:

我一般很少直接把截图挂出来骂,但是这种傻逼我真的服了。你不读书天天刷些赛博垃圾还挺骄傲是吧?

成功被我导师收编进师门,再也不是野路子了。

闲得无聊查了一下未来馆长什么来头,以后可以跟人吹牛说我二师父是国家队领队了(雾)

武林风和昆仑决就是中年油腻男的精神伟哥,也不知道一个播求能捧红几个假拳之王。

半夜看日常美食漫看得上头,好想跑起来去找我姐一起在院子里烤肉喝啤酒。

本来觉得要是师兄不及时赶回来我可能就得拿啤酒瓶开了那个人渣的瓢才能止住他欺负女孩子,但是师兄跟我说下次遇到那种人渣先锤了再说大不了就是赔点钱的时候,我确信我没有交错酒友,不愧是我的师兄。

一个月里难得跑去师兄店里蹭一顿酒还碰上人渣欺负小姑娘,结果还是靠师兄回来镇住的那个人渣,我真的太缺乏锻炼了。

来得突然消得也突然,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我的错觉。但是内心还是觉得亏待了她,想再多为她做点什么。

Show thread

刚刚跟我姐说了八月要请我高中喜欢的人吃饭还人家一个人情,可能会顺便带去见她一下,她好像吃醋了……虽然感觉到她有点吃醋我还是挺开心的,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哄好,头疼。其实没有什么血缘,也已经决定好后半辈子不谈恋爱不结婚也都会在一起的,但是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她。

大暑过后第一天,突然发现半夜里蟪蛄密集短促的低吟和黑蝉间歇式的沙哑鸣唱也不再休息了。在朝北房间里的凉席上躺着也觉得有些干热,盛夏开始了。

本来想着今天随便挥两下剑就休息的,但是压敏胶带都缠好了,不多挥几百剑总觉得对不起自己

和我姐聊画聊到现在,应该是最近一个月里最快乐的一个晚上了。我永远喜欢马奈,但是更喜欢我姐。

果然我练剑最大的动力还是想保命,知道有个人随时想杀了我以后我直接领悟了什么叫常住战阵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