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as boosted

看到这条嘟的内容,觉得非计算机背景的朋友想自学,缺乏了必要的指导 (guideline)。看到这条简单说说我的想法。
m.cmx.im/web/@chaojixyy1973/10

最基础的:Codecademy 学会一门程序语言。按优先度排序,推荐 Python / JavaScript / Java. 学会一门语言就可以了。【时长:1 个月】

少量算法 + 基础数据结构知识。Coursera 上的这门课提纲很好:coursera.org/learn/data-struct

线上能搜到很多教程和资源,但比较零散,建议找一本书 (暂时没想到哪一本入门比较好) + 做做最简单的练习题。【时长:2~3 个月】

学到这里其实就已经本科计算机毕业了。普通学校里,大多数计算机系学生也就学到这个水平。

其实整个加起来最多大半年时间就能学完。只需要「简单看一下」,在实际写数据结构、写算法、逐渐积累写一些工具处理和小型程序的过程里,会迫使你回过去重新看待之前学过的内容,经验、理解是会逐渐积累的。

.

其他一些和实际项目相关的选择性学习,全部学完是不可能的,在大公司里做了二十年程序员的也不可能全部知道。

大概可以分为:

* 数据处理 (data engineer / finanace / bioinformatics)
* 前端开发 (web designer, app designer, artists)
* 人工智能 (data-related, or art-related)
* 后端开发 (algorithm, database)
* 图形学 (hardware / os related)

自学我觉得最好的是看 Coursera 的课程目录,只看目录就可以。对应的内容去找书。

更重要的是需要一个好的线上社群能够回答你当前的问题。以前的 StackOverFlow 很好,但现在已经不太友好了。

能根据具体情况告诉你应该当前去学什么,我觉得最后这点是 Mastodon / Discord 社群可以做的。

Matas boosted
为什么要打台湾啊,你们没有台湾的朋友吗,你们没有朋友吗,我就算没有朋友我也不想打台湾啊,为什么呢,你们太讨厌了,我讨厌你们
Matas boosted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Julia Cameron 在励志名作 The Artist’s Way 中提出的两个“恢复创造力”的方法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写作者:

其一,Morning Pages:即每天早上必须完成3页手写的日记,记录自己当下的思绪。
其二,Artist Date:每周固定两小时,接受艺术作品的熏陶,滋养自己内心的艺术家。

Morning Pages 关于持续而自由的输出,Artist Date 保证了专注的输入。据说,许多创作者通过这两种看似平平无奇的方法摆脱了“写作瓶颈”和“创意枯竭”。

Matas boosted

根据high/low context communicating(说话时意思表达是含蓄/implicit还是直接/explicit)和direct/indirect negative feedback(批评/指正他人时是否直言不讳),大致可以分为四个象限:

A) Low-context communicating, direct negative feedback.包括德国,丹麦,奥地利,荷兰等。这些国家的人,说话直接,意义明确。和这一群人打交道大概是最轻松的吧。

B) High context communicating, direct negative feedback.包括法国,以色列,俄罗斯,西班牙,意大利等。这些国家的人,通常说话比较含蓄,除非是指出他人的错误/批评他人的时候,会变得很直接很不留情面。(不过,书里指出,对于上级他们并不会这样直接批评...)

C) Low context communicating, indirect negative feedback. 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和这些国家的人打交道,通常不用费心思去猜弦外之音,除了一点要特别留意:这群人会把批评/指正的言辞包装得一点都不像负面反馈,比如:Could you consider other options? Perhaps you would think about...如果老板对你说这些,而你认为这只是无关紧要的小建议,那你可能有麻烦啦。

D) High context communicating, indirect negative feedback. 包括中国,日本,泰国,印度,沙特阿拉伯,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等。这是我们最熟悉的沟通方式了...说话委婉含蓄,有大量弦外之音,有很多解释/曲解的空间。

Show thread
Matas boosted

#从parenting书里学到的东西

作者认为父母对子女的负面情绪的反映有三个不好派别,dismissing,disproving和laissez faire,dismissing的父母会认为小孩太小,有什么好事值得伤心,恐惧的,所以会随便“打发”小孩的负面情绪;disproving的父母可能自己也对负面有不知所措的感觉,或者觉得负面情绪是病毒,要远离,他们会用“不是的,你并没有感到【负面情绪】,你是【勇敢的,开心的。。。】来试图改变小孩感觉。

作者认为dismissing和disproving的态度会令到小孩得不到emotional validation,对小孩来说长期被否认自己的感觉导致他们不in tune with他们的感受,令他们不相信自己直觉和感受,直觉是对自我保护很有用的,长期被否认直觉的人也不相信自己的直觉,难以用直觉保护自己,容易被人利用和伤害。对父母来说,由于长期令到自己儿女感觉不到被seen,建立不到emotional bond,到儿女青少年的时候会选择早早远离父母,在诱惑多的年龄拒绝让父母参与他们的人生,得不到成年人指导的青少年更容易被不健康的peer group引诱。

而第三种laissez faire,他们不会否认你的负面情绪,但没有对负面情绪和其引起的行为做引导和教育,导致子女过长地呆在负面情绪和不清楚如何处理负面情绪。作者认为懂得在合理的时间内处理负面情绪有助于增加注意力,而注意力和academy performance是息息相关。

作者提倡的模式是emotional coaching,主要有几点: -要提供emotional validation,empathetic listening子女的问题,不要trivialize他们的感受和问题。 -不要急于做fixer,培养子女词语去verbalize他们的问题,和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有时候幼童throw tantrum是因为他们没有词语去表达他们的感受。 -作者认为感受到负面情绪是没问题,问题是在于行为。所有情绪都可以接受,但行为不可以。在不可接受行为的时候家长应该如何discipline(例如avoid体罚,avoid global label人身,性格攻击的批评,善用timeout等) 。

Show thread
Matas boosted

北大医学部药学院教授性骚扰嫌疑犯洪森炼在美国有案底,battery on spouse / cohabitant / former spouse,
加州刑法243(e)(1)-殴打同居人,被告子女的父母,配偶/前配偶,订婚对象
(如果转出毛象,请打码我的账号,无需注明出处,欢迎大家转发宣传)

Matas boosted

搜笔记应用的时候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文章,把目前主流的软件分成了针对三种思维的类型:建筑师、园丁和图书管理员。建筑师需要提前想好整体框架(如notion),园丁是抱着发展与探索的心态建立笔记系统(如obsidian),而图书管理员则是热爱搜集与检索的(如印象笔记)。
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眼
nesslabs.com/how-to-choose-the

Matas boosted

很讨厌不知道是小红书还是抖音还是其他很糟糕的地方诞生的一种汉语:“xxx也太好x了吧!”

e.g.
“哥哥的新电影也太好哭了吧!”
“xxx的歌也太好蹦(迪)了吧!”
……

这种修辞让我讨厌的地方在于,它其实是一种终极消费主义的视角。在这样的修辞建立的世界里,只有发言者自己是主体,而世界上其他东西都是为ta服务而存在:一部电影不因其本身通过艺术技法展现的悲伤被认知,而只是作为一个让主体“哭”的功能存在。说得难听一些,本质上这和让犹太人在集中营拉小提琴的纳粹们的距离其实也没有很远。

一边空虚又浅薄,一边又如此傲慢,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普遍画像。

Matas boosted

邓小平多次接见金庸,还废除了毛泽东对金庸小说的禁令。

金庸给邓小平写的笑傲江湖就是在影射毛泽东就是邪教教主东方不败为了权力走火入魔,伪君子岳不群就是周恩来。

林平之是林彪,左冷禅是高岗,任我行是刘少奇,令狐冲是邓小平。

《葵花宝典》是指毛泽东思想,因为毛泽东被称为红太阳,葵花是向着太阳的。《辟邪剑谱》是指文革思想。

凡是拥护毛泽东思想和文革思想的人,都一定先要成为太监,最拥护毛泽东的周恩来当然就是周太监。

毛泽东是东方红,男生女相,东方不败是不男不女。

金庸亲口承认的神龙教映射共产党,神龙教的教主像毛泽东一样指挥老婆去夺权

#ccp #中共
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

Matas boosted

更新了frisket film的使用方法

国内免费看地址:
douc.cc/0mNwt7

海外免费看地址:
youtu.be/JTjTkSpEqF8

之前课程里介绍过留白胶的使用,留白胶其实有很多缺点,比如,边缘容易坑坑洼洼,会破坏纸张,很难做大面积的遮罩,如果是用普通画笔去蘸取留白胶,要做一系列很复杂的保护笔毛的措施,很耽误时间。

今天介绍的是frisket masking film的使用方式,这个特殊的透明塑料纸具有粘性,并且对水彩纸张的破坏度为【零】,同时可以切割成任何复杂的形状~

唯一可惜的是我不知道这个东西中文叫啥,试了很多关键字组合在淘宝狂搜一通,都没有找到。🤔如果有人搜到类似的东西的话,希望能留言一下关键词-_-||

以及亚马逊打折啦!16加币六大包!可以用半辈子!

reurl.cc/1Z6lpp

#水彩201

逛了一会豆瓣的几个学术小组,感觉国内师生关系太abusive了。关键是大家都不以为意,还发展出了一系列处事准则要求自己。有很多人描述的博导都是什么变态啊,当然也有说人话的,但是总会穿插着路人爹要楼主反思自己,看得我胆战心惊。

Matas boosted
Matas boosted

This is SO GOOD, top-tier TV! 强烈推荐大家去收看今日的国January 6 hearing: twitter.com/i/broadcasts/1DXGy

时常2小时,中间有10分钟休息,我本来以为会很长很无聊根本看不完但结果根本停不下来。DUDE,谁能想到C-SPAN可以这么刺激?谁能想到现实比《纸牌屋》更疯狂和抓马?

今日作证的是需要被额外保护的一位特殊证人:Cassidy Hutchinson, former assistant and aide to former POTUS 🍊‘s White House Chief of Staff Mark Meadows(总统🍊白宫Chief of Staff的助手和助理,Cassidy女士的办公室在椭圆办公室和Mike Pence的副总统办公室之间,整个Jan 6暴动期间她都和Mark Meadows与🍊总统本人一起,是🍊团队的核心成员)

几点重点内容:

1. 🍊本人和Mark Meadows最晚在1月5日就知道明天来的暴动者会都携带武器,也会携带武器冲击国会山。🍊本人坚持要求他自己也坐着总统专车(the Beast) 一起冲到国会山;

2. 第二天🍊登台讲话前,所有他团队的成员都坚持建议他不要呼吁已经非常群情激愤、携带武器的支持者们冲进国会山,跟他讲了严重的法律和实际后果,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并承诺支持者们他也会和他们一起前往:

3. 贴身保护总统安全的特殊安保队伍Secret Service必须对总统的人身安全负责,他们必须让每个进入集会大厅的抗议者通过金属探测器(简称the mags)来确保未携带武器。但由于到场MAGA支持者们大都携带武器,所以愿意通过检测器进入集会大厅的人不够多,这惹怒了🍊总统,他大喊道:
“I don't fucking care that they have weapons. They're not here to hurt me. Take the fucking mags away. Let my people in. They can march to the Capitol from here. Let the people in. Take the fucking mags away."
重点:“他们不是来伤害**我**的。”“就让他们拿着武器进来,就这么让他们进来,收走该死的探测器。”

4. 截止到1月6日大型武装暴动爆发之前,🍊总统一直在被自己的白宫职员、个人和团队律师、各级美国政府官员和议员们反复告知:并不存在选举不公正的任何证据,他需要停止“选举舞弊”的无端指控,否则这会为他自己和国家带来很大麻烦,甚至会给他带来法律问题。但是🍊依然坚持固执己见,拒绝听从全部建议。Cassidy在1月5日见证了在总统用餐餐厅里,白宫valet侍从工作人员在收拾残局:蕃茄酱泼在餐厅墙上,瓷盘子摔碎一地。白宫侍从表示,刚才又有人(一位律师应该是,自己去查一下听证会证词)进来告知总统,选举结果没有任何问题,🍊总统暴怒,把他的午餐摔在了墙上。Cassidy于是开始尝试帮助侍从收拾,被告知:他现在非常生气,你最好离他远点。这并不是Cassidy唯一一次见证到🍊在白宫打砸摔碎餐盘。

5. 这也是最疯狂的一件事:🍊作为美国总统,在1月6日当天的总统专车the Beast里曾与Secret Service警卫员争夺方向盘,并动手掐警卫员的脖子。原因是🍊总统在发表完对人群的讲话后依然坚持要和武装暴徒们一起前往国会山,但是因为这是相当危险且不合理的的行为,他的Chief of Staff Mark Meadows协同其他白宫就职官员们已经做好了安排,演讲台上下来就护送总统回到白宫。但是直到上车时🍊总统依然认为自己是要去国会山的,在被Secret Service警卫告知后,他命令驾驶的警卫员调转方向立刻开去国会山,在被拒绝后🍊总统从后座扑上来试图争夺方向盘,被警卫员拒绝并警告这样非常危险之后,他掐上了警卫员的脖子。
(Secret Service都是训练有素且有持枪的特殊警卫人员,肢体搏斗当然不可能无法制服🍊,但是他们的职业要求他们绝对不可以停止保护总统本人,动手去袭击总统,哪怕是自卫还击,在现实情况中对于Secret Service成员都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会担心自己的职业生涯遭受影响,或受到打击报复)

6. 在暴动发生之后,Cassidy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有反复告知上级Mark Meadows,而Meadows一直在看手机,直到情况进一步恶化并被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大吼“如果今天出人命了,人血可是在你手上”之后才把手机交给Cassidy,命令她“如果Jim (Jordan, 共和党Ohio州众议员)打电话来了就来找我”之后前往办公室见🍊。约两分钟后议员Jim Jordan的电话来了,Cassidy拿着手机进了会议室的门,把手机交给Meadows,会议室里的人也包括🍊总统,所有人都能从手机里Jim Jordan那边传来的人群呼喊声中听到一声接一声的“Hang Mike Pence!” (“吊死副总统Mike Pence!”)(因为从始至终副总统Pence都坚决拒绝🍊总统要求的让其违背法律,在certifying votes的时候篡改选举结果)然而之后当所有在会人士一再敦促🍊出来发言、停止这种直接将副总统置于高度危险中的疯狂之后,Cassidy听到🍊表示:”Mike deserves it.” (”Mike他是该死,活该倒霉。”)

7. 白宫工作人员和🍊身边团队在1月6日暴动事态扩大化后就开始敦促、恳求🍊总统出来发言,遣散自己的支持者们,但一直遭到拒绝,🍊总统完全不配合。最后改变他立场的是,全体白宫上下职员们准备威胁采用第25条宪法修正案,直接解除总统全部权力。(25th Amendment具体内容请谷歌,大概是包括副总统在内的全体White House officials如果有足够多的人都达成共识、一致认同总统已经丧失执政能力,即可以当下解除美国总统权力。在美国历史上25th Amendment从未被使用过。)当时包括Fox News著名右翼主持人、🍊本人密友Sean Hannity在内的许多人直接当面或致电告知了总统,如果他继续一意孤行,25修正案就会被启用,是这条最后通牒把🍊逼到了镜头前,在煽动了暴力政变一整天之后他终于不情不愿地对着镜头说:“Please go home now, you’re very special, I love you.” 而他擅自删去了讲话稿里那句关于承认选举没有任何作弊或不公正存在、接纳选举结果的内容。

在Cassidy Hutchinson真人出来作证之前,Jan 6 Committee宣布今日的特殊听证会时严格对其身份进行保密,为的就是保护证人的人身安全。在本日听证会结束时,Vice Chair Rep. Liz Cheney宣读了如图所示几位正在协助委员会调查的前🍊团队的证人们近日所收到的威胁:他们被警告:有位“老朋友”正在想着你,他告诉你最好要老实听话,要忠诚,只要你继续做Trump World里的好人那么一切都好说,未来我们会照顾好你的,但如果你不听话,后果不堪设想。众所周知,在🇺🇸法律中,这属于严重的witness tempering行为。

Takeaway: 老实说从一开始,我和大部分🇺🇸民众尤其是长期关注政治的人们想法差不多,那就是天子毕竟不能和平民同罪,美国历史上至今从未有过任何一任总统获罪或被刑事起诉。权贵、地位崇高的人们很大程度上不受法律约束,这是每个知道O.J.Simpson案件的人都应该知道的事实,更何况位高权重如同🍊。正如他本人所炫耀的那样:“老子我大可以在第五大道上直接杀人,你们也拿我没办法。”虽然令人愤怒但事实似乎一直如此。
但今天的听证会所呈现的证据,以及委员会所进行的安排与表达,结合近期FBI突然搜查逮捕🍊团队成员的动态,越来越开始展现事情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性。目前今日听证会已经在全🇺🇸媒体掀起轩然大波,#Jan6thHearings 成为了Twitter政治话题的第一大热搜。的确,总统被刑事起诉是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但同样总统带头发起政变也是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Could things be different this time? Could all the treason and crimes be held accountable in the rule of law? 这一切的发展,也是对美国🇺🇸这一国家、这一法律系统,和这一世界上最古老的民主政体之存在根本的高强度检验。为了个人也为了我们所有人,我真心希望这次检验可以及格。让我们期待下一次听证会,如果感兴趣也可以手动补一补前几次听证会的课,谷歌January 6 hearings即可。

#Jan6thHearings

Matas boosted

#长毛象安利大会
喜欢在闲暇时间做点纸制品的象友可以看看这个网站:creativepark.canon/en/index.html
进首页右上角选择其他语言也可以,不要选中文,中文页会删减很多内容。
所有图纸都是免费下载,但需要挂梯(如果访问的是除中文外其他语种的页面),是否要对应地域的IP才能下载还没测试过,需要注册账号后才能下载。
*浏览页面不用挂梯,只有下载才要*
下载页面附带喂饭式图文教程下载,不用担心自己组不起来(其实看效果图也做得了)
网站里除了纸模型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2323234: 大家可以自行探索 :2323234:
有app,但我没下载,有兴趣可以下载看看

Matas boosted
Matas boosted

刚打车出门跟司机师傅聊了下,前几个月这边封城他家住郊区,那个区封得最久一共45天,他有二十天没回家住,有几天住车里,去公共厕所洗漱,厕所里的水不能喝他就给保洁阿姨买盒烟,阿姨给他在家里烧水罐瓶带来喝,接着几天又住在别的区的妈妈家里,后面怕核酸一旦测出问题影响老人又回去住到车里,再后面一个常联系的老乘客把闲置房子借给他住了快一周。
司机还说他之前加的滴滴群出租车司机群和物业业主群,这么多天封城没活从来也没有任何补贴,出租车的维护保养费用还得自己交,群里同行心不齐维权也行不通,他后来气的把群都退了。
还讲了很多做鲜花水产等等生意的,小本生意赔里面几万十几万的太多了,他跑出租成本低还不算是惨的,封城时候他下了短视频软件想看看跑长途和做生意的受影响情况,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从解封之后虽然一直要求48h核酸,但其实也没人真的严格去查了,哪怕是他们跑出租车的也只是有要求没人严格执行,而且大家早就积怨很深了

Matas boosted

#长毛象安利大会
#乳齿象小书包

恰逢bbc关于新疆的报道,推荐一本脱北者的书《平壤水族馆》。很多人可能都知道,因为这是第一本引起世界关注的脱北者著述。

特别之处在于作者的家庭曾经是朝鲜的高官,几乎属于最富裕的阶层。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被送进了高等级的耀徳集中营,其中的成员也很多都是曾经的政治人物。

作者本人在耀徳生活了十年(9-19岁),人生最关键的时期在集中营内被“去人性化”,不仅是集中营内地狱般的生活,对于这种模式、整个体系的运转,以及集中营会如何改造一个人都有比较详细的描述。

作者因为写了这本书连累了仍在北韩境内的家人,他的妹妹因此又被“送回了”耀徳,而后失去联络。很多人批判他“只是泄愤”、“自私”,对此可以用书里的一句话回复:“那你去耀徳吧,去了你再为金氏家族找借口。”不可否认作者为了公开他们的行径不仅把自己的冷漠和麻木交给公众审判,更背负着“害了其他无辜的人”的道德枷锁,这种牺牲是难以被认同或歌颂的,而这也是金氏王朝的手段之一,会让受害者永不能面对或提及,认为自己也是有罪的。

目前还没有听说过有幸存者关于新疆的泣诉,所以真实的情况到底怎样,单靠外界的关注是不全面的。我希望也有亲历者有朝一日能勇敢地讲出真相,第一视角的指控往往都是最具力量的。同时也祈祷不至如北韩耀徳,我不愿看到我的同胞们对我的同胞们做出这种事(同胞的定义有待商榷)。

Matas boosted

The Atlantic 的一篇 op ed 指出,塑料现在不可回收,将来也不可回收;可回收塑料是 plastic/petroleum industry 制造出的 myth——问题不在回收这个概念,而在塑料这种材料:塑料种类太多了,单论 PET#1,PET#1 的瓶子不能和 PET#1 的包装盒一起回收,无色的 PET#1 不能和绿色的 PET#1 一起回收,而我们还有各式各样的常见塑料做成了五颜六色的杯瓶碗盖。塑料易燃且不 chemically inert,回收后的产物可能有毒性,无法再变成食品的包装材料。塑料回收在经济上也不可行,经过收集、分拣、运输、回收这些工序,recycled plastic 比 new plastic 更贵。
我们能做什么?写邮件给你的 state legislator 倡议禁止生产和使用 single-use plastic,保证 accessible water refill station,要求食品、日用品公司使用更可持续的包装。与此同时继续回收纸、硬纸板、金属罐和玻璃制品,因为它们确实可以被有效回收。(特别是金属!)
来源: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

Matas boosted

智力 弗林效应 

“人在婴儿期到青春期的社会经济地位与智力发展呈正相关(Trzaskowski et al.,2014;von Stumm & Plomin,2015)。一些观察表明,在现代化国家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智商分数会一代一代地稳步提高,这一现象被称为弗林效应(Flynn,2009)。”

真的……很不公平……

Show thread
Matas boosted

看到了UW学生回新疆因为用VPN上gmail被逮捕并关押的Vera Zhou写给Department of Education的Remarks, “Anyone can download a VPN its literally free on the App Store?" 被关押期间UW因为害怕失去捐款没有为自己的学生发声,同时还每个月按时给她寄学生贷款的账单。
www2.ed.gov/policy/highered/le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