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牢笼的门是开着的,只要看见然后走出去就好了。

不敢相信21世纪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女性受着这样的迫害,格外痛苦,要怎么热爱这个世界?

虽然对奥运会一类的宏大叙事一直没有关注,近日还是因为陪伴家人所以看了开幕式录播和一些项目的比赛视频。对比14年前,我已不再吃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这一套。
有留意到几名花样滑冰的运动员,出生在俄罗斯,近几年选择代表其他国家参加比赛,why not? 人的轨迹和命运为什么要被出生地限定,能够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很确定,即使计划顺利进行,离开这里,我还是会很想念这个地方——只是想坦诚一些面对自己的感受。
但我也很确定,我此刻在这里的幸福是有几年的期限的,大限一过,无论是战争、动乱或是亲人的衰老与死亡,粉红色的泡泡都会被生活戳破。
所以,一定要振作起来,相信只是靠自己的力量,我也可以建立起良好的生活秩序。
N, 不要灰心,不要妄自菲薄,永远不要丧失信心。

🆘过年期间一直被家人上政治课 

能不能设置一个关键词屏蔽,好想有人救救我

啊,感慨一下 

经我认识的一对情侣朋友,十月份第一次见面,今晚除夕就已经在男生家里见家长了,明年不出意外的话女生就会辞职去男生的城市发展…
It’s her choice, I know, however..
罢了,之后我就是个彻底的局外人了,还是少参与他们的任何感情纷争更好

塔塔 boosted

在找不到适合的人说一些事情的时候,那种孤独感真的让人好沮丧,越是积压越是如此

晚饭后睡着,十点多醒来,梦到了旧同学在做鸡蛋摊饼,醒来又饿又emo:(

牢笼的门是开着的,只要看见然后走出去就好了。

总是在睡前闪念飘过在欧洲的一些碎片,比如一个人在巴黎是怎么摇摇晃晃从一个美术馆到另一个美术馆,吃了什么,和什么人讲了什么话。会可惜怎么把Instagram 完全注销掉,导致那些碎片真的仿佛是一种幻觉。我总要因为这些再回去的。

刚刚躺在床上看书睡着了,妈妈过来给我盖上了毯子,这种温柔要一辈子记住。有点想落泪。

妈妈的侄女也已经是中年人了,中午在妈妈睡觉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拖着哭腔说自己的妈妈突然不舒服,已经打了120,“姑姑你能不能来看看”。
妈妈立即就起身出了门,即使外面冰天雪地,即使她的手上还有伤。
妈妈真的是个绝对意义上的好人,大概我永远变不成像她这样的成年人,也可能是内心深处并不情愿,毕竟她那么辛苦,却得到很少。

啊,表扬自己,我开始自学码啦!跟上时代步伐的微小尝试

读过《如何抑止女性写作》 🌕🌕🌕🌕🌕
neodb.social/books/2164/
毫不夸张,读完热泪盈眶。最坚实的反抗方式就是去读女性作家的作品,去传播,去创作。

快年底被供应商每天push到不想说话🤦🏻‍♀️

啊,十点睡着的后果就是一点醒来然后饿得睡不着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