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出柜一下好了。
如果一定要把我摆在在政治立场光谱上,我是非常非常左的,落在 Anarchism 附近。

我并不在乎有没有「自己的国家」。我生为女性,在任何民族国家框架里都被视为生育资源,是一个物,而不是人。
我们说女性没有祖国,就是这个意思。

我希望我被当作一个人来对待,我希望我不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价值。

大概是这样。

Follow

@h 你不需要希望,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價值,這是一個事實。如果別人不這麼認為,那是別人的事。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