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屋里有点闷热。我搬了张折叠床躺在院子里乘凉。望着晦暗不明的天空,想起来自己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被繁杂世事所裹挟,完全沒有了一点觉知。也觉惭愧。

我总有种隐隐的担忧,就是有一天,就连在网上,我可能也看不到一个同类了。所有人都被封上嘴巴,没有人再能说真话,坦露自己的心声。

认为政治与自己无关,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人,无论他经济、社会、文化地位多高,不论他觉得自己修为多好,素质多高,智商多高,它都是一头猪,准确地说,是一个连猪都不如的生物。因为猪绝不会对喝它血吃它肉,啃它骨头的人感恩戴德。这样的人,一定是那些追求公平、正义,良知,真相、真理的人的天敌,不管他自认为或者看起来多么善良。因为当后者想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时候,前者一定会第一个上去把他们砍死,因为这触犯了他们的智商。

我早已厭倦了這人間,衹是不忍看你孤軍一人在戰場。

初中同學今天發的動態。一想到現在生孩子的主力軍就是他們,再想到當年的紅衛兵,我就瑟瑟發抖。衹能愿自己不會碰到他們的後代吧。魯迅先生早早離開這世間,誰說不是另外一種倖運呢?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