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不知为啥华语自由派(这词不太对但也不知道别的词)写的文和我八字不合,基本都看不下去。

nini boosted

@Soxxxe @porkbelly 三级医院评选需要考察博士率,即一所医院含博士职工比例,因此需要扩大博士招募或减小本科硕士招募的比例。那么哪来那么多博士呢?在基础研究的培养体系下博士临床水平参差不齐。那么这么多本硕的医生可以去哪里呢?另外医院亲赖文章博士远大于临床人才已经不是几年了。临床工作(暨病人的利益)是极其次要的,科研成果是绝对主导的第一位。

nini boosted

想在西雅图市中心开一间庙,供三尊神像:求身份,求offer,求股票大涨。参观祭拜用电子香,两刀三个,拜完戳电子香炉里回收。工作日中午提供素斋,吃剩的晚上发给附近的流浪汉。周末组织大和尚念经开光活动,全网直播。开光范围包括数据中心网络,机器学习模型,初创公司下一轮融资额度。开光名额以NFT的形式流通。年末接受捐赠,包括衣服房产、股票和车,并且开5倍价值的收据以便捐赠人避税。

nini boosted

那种社交媒体上写段子文的,一行不超过20个字,逗号也要断行,可能觉得再多网民就看不懂了,每次撞见都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被预设的白痴。

nini boosted

想起之前和朋友提到的一件事,如果好奇一个英语词是怎么来的,可以去Etymonline上查! etymonline.com/ 从此再也不用盲目相信一些词根词缀记忆书里真假参半的信息,你值得拥有(不是)比如只需简单查一下就能知道,mirth和miracle里的mir-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并不像一些书里宣称的那样

进步人发图,正文三四个词,无障碍图片描述巨细无遗数百词

nini boosted

脆弱的反義詞不是強固,而是反脆弱。
塔雷伯講了這麼多年、書在台灣賣這麼好還是沒卵用 :seal:

nini boosted

速发速记:微博一位画过铁链女相关创作,后图被夹、ID为两个字的画手老师(那张图当时传播很广,随后被删除,老师自己微博发粉见所以我帮忙语言打码),刚刚粉见说因为这个被叫去派出所笔录了。

nini boosted

再比如自治 vs 大一统,一个区别就是美帝的市长一定是这个市的人,即使不是土生土长,也是搬来这个市好多年了。同理,州长也必定是这个州的人。在自治体制下,如果脑残市长下令要把家家户户的门都从外边儿锁上,那么他自己家也必定在其中。

在大一统体制下,一切地方大员都是外放京官,全部上级任命,异地任职,定期轮换。市委书记下令锁门,人家自己的家在几百里外有武警守着的机关大院里。

nini boosted

@serenityshih
封校一个半月了,零食都发了两次,夜用卫生巾却依然没有。每次问“楼长”,答复都是需求已经上报,暂时没有。
或许答案只有一个,就是零食男生也吃,卫生巾只有女生要用。

nini boosted

目前亲历的北京核酸上的混乱主要来自时间尺度的问题。
同样是所谓5天3次核酸的措施,朝阳是前天开始做的,海淀是昨天开始的,西城是今天开始的。开始的时间不同。
而且同样是在海淀,有人昨天夜里出结果,有人今天凌晨出结果,有人今天上午才出结果。

但是街道或社区昨天晚上就在通知说核酸没结果的人会“弹窗”。

所以便不难想见昨晚这个通知出来以后小区住户们的焦虑了。毕竟,由于弹窗问题不确定,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上班、不能上班的话能不能回家。一上午群里都是问东问西的。所幸我家俩人都没有弹窗。

从核酸检测机构一侧看来,可能不同批次的核酸检测结果出炉时间也就差几小时。但可能也就是这几小时,决定了一个人今天弹不弹窗,会不会挨饿受冻。

#灾中漫记

Show thread
nini boosted

你购买的美国货至今没有变成射向你身体的子弹,倒是你消费的每一件国货确实在按概率变成围堵你家楼门的铁丝网(

突发奇想打开了绿晋江首页,这金榜可真就是雷榜。

举报zlib固然至贱,那些在公众平台大张旗鼓做视频宣扬盗版网站吃流量钱的人也病得不轻

nini boosted

当下很多人奉张爱玲为“润学天后”,其实也可以了解一下另一位上海名姝,郑念女士。张爱玲跑得正是时候,而郑念在上海历经磨难,才终于走脱。
郑念的先生是前国民党政府外交官,49年风云变幻之际,一心报国而留在大陆,任职于壳牌石油中国公司。先生逝世后,郑念接替他的职位,成为英国总经理的助理。
由于这样的身份背景,在六〇年代开始愈演愈烈的政治运动中,郑念备受摧残。她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长达六年六个月之久,组织上要她承认错误,以便编造材料,用于政治斗争。而她的女儿,在此期间,不明不白坠楼亡故。
郑念在看守所里经历的一切,用“人道主义灾难”来形容,丝毫不过分。她坚韧地以背诵古诗词来保持神智清醒,坚持体育锻炼来维持身体机能。她始终不承认任何莫须有的罪名,并与看守、审讯、虐待她的人斗智斗勇。
当运动渐渐停息,她终于重获自由那天,女儿没有了,花园洋房也没有了。她继承和收集来的古董,也被迫“捐献”给了政府。
到80年代,她抓住国门重新开放的机会,以探亲为由,跑路美国。
她的这一段惊心动魄,鲜血淋漓的人生经历,全都记录在她的自传体小说 <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 > 之中。80年代末期大陆曾有出版过中译本《上海生死劫》,但未曾再版,已成事实上的禁书。
以49年为界,外资公司不是一夕之间从中国大陆消失的,法制与人权也不是一夜之间崩毁的。历史在重演,悲剧在重演……

nini boosted

@flyover “我们在历史中见过不少领导人,他的知识结构、文化水平、政治判断力和价值选择,会停留在青少年时期的某一阶段。然后不管他活多久,也不管世上发生多少变化,他都表现为某一时刻的僵尸。如果有某个机缘,让他登上大位,他一定会从他智力、知识发展过程中停止的那个时刻去寻找资源,构造他的政治理念、价值选择和治国方略。这种人的性格一般都执拗、偏执,并且愚蠢地自信,愚而自用,以为他捍卫了某种价值,能开辟国家发展的新方向。其实,他们往往穿着古代的戏装,却在现代舞台上表演,像坟墓中的幽灵突然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人人都知道他是幽灵,他却以为自己是真神。但是,他选择的理念,推行的政策,无一不是发霉的旧货。”——托克维尔评查理十世

nini boosted

@aoff 是啊。我以前就觉得这一整套左翼话语完美支持了右翼话语体系是TM怎么回事。右翼一说就是民族主义穆斯林都是我们的敌人。左翼一上来就是都是美国和资本主义的错啊。环保主义者上来就要把核能源削减到底。(没有能源生产个啥呢?)反政府主义者说话就是共济会。教会除了祈祷啥也没干。俄罗斯和中国完美隐身,甚至沙特也没人提起。前两天推特上在讨论德国的历代总理。说到默克尔每天都会和普京通电话。每天哦。底下人就在讨论说那怪不得美国会想要监听默克尔的手机。我当时就想到那斯诺登岂不是百分之百是个间谍了。不过斯诺登和德国前总理Schoerder相比咖位还是小了。人家不但一开战就坐火车去俄罗斯,现在也不回来。甚至还替俄罗斯向德国传递信息了。自由俄罗斯,红色轴心国。政治这东西真是好脏啊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