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墙检测网站(wallmeter.cyou )检测bgme、o3o、豆豉、驴肉火烧、sci、me.ns.ci、闪站、datalabour,均返回“possible DNS poisoning and TCP reset attack”,所以这几个站很可能确实被墙了。

此外,外文站如mastodon.online和mstdn.social也在今天被墙。

大约可以在 #中文联邦宇宙纪事 记一笔。

一个简单粗暴的逻辑是 

根据世界巡回赛制的室外体育项目(比如网球或赛车)来选择当季访问地点,比较容易碰上当地最舒服的季节。

当然了!更希望足够有闲,可以跟着比赛直接跑一个赛季。

@herietta 好像是的,今天下午大批中文🐘站点被墙了

面對創傷經歷的人,提供「安全感」而不是「不真誠的安全感」(pseudo safety)很重要。
後者是以「關心」的名義把所有不滿都憋在心裡;而前者則是能以尊重的方式表達不滿、不同意見,並且讓對方知道自己的不滿不會影響這段關係:即使我們在這裡有爭議,我仍然關心你,仍然想和你建立關係。

鲨鲨滚泡沫轴 :ikeasama006:

鲨鲨提醒您记得多运动,不想动也没关系,在瑜伽垫躺平晒太阳也超棒!

#鲨鲨剧场

Show thread

rt 在毛象因为关注我的人大部分是互关,人数也不多,所以我会随便一点,当朋友圈在玩。
被follow基数大的话确实要对个人隐私要慎重一点。
通过是对学习还是工作的抱怨确定年龄段,对考试学习工作的怨言确定专业领域,对气候和生活习惯的形容确定居住区域,常用的id可以一连串揪出别的曾用过的sns账号ry
虚假的黑客:用花里胡哨的软件远程hack
真实的黑客:社会工程学一把梭()

上海所谓的复工复市,所谓的烟火气回来了,回来贴转让广告的吧

艺术家坚果兄弟和策展人郑宏彬失联

在长江上下游,采风濒危物种途中,因经过三江源,无地址显示。青海班玛县灯塔乡格日则村的防疫关卡民警执意将坚果兄弟带去警察局深入调查了解。现已失联超过14小时。

麻烦大家多渠道转发。

微博链接:
m.weibo.cn/status/477803361992

鉴于在中国一件事总是最坏的那个可能性成真,以下是我的猜测:尽管因为李佳琦,所有人都知道了六四,但恐怕很少人会认为那是中共干的一件粉饰不过去的错事。过一段时间等中共意识到大家都懵懵懂懂知道这件事以后,他们会要求文秘努力发明一种对自己最无害的论述,拉几个四五十岁的「亲历者」来站台,对着外媒留下的影像证据编造故事,实在编不出来的就一概斥为假的,最后再把所有的责任推给赵紫阳这个死人——像把文革的责任推到毛泽东身上一样,然后六四就能名正言顺地跟中共造成的所有动乱一起归入中特社艰辛探索的叙述体系中。虽然不能研究,甚至不能随便提,中共所建立的这套叙事也经不起深究,但只要有人稍动一动翻案的念头,就会有海量小粉红一拥而上:中央不是告诉你了这件事是这样这样这样的吗?而且我严重怀疑,中共早就想做这件事了,等到过几十年六四的亲历者死得差不多的时候,如果他们还像今天一样能够把极权政治惨淡经营着,他们就会照我说的这样做。

youtube.com/watch?v=8i6x3QGW1l

— A Crazy Ex-Girlfriend documentary made in 2019 and directed by Katie Hyde.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avid Cronenberg: body is the reality 

有新电影的好处就是有好多新的访谈可以看!

柯导讲到他现在在用助听器,眼睛也做了手术,他现在用的是一个塑料的lense,看电影和做电影已经和以前那些电影不是同一个眼睛了。他还喜欢举那个例子,你和狗都在看电视,你们看到的色彩和世界是不一样的,你和狗在同一个时间里处于不同的现实。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柯南伯格都非常沉迷于人的身体,他讲自己是个无神论者,他所拥有的的现实就是他的身体。说到科技他说科技都是人的身体的延伸,他经常会在iPad上看电影,他可以捧着iPad看,就像捧着盘子吃早餐一样在“吃”电影。大家喜欢问他为什么他以前那些电影特别是videodrome,还有20多年前写的crimes of the future的剧本,在现在仍然relevant,他说因为科技就是会很沉迷于人的身体,完全不奇怪现在Instagram抖音那些社交媒体非常关注和沉迷人的身体。还有通过社交媒体发展出各种各样的性和性癖,和传统的那种喜欢鞋子之类的性癖完全不一样。

未来罪行里和他自己感受最相关的应该是里面Viggo的角色,作为一个艺术家,把身体(内脏)剖开展示给大家看,他说做电影也是那种感觉。然后讲到塑料,他说不是想拍一个环保片或者让大家减少使用塑料之类的,他二十多年前写的这个剧本,最近科学家在人的血管里发现了微塑料,在大家都觉得这个东西有害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在吸收这个东西了,如果塑料可以吃或者将来不得不吃塑料,至少是一种解决方法 :0190: (这个点老让我一直想到一部科幻片叫绿色食品)

看未来罪行我觉得最容易想到的一部他之前的电影是crash,亚文化、性癖和不一样的性,当然在未来罪行里性的方式更加升级了,手术刀割开身体我还挺能get的,而且被割开和进入的是男性,body horror和性一直是我比较能get的一个点,videodrome和感官游戏里都有非常直白的展现,用手指甚至是整个手直接插入身体(随机部位(。

好几个访谈都提到他看了钛,很不错,他说Julia说钛有受到他的crash的启发他当然很高兴,但钛拿了金棕榈他没拿过所以Julia赢了hhh

哎柯真是body horror+scifi爱好者的梦!!!祝柯健康工作150年! :0360:

今年六四我身边可见范围的敏感词笑话有:
做抖音卖货的朋友,某款卖了有一段时间的沐浴露提前一天被下架,查了一整天之后发现是价格卖49(是的,没有6没有8也不行),改成50就上架了​:0010: 据说波及商家众多;
一位朋友当天尝试0.64的微信红包发不出去;
还有一位朋友的手机尾号是8964(nb!),据他说在很多平台的手机号一栏别人都是手机号中间四位星号,他是从头星到尾;
有个群名改叫「123570」,确认存活,现在改叫「李佳琦援救群」了(你们在干什么啊(;
英国驻华使馆当天发了一篇《彼得卢屠杀为什么会被英国铭记》,没收转发分享收藏点赞等所有按键。

《人民日报》报,1966年7月16日73岁的毛泽东用时1小时零5分畅游长江15公里,以表明有能力战胜刘少奇及任何敌人和女人。而孙杨以1500米世界纪录14分31秒02的速度游15公里需2小时以上。 当年世界泳联见报道后两次正式发电报盛邀毛泽东出席世界游泳锦标赛,中共不予理睬。
PK当今圣上200斤十里山路不换肩

I think Musk watched Don't Look Up while stoned and thought Isherwell is a positive character.

感覺右派很多口號毫無創新,對左翼宣言的剽竊和打壓。
比如應對黑人權利運動的「All lives matter」,反疫苗的「pro choice」。
還有19年和香港人對著遊行舉中國國旗的粉紅,以及六四「悼念烈士」的法西斯。
是一種殘暴又無意識的重複。

@yunmao 我最无语的是,在大陆这边一些人,不管是站什么立场…他们认为台湾的民主化进程不是民众自发形成;没有流血冲突,是国民党开明😅。还有一帮傻缺觉得是天降美军导致的……
我就想说,有些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傲慢与狭隘。查查美丽岛事件,查查中坜事件…台湾的民主化也不是一蹴而就,更不是什么老爹开明让位…而是数代人从二二八时代一直持之以恒地抗争促成的。
尤其台湾真正普遍进入公民觉醒,开启民主自决…恰好是美军离岛后,台湾人要求自决才出现了更大的抗争浪潮。

有些人总喜欢给自己的奴颜婢膝和下跪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开脱。为什么就不想想每个人的权益要靠自己去争取才能实现。

中国人更多的是对父的顺从与依赖。习惯被伟大父亲主宰一切,而子民们也顺带把自己的决定权与抗争权让度出去换来了自以为的衣来顺手、饭来张口的虚假生活。

为什么要由肇事机关卫健委来询问受害家属想怎么处理?真要让家长提,家长应该提出的也不是对他们的工作指导,而是:1、起诉急救中心,要求赔偿;2、要求公检法介入,追究接线员刑事责任。

我觉得有点恶心,当了某团骑手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某团的广告中宣传的“某团骑手会在高考期间免费接送高考生”“骑手会免费为高考生提供矿泉水”等活动,真的是让某团骑手免费提供的——是骑手免费提供不是公司免费提供哦。骑手是没有酬劳的。

虽然这并不是强迫骑手参加的活动,从理论上来说骑手可以拒绝,但是你某团的广告都向人民群众打出去了,真的有高考生向骑手要求免费接送的时候,我想大部分骑手是不好意思拒绝的。

简单地说,就是某团没有经过骑手的同意,擅自用广告跟群众说骑手会免费接送,然后用这条广告产生的社会压力向骑手们施压,让骑手们不好意思拒绝。

虽然如果有高考生向我求助我还是会帮,但是会不爽。因为我的劳动居然被某团越过我的同意免费使用了,人民群众被免费接送之后只会以为是某团雇佣我们骑手来接送的,不会感谢骑手,只会感谢某团。

某团把名声赚光光了,还一分钱不用多出,很讨厌。
————————
更新:哦我想了一下,矿泉水等免费赠送给高考生的物资应该是不用骑手掏钱买的。所以也不能说某团一分钱都不出就赚光光了名声——你看,虽然某团没有给骑手报酬,这不是还负担了买矿泉水的钱吗。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