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一个小故事 

听歌的时候突然想起来。

有个朋友,她是高中的时候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or第一个注意到我的人。
我其实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对她的感情是什么样的。如果说每个人在我心里都有一个特定的位置的话,她永远是unknown的那个。她是我在处理跟人之间的感情上第一个犯贱的人。如果说我必须改变过去的某个事情,我只想我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话。

想起关于她的什么呢?
她的书角从来都是平整的,即使到高三疯了一样地复习,她的书角还是那么平整。有一天她买了新的裁纸刀,和直尺(我吵着让她给我买一把一样的,她拜托她妈妈买了一把一样的给我,我带到了大学)。我拿着裁纸刀玩,把她的一本生物书的不知道哪一页割了一角,她急死了,要打死我。我摸了摸那个缺了的角,我灵机一动,说:这样以后你看到这个角就能想起我了。

(好多事情先后顺序记不清了,反正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可能又有一段时间相互不理睬)

后来有一天她又背到那本书的那一页,摸了摸那个缺口,像警察拿着证据审问罪犯一样,捏起那页,跟我说:真的诶,每次背到这里都会想起你。

电视剧里把大魔头改成大木头真的会笑出声,以后中国人学完三年级就不用再学汉字了,感觉用不着,甚至还会多学很多。四年级开设一门缩写破译课程取代语文课。

一个女通讯录掉进水里要死了。
一个女人走过来说我是bi,我来救你了。
女通讯录喃喃:她是bi,她竟然是是bi,然后死了。

搞不懂有些人爱的是性取向还是人。
执着于抽象的概念,忽略了那个有温暖怀抱的人。感觉大家都有病。

有时候遇到那么好的人,觉得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应该属于她。但是后来发现她那么痛苦,于是对世界的恨又多了一吨。

老街上有一个发廊,很小的时候它就在那里。
昨天下过雨,今天天气很舒适,街上很安静。那家店里放着老旧的歌曲,一头黄色卷曲长发的女人跟一个男人在跳舞。她穿着长裙,裙摆展开,转了一圈刚好倒在男人怀里。我路过瞥见这一幕,觉得生活很美好。

@Anchorage@wxw.moe 这个图,虽然我之前觉得比较不同的平台根本没有意义,但是他要这么说的话,我现在开始辱骂一切简中社交平台🌹

外星人发言 

「大学」
第一年是哭得最多的。因为朋友要复读,没办法联系,相当于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一般是自己哭,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才会打电话很妈妈哭,但会哭得更汹涌。

第二年交了一些朋友,起因是打新冠疫苗,要观察三十分钟,她多陪了我十几分钟。然后发微博说:喜欢被人等,那些时间是专门为你而浪费的,而且收不回来。

第三年是无聊的第三年,第一个学期没什么记忆,第二个学期每天都在辱骂共产党,并且觉得自己精神状态有时候会差到忍受不了的地步,但也只能每时每刻gaslight自己,没有别的办法。
-
我讨厌那些传统意义上学习好的人,他们都好自私。我身边大部分都是这样的人。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