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我平常做了什么才在表达出我需要爱的时候,舍友问我:你也需要爱啊?
我他妈这辈子最缺的就是爱......

看多了酷儿恋爱再看顺直人恋爱,觉得好奇怪,但也说不出哪里奇怪。

中午学校发邮件要求寄材料,我妈快急死了,一直催我,还帮我联系快递上门取件。我说别急啊啊啊,我还没整理好呢...于是在我妈的催促下,原本打算下午再寄的东西已经寄出去了。

有人说我做事效率高,其实这是一种焦虑(有没有人懂,跟拖延症反着来的那种,叫提前症)。刚刚才发现我妈的症状比我更严重啊啊啊啊啊。

因为之前这种症状把自己搞的很焦虑,就自己调节心态,已经好很多了,刚刚被她催得,有点像旧病复发。

欧美明星发声之后老中人辣评:
“很勇敢,但她还在上升期”
“虽然她是明星,但她勇敢发声了”

我也不知道是我的原因还是他们的原因,我觉得好荒谬,难道发声不是正常的事情,不发声才有问题吗?
我们老中人就在沉默中灭亡吧。

如果我这辈子不能参加一次pride游行,我的一些,就是比如说我的容貌,我的身材,还有我的社交礼仪,还有美好的品德,美好的性格,甚至灵魂都会被毁。

不太好的回忆 

羡慕中学时期就“意识觉醒”的人。我人生前18年都在为亲爹出轨、家暴、在我面前跟女人做爱,还有很多我不想说的事情而痛苦。
十几年没见过的他在我考上所谓好大学之后突然出现,让我认祖归宗。听他说了一些屁话之后,流着泪的我突然惊醒,给我造成一生的痛苦的人竟然如此不堪。
他从没想过跟我道歉。我们并不熟,他却很享受我带给他的虚荣,说族谱里有我的名字(who fucking cares ??),聊了五分钟之后我拉黑了他。

五分钟,让我把困在记忆里很久很久的自己救了出来。虽然还是会在梦到他或者遇到别的事情而控制不住流泪,但是流泪的我和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同一个人。
从那之后我开始重新认识自己,我明白了以前和“好朋友”作死和犯贱导致关系破裂不是因为亲爹的所作所为导致我不会跟朋友相处,而是因为我喜欢她...我曾把一切都归因于亲爹给我的创伤,那些创伤蒙蔽了我的眼睛。我太纠结于痛苦,连自己都忘了。

我所谓的“意识觉醒”阶段,一直到现在,依旧很痛苦和挣扎。痛苦于没有很早认识到自己对于别人的感情,痛苦于认识到那些感情之后依旧不知道如何跟别人相处,以及对亲密关系的恐惧和期待交织...

仍在救自己。

最近看博主安慰投稿的人,主要分反正也死不了和死了就好了两种

。 

在看「好不愤怒」,看女权主义者游行,又看到最近有关堕胎游行的照片,真的很羡慕。他们可以大声地抗议,自由地愤怒。

想到学校的同学因为买了横幅被当成精神病,想到之前朋友圈发东西被约谈,还有我说了一句“地狱的颜色是中国红”微博帐号连同以往发过的所有照片全部炸掉...想说真话,但我的嘴发不出声音,想把它写下,但没有红墨水。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