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queen boosted

中国人的思维里才没有什么“政府合不合法违不违宪”一说,有的只是“无论谁当皇帝,咱小老百姓日子照样过”。

Yuqueen boosted

很多墙内人是支持六四时向学生开枪的。我知道这个现象肯定会让大多数有良知的人都会觉得不适乃至厌恶。但需要指出的是,这种令人厌恶的舆论,同样有它产生的特殊背景:

1,墙内那些能公开提到六四的官方喉舌,往往大力宣传在冲突中死亡的、乃至是被愤怒的民众虐杀的军人的惨状(我记得,我接触过六四事件的墙内舆论报道之中,非常频繁地提到,有年轻的军人被市民点火烧死,尸体还被挖出内脏。那些恐怖的照片,已经到了不适合儿童观看的地步),但是绝口不谈那些导致军民激烈冲突的真正原因(此前政府的各种腐败失职行为,和严重的通货膨胀,已经引发民众的仇恨,且军人先向没有武器的请愿民众开枪)。这当然会让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当今墙内人,把游行者当成“暴徒”。

2,也是更深层次的原因,墙内官方宣传把“镇压六四”与“和平发展”、“经济起飞”这些毫不相关的因素,给挂上了钩。
官方舆论暗示:正是因为六四被镇压,等国“恢复了安定”,才有了后来的经济高速发展(然而,经济发展其实是入世的结果,与CCP的统治没关系,跟六四更是八竿子打不着);
而如果没有当年的开枪,等国就会变成苏联乃至东欧,陷入长久的经济衰退(等国官方舆论一直在对国民夸张地描述苏联解体后的经济困难,以吓阻民众对“和平演变”的向往)。
这样一来,不少良知尚存,知道“向学生开枪不对”的人,也会糊里糊涂地觉得:“这件事虽然政府做得不太好,却是某种必要的代价,否则国家就会像苏东那样变乱、变穷,我们也没有好日子过。”(毕竟,等国历史上的政权更迭总是伴随着社会秩序大崩盘和人口锐减,国民在这一问题上有着群体创伤。)

——直到现在,等国人也许才能意识到(很多人至今还意识不到),33年前的枪声和鲜血,对他们真正意味着什么:早在33年前本该死去的那个东西,活了下来,它会把他们抹杀了良心才能心安理得的过着的“好日子”,统统毁掉,正如它在武汉、西安、瑞丽和上海所作的那样。

Yuqueen boosted

咱们小学课文里那篇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讲的松骨峰阻击战中方参战的就是第 38 军,又称万岁军。此后第 38 集团军作为野战主力屯驻河北保定,拱卫北京。三十三年前,时任该军军长的徐勤先少将拒绝了军委的调兵命令,不同意武力清场,当即被解除指挥权。随后被逮捕,开除党籍军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老爷子去年才去世。

Yuqueen boosted

在十年、二十年前,市面上有很多反思六四的想法、文章,大致都是讲小年轻其实还是有革命遗毒,不懂得循序渐进,也不明白秩序的重要性。当时我就想起托克维尔这位保守主义政治家在论法国大革命时的话——“这是青春、热情、自豪、慷慨、真诚的时代,尽管它有各种错误,人们将千秋万代纪念它,而且在长时期内,它还将使所有想腐蚀或奴役别人的那类人不得安眠。”

原来打电话那位是处级干部啊。上来就威胁,滥用职权侵犯隐私。不过在这片公有制土地上,劳工奴隶只有一个编号,哪有权利隐私可言?

后来朋友说,这俩人一个处级一个副科。
我对级别没什么概念,俩中年男人十点钟跑女生宿舍检查,又不是警察,怎么看都猥琐。检查宿舍这套说辞我只在学校遇到过。
再说这宿舍即使是国企所有,员工也是付了租金的,也不说清楚到底要干嘛就查房?

前晚一个人在宿舍摆弄刚买的单反,突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412,快开门!
我吓一跳,晚上十点查房吗?于是问,你们是谁?
管理处的,快开门!
你们要做什么?查身份证?
你先开门!我们管理处的现在在检查整栋楼!来核实你们的身份的!宿舍需要定期检查,这一片都归管理处管,要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大肚子光头和一个圆脸黑polo衫。
现在我们要进去看一下。
为什么?我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说今天要检查宿舍?
你是不是还要看我们的工作证啊!是不是里面有人没穿衣服,不方便进去?
我很火,说没有,不用看证件了,只是想了解下你们到底是检查什么?我们的信息不都已经登记上去了吗?要查身份证我可以去拿过来。
光头说,我们检查水电安全的,必须得进去。你这么不配合我们,你是哪个公司的?
我说,xxx公司。我要打电话问下朋友再和你们说。
黑polo立马掏出手机拨电话,你那里有没有xxx公司老板的电话?有个员工不配合。。。行,那明天让他来办公室找我
我一脸懵逼,朋友忙音没接到电话。我说,我只是多问了几句,你们要看就看吧。
然而这俩货说,已经让你们老板明天去办公室说明情况了。就走到下一个宿舍敲门问询。

Yuqueen boosted
Yuqueen boosted

在油管听完了Suzanne Simard的TED讲座,关于大树如何沟通,特别感动。在早前我已经知道,大树之间是会通过地下的真菌连结进行分享,但我没想到,大树是会分辨亲疏的:不是所有大树之间都会产生连结,它们也会抱团。研究团队用盖格探测仪追踪碳13和碳14在树之间的运动踪迹,发现不相性的树种间会“互不理睬”,相性的树种间则会频繁地窃窃私语、互相帮助。最让我感动的是,大树懂得如何分辨哪棵小树是自己的亲属,一旦识别了亲属幼苗后,便会增加与小树之间的真菌连结,大量输送自身的养分给小树,使小树存活率提高四倍。大树甚至会阻止根系向小树方向生长,以给予小树根系足够的空间生长。整个树林就是一个又一个家族之间的护卫-竞争。而当大树濒死时,会在临终前将毕生积累的糖分、营养以及次生代谢物,悉数下沉至根部,递交给真菌,然后传送给所有与自己连结的树木,让后代继承自己的遗产,完成在这个星球上最后的使命。

最后,与老树合作了一生的真菌将开始分解死去的老树,它会用独特的酶分解大树身上那些顽固的木质素和纤维素,一步步地将老树的生命重新嵌入新的生命轮回。

老朋友说他的同学们都躺平了。政府没让我损失什么,也是为了保护我们生命基本安全。
收保护费说的这么动听真是这片大陆的传统艺能了。
大陆普及的还是怎么做好奴才,逻辑思辨和独立思考从来没有重视过。

真是颠倒的世界了,中文没有词性,没有变性,只有隐晦,像窝在暗处的鬼魅

在这里, 父母管着你,老师管着你,保安管着你,物业管着你,居委会管着你,配偶管着你,领导管着你,唯独没有一个保护着你,却都是打着保护的名头。

看到有讨论美国枪击案。
从出生到死亡被ccp管的死死的的中国人,对美国政府和警察不以保护人民为己任的行为十分惊诧,大加批判。
真的是巨婴了。

Yuqueen boosted

前兩天拜登在海軍學院畢業典禮上向畢業生致詞提到習近平曾在他當選之夜致電給他,重複以前多次提及的話,「民主制度在21世紀無法持續,獨裁統治將統治世界,因為民主需要時間凝聚共識,而我們沒有這樣的時間」。祝賀人家當選可以說這種話也是很好笑了。

Yuqueen boosted

今日微博实时总结:
乌克兰恢复耕种👉🏻中国下地通报批评
越南取消户口制度👉🏻中国出省即为偷渡
朝鲜全面解封👉🏻中国入户消杀有必要
韩国戛纳摘金👉🏻中国出版审查收紧
越南修订电影法优化分级👉🏻中国多平台普法律师禁言停播
英国政府再次发放补贴金👉🏻中国地方银行爆雷近400亿,储户取不出存款求告无门

摸石过河?这是转身向大海走去

Yuqueen boosted

周恩来和江青陪同访华的法国总统蓬皮杜观看芭蕾舞《红色娘子军》。把这给法国人看,比直接杀了他还难受吧。

Yuqueen boosted

@unknow 记得之前读魏晋史,说世家子弟入仕一般从秘书郎做起,然后我一看小学生的履历,仕途也是直接国务院秘书,真是几千年来毫无变化……

Yuqueen boosted

为了给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贺岁,我提议必须在语言中加强“中共”的存在感,少用显得模糊和中性的缩略语。比如:不要稀里糊涂地说“中央宣布开放三胎政策”或“政治局宣布放开三胎”,而要说“中共中央政治局”,让大家意识到,中共党中央几个老头子管着几亿女性的肚皮,人大作为最高权力机构说了不算;不要说“中宣部决定”又要封禁啥了,要说“中共宣传部决定”,以明确这是党的意志,不是行政机关的;不要说“总书记来视察”,要说“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记住这是党魁,不是国家元首,而且新闻联播也认为党魁身份优先于国家元首;不要说“省(市、县)委、校委”,要说“中共XX省(市、县)委、中共XX校委”,时刻牢记中共高于行政,地方是中共的地方,学校是中共的学校,毕竟军队都是中共的嘛;最后,不要用“党”来简称“中国共产党”,这是对我国“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的抹黑,中共宣传部驳斥过,中国不是一党专政国家,是有多个党派的!即使中国大陆的民主党派是花瓶,也不能否认中国还有中国国民党和民主进步党,否则就是台独势力、分裂国家!所以,请大大方方地说“中共”!

Yuqueen boosted

关于中共当前的政权性质(延伸地话,秦制历来如此),秦晖老师说得很好,是极左和极右的结合:在政府权力方面是极左大政府,政府几乎掌握对一切资源的控制与分配权;在政府义务方面是极右小政府,政府几乎什么福利都不负责。计划经济时代都比今天逻辑上更自洽,起码当时政府认为自己应当承担福利,这也是为什么有毛粉怀念那个年代。

Show thread
Yuqueen boosted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