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nous boosted

算命,可能是中国家庭特殊的心理咨询​,,你和有的家长讲西方现代医学的那一套,家长不懂的。讲你孩子是纯阳附体,上辈子是大将军,这辈子男魂女身,所以喜欢女的。孩子爹就接受了,原来我家女儿不是变态同性恋,是宝贝儿子来的。抑郁是跑魂了,陪你孩子到想去的地方去玩,做点他平时特想做你不让的事,看看能不能把魂找回来。家长说还要上课啊,尼玛,上什么课啊要赶紧,晚了丢在那边的魂就散了,找到了也不好塞回来。小朋友老是夜惊惨叫,肯定家里住了野仙,野仙白天要睡觉的,叫他爸平时说话嗓门小一点,轻拿轻放,不然野仙白天被吵,晚上就折腾你宝宝。拿两件衣服,烧几片树叶,做几个化学兴趣小实验,再吹两口逼,可信度完全靠故弄玄虚,靠人的希望和恐惧歪打正着。其实来的人就只是想要个解释,因为什么解释都没有,因为命运就是这么不讲理,这么绝望。惠极必伤,情深不寿,想要幸福长寿,感觉人有时候还是最好变成小动物一样,缺根筋一点比较好吧。

antinous boosted
antinous boosted

1、
校内超市卖菜的大叔:就来国庆了,放假有打算去玩么?
我:放假?打算?这世道今日不知明日事,打算什么哦。
大叔(愣了一下):……对哦,现在就是,有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没明天!

2、
刚毕业的学生发邮件给我,说这几个月发生的一切匪夷所思,她大哭一场,却毫无办法。
我也不知怎么回信,磨蹭了一晚上,只好写:是我们不够勇敢,又因为从小见证虚假繁荣,麻痹大意了,才导致你们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要面对一个匪夷所思的社会。

antinous boosted

@mockingbird0016 哈哈哈哈,这个正好有现实的例子。
俄媒假装军方人士,给普京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的儿子尼古拉打电话,说他被征召入伍,让他第二天报到。
结果尼古拉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不会去的,我会去找人解决。

antinous boosted

手里还有护照的朋友如果有兴趣我强烈建议你们去伊朗看看。申请签证很容易,我当年是淘宝上买的。试过去找大使馆,对方直接挂断我电话 :ablobrollingeyes: 所以理论上也只能淘宝买… 总之你去了就知道这地方比中国好了。没有墙,ins, Twitter, FB 都可以上。(网速很慢)人是什么性格你们也都看到了。我去过这么多国家,年轻人个性普遍这么叛逆的只有伊朗(主要还是大城市)伊朗承认双国籍。很多人出国以后立刻换护照丝毫不含糊。很多人支持当初被推翻的王室。似乎也是这个原因,他们会在夜店里开趴的时候齐唱国歌。他们当时和我解释说,因为国歌的内容是激励人们反抗暴政的。我在大学里追教授(教授跑得贼快),伊朗大学生跟着我跑,非要跟我搭话。一个人上来以后,后面立刻跟上来一串人,都要跟我说话。很多时候感觉自己仿佛是穿越到89年的中国一样。你在那里,你就知道会有今天。

antinous boosted
antinous boosted

南京遇害女生二审结果出来了,男友维持死刑,女生父亲说被告听到宣判时都瘫了。我忍不住感慨这个垃圾社会给了男的多少“自信”:杀女人不会有什么事

antinous boosted

tiktok热门也全是伊朗女性的剃发反头巾运动…
天,伊朗女性,真的我要站起来致敬。
“既然向前一步,向后一步都是死。你为什么不向前迈一步呢?向前一步,还能看到不同的风景。你只有向前一步,之后降生在此地的姑娘才可能不再遭受跟你相同的命运。”

我日…眼泪……憋不住狂流。

顺便说伊朗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是全中东第一,她们的受教育率高达97%。另外2012年据联合国统计伊朗达到学龄期的女男入学比例是主权国家最高的,从小学入学的伊朗女男入学比就达到1.22:1。

所以伊朗大多女性都有知识有文化,因此她们更加能体会到一个人,不论男女如若长期生存在高压环境下,是会变得十分扭曲而成为非人类的存在 :Parrot49:

antinous boosted

我再一次拥护不带头巾!当有女人因为不带头巾会死的时候,你跟我说你有戴头巾自由,就跟中国移民说他有不投票自由一样,yeah,sure. But do shut up for now.

antinous boosted
antinous boosted

网上有个人说,我们女孩子用卫生巾很挑剔的,有薄有厚,丝面棉面,搞不好过敏,所以不能随便借。结果被扒出来是个男的。
在我有限的生活经历里,女生不小心来了月经,去跟人借卫生巾,是不会挑剔材质牌子的。试想你大便失禁跟人借裤子,在穿得下的情况下,会挑剔尺寸和牌子吗。
相反小时候班上女生来月经,不小心弄到裤子上的时候,其他女生会帮忙遮挡,帮忙借衣服借卫生巾,男生只知道围在一起起哄。
男的装女孩子发言,很多失败,因为你从来没有过那个处境,所以永远都装不像

antinous boosted

影路的杜英哲事件实在太恐怖了。我已经到了这个年纪,耳闻目睹的这类恶心事自以为也不少,但达到如此肆无忌惮的程度和数量,还有妻子一起帮忙下手,真是此前从未想象过!所以娱乐圈的“选妃”和性侵犯强奸犯的自认“无辜”,又有什么意外的呢?毕竟都疯魔到这个地步了!!尽管我想理智一点,但现在只想他们死,暴毙 :mp.weixin.qq.com/s?__biz=MzA4M
【提醒:会有极度不适的细节,我其实都没看完,看不下去了,怕恶心死、气死】

antinous boosted
antinous boosted

昨天电梯里听人聊,说收了个热射病,神经外科医生,前一天开完刀第二天穿大白去采核酸,结果热射病脑子坏掉了。
你说人一神经外科医生难道是自愿当大白的吗。
聊这个的医生多少也是兔死狐悲。

antinous boosted

在武汉博主的评论区看到一位网友说疫情不会过去的,和他关系很好在生物科技城上班的朋友告诉他——核酸棉签排产已经到2025年了。。。

antinous boosted

Anita(梅姑)1989年为北京学生募捐义演的照片,是不是没化妆也很靓 :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reach:

antinous boosted
antinous boosted

雪饼消失一年了。去年今日,雪琴正准备登上前往英国的飞机,煎饼在为她送行,然后就是突然的失联。消息传出的时候恰是中秋,我大概是回了家,在中国传统里代表着“团圆”的日子,我们彼此失散了。

指定监视居住是一个很难想象的东西,我们不知道雪饼身处何地,也不知道TA们能不能吃好,睡好,哪怕TA们都是向来乐观且韧性十足的人,但从以往的异见者们的遭遇来看,大概率是不能的。秘密审讯,指派律师,拒绝家属会面,这是政权一贯的手段。

与此同时是蔓延在整个广州社群的恐慌(姑且称之为“恐慌”),不断有人被警察约谈,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即将面临什么。尽管我们已经目睹过各种怪现状,各种突如其来的“喝茶”,各种打压、拘禁、封杀。我们也不知道,雪饼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社会又会在何时恢复正常。

前段时间听朋友吐槽,说雪饼的事情在上海的某些社群里了解的也不多。这并不出奇,一是毕竟地域不同。二是这片土地上有类似遭遇的人很多,TA们也未必“值得”那么多人关注。雪饼的声援者们一直在努力寻求国际上和国内的关注,我想TA们是值得的。雪琴称得上是中国#MeToo 运动的发起人之一(我甚至想删掉之一),作为记者她也从来没有退缩过,19年反送中的时候,她也是少有的能做下记录的中国媒体人。煎饼在社群以外并不为人所知,但他就是千万中国NGO从业者的缩影,在自己关注的劳工、残障、教育等议题上默默地工作默默地努力。

黄雪琴、王建兵,希望我们可以记住TA们的名字。

雪饼被捕一周年的声明。

free-xueq-jianb.github.io/2022

antinous boosted

几年前我对妈妈说“虽然这样讲很抱歉,但我所有良好的品质好像都是自己培养起来的。”现在我仍然这么想。

家庭、学校、社会,你们教给我的是脆弱、虚伪、虚荣、逃避,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我通过自我教育,学会了坚强、真诚、切实和勇敢,学会了觉察、卫护和完善自己的core。尽管它们尚在萌芽期,还远远不够成熟,但已足以令你们的教育羞愧。

就算我可能随时赴死,我的死也是作为我的死,作为人的死,作为跨越界限而真正自由了的勇敢者的死。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antinous boosted

贵州车祸之所以这么大民愤,是因为这实在是地狱之下又有地狱的一个最直观案例。三年了,啥都忍了,没有正常的旅行和休闲,不能正常的出差和上学,没办法开门做生意维持生计,不能出门无法就医买不到吃的,拉去隔离杀死宠物全家消杀……一步步忍下来,就是想活下去,像牲口一样活下去。最后就是个这?就是裹一身大白死在一辆密不透风的大巴里?除非全无心肺,否则很难没有代入感。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