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我在游戏里作为封建领主之类的角色抓了一个人,然后被游戏里的下属们怂恿着去折磨。我用了某种法术把他的皮肤内外颠倒之后看不下去了很快结束了他的痛苦。然后这个人跑来现实中寻仇(这他妈还是个pvp游戏)
又梦到某个速冻包子生产厂家的主打卖点是用不合格原料造就极低成本,就算被罚款也是赚的……

是那种涉🐻笑话也可以随便讲只是会被管理员象征性折叠(想看的人点一下就能解除折叠)的程度

Show thread

感觉我校校内bbs虽然满地都是傻逼程度是中国基本盘的一般男性(由于学校重工轻文,这个本来就有95%的男性傻逼比例更是上升到99%),但是里面真正能讨论进去问题的不傻逼男性和性别不明也没必要明的人,由于校内论坛的隔绝性,反而一起构建出了一个言论更加自由、包容各类反对派、可以随便用脑子针砭时弊的伪桃花源。

关注了微博精神病厕所看了一眼就觉得想死了,想起当年看了一眼trans社群就马上本能地想远离,大概就是因为重症精神病含量太高的地方会让本共情力很强的重症精神病马上想死。

梦到在半梦半醒间不小心把并不存在于现实人生中的从出生开始养到三个月的小猫弄伤了难过得想死

又想起来个之前一个这样那样过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物理上的“相性”特别不好,并排贴着走在一起的时候胳膊稍有一点动作就会撞到她,哪怕是我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之后再作为朋友重逢边走边聊天时候我也不小心撞到她了一下,感觉很懊恼很无奈

nsfw 

感觉如果我的身体好看到普通人的程度的话我就可以对自己色起来,代入一些那种一被亲就发情想被草但是一旦满足欲望之后就继续变成面无表情的只会对纸片人和语言精神高潮的变态nerd。可惜我接受不了也没法正视自己的身体。

今天又被鬼天气烤化了但是一点快乐的事都没发生,发点前两天被烤化时快乐的事

为了定义精确确实不该用“简中人”这个词,要不以后就叫“会对简中人对号入座的人”吧,受不了这群会对简中人对号入座恬不知耻的人infesting我的视线了

民主集中制已经被历史证明了其失败,先锋队在历史实践中也完全和民主集中制绑定,到底为什么还有自称左的人捧社会帝国主义、极权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民族主义修正者(简称苏中)的臭脚。

在无产阶级的权利得到充分保障能够安居乐业的国家,自称先锋队自行代表无产阶级用暴力手段进行革命斗争,是不是可以简称为恐怖分子?
锡安主义不能正当化以色列的恐怖主义,阿拉伯人对故乡领土的诉求不能正当化巴解的恐怖主义,那共产主义在没有代表无产阶级广泛利益的情况下是不是也无法正当化其恐怖主义行为?

我又无意识省略了“的人”,德语,你对我做了什么!

Show thread

以前头发出油很多的时候不懂为什么有人能只洗澡不洗头,也不懂那些留长发还一周洗一次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现在十分理解了,因为如果一整天都在室内不出汗的话头发根本不会油也不会臭。

为什么每次我烧两顿的鸡腿鸡翅都会一顿吃完……仿佛是什么暴食开关……

焦虑得要死了,感觉开学之前每天都需要人当我抱枕陪我睡觉(做白日梦

虽然下学期没法毕业了但还是想超额选22分课,没有物理自残了想精神自残

心理咨询老师说帮我申请开证明,然后不管开不开得出来结果都不跟我讲一句,在我用恳求的语气催促后直接没理我。室友要来一起旅游和观影马拉松,然后从她的车票到我们的住处到旅游计划全都是还在期末周的我帮着找的,最想去的博物馆拜托她们预约结果约的时候已经人满了。朋友很冷淡,我觉得还是算了挺无聊的面对情绪不如自己暴饮暴食。之前春季要补考补交的课老师说不行了不给弄了,我必须再延期一个学期才能毕业。
谢谢你,我的人生。让我不算太晚地理解了所有人都是靠不住的这个道理,还是怪我没把h10早就说过好几次的道理当回事了现在才懂。

果然还是没有人在情感需求房间是靠得住的,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将来的老婆上了!!

要散架了,没有做体力活但就是浑身又累又痛

在这种心态下想起和前任那种“姐姐”来“姐姐”去的ntxl黏腻把戏真的挺无聊的,我当时真的是以小屁孩的心态在哄小屁孩同时向小屁孩索取情感支持。可她直到今天还是傻逼,在亲密关系上还是小屁孩。

Show thread

感觉我是精神nomad,实际上也差不多是,明年三月又要搬家了,然后下半年又要去德国(hopefully)。但我又不想nomad,什么时候我的老婆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立刻在德国找地方定居。
今天微博互关的朋友说得好,人到某个阶段之后就只是想要亲人式平淡又互相给予最深切支持的亲密关系,什么时候有和我们想法一致的我的老婆来到我身边:blobcattea: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