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讨厌了。讨厌得让我想哭。不管怎么冠名这种情感,都会在靠近的时候被回避,在忍耐的时候看着对方说一些关于自己的有的没的,太讨厌了这个人。

中国男的真是自尊心脆弱到让人爆笑的程度

好烦,还是社交太少了吗,好烦。就算有让人期待的date和聊天对象也还是想获得一些朋友的关注。

有时候就是一些人限定的attention whore啦

我好恨,恨所有人,恨所有把我变成精神病的人

可恶,每次肠子痛的时候都在想我再也不吃辣了,可是辣椒素实在太诱人了

坏了,早上在半梦半醒中因为起床气吼了梦中在持续制造噪音的我爹,但是依稀记得门外室友也在洗漱的时候制造噪音,不知道我在现实中有没有说梦话吼门外的室友呃呜呜呜

每次和前任有关的事涌入脑海我的大脑都尖叫着好痛苦救救我有没有人帮帮我,可是我又根本没兴趣没热情进行正常人的社交了。感觉对好多东西的兴趣都在消失,现在想想去年进行的社交行为都觉得好无聊,逐渐变成最低级的多巴胺的奴隶。

不挂梯子刷不了象,但是可以收到点赞和被follow的notification,是什么原理

可能是昨天吃药太晚了,早上起来格外想死

把ssri的服用时间改到了睡前,感觉好很多了

这种时候围美救中的人多少有点恶心了,极权/威权国家和保守社会里看似进步的政策随时都会被政权根据需求推翻或被社会文化与地方政策挤压,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说想死也不准确,至少心境的低落和其伴生的痛苦还没击垮我多年来持之以恒构建的堤坝,但是很痛苦很痛苦、我在下沉,我在下沉。喹硫平的镇静作用似乎都减弱了,吃了药只睡了七个小时。拽着心脏让我被淹没的重物勒得我太痛了。

怎么说呢,大概每个内心有缺陷的人都需要一个小糸侑,一个可以让自己倾注爱、肆意索取安抚、同时不会爱上自己也不会爱上别人的人,可惜这种人根本不存在。

今天的状态也是积极健康地生活然后无时无刻都想死,fuck bipolar

说到底血清素是无法直接补充非要用ssri吗?刚开始服药反应这么激烈绝对是因为受体被无法替代血清素发挥作用的药物阻断了吧。现在的感受和重症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几乎无法思考了。

“原来我过去都是在这种心境和这种折磨中缓慢爬行过来的”,虽然内心的感受仍然可以用痛不欲生来形容,甚至已经开始躯体化到胸口隐隐作痛了,但理智还是在轻轻感叹“过去自己那么年轻,在这种痛苦中变得爱撒娇也无可奈何”和“我还挺了不起的嘛”。

我得反思一下,现在这么糟很可能是因为我乱吃药导致的。郁期开始的时候吃错了已经停用的ssri了,想着郁期索性继续吃下去,结果完全忘了ssri刚开始服用的时候会让心境严重恶化。明天绝对不吃了先看看情况。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