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真的很感谢歌德,感谢R. Safranski。虽然这也是自我审视,但我还是发现/发明,对我来说进行自我审视时会不可避免地滑向痛苦的深渊,让自己疯狂地想通过熟人社交来乞求别人的认可、确认自己的价值,比如现在。而将这些交给它人则可以避免这种情况。我也不必担心自己的自我审视不够,还没到矫枉过正的时候。

· · Web · 0 · 0 · 0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