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什么样的激素变化可以明显感受到?血清素含量快速下降。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fucking bipolar II
情绪很平稳心境在低点毫无波动地打下这句话因为这就是他妈的郁期啊

好想死,谢谢郁期,谢谢很久没吃过的旧药

累了,真的累了,好讨厌郁期,躁期也很讨厌,好讨厌自己的脑袋

仔细想想也不是一两次被当成外国人/被说长得exotic了,咋回事啊:angery:

知道自己的情绪是怎么回事之后就能有效控制drama的行为

想起来了,就说胡锡进这个反应很眼熟嘛。他和热评第一(不管是不是反串)的那个互动,和冯骥才亲历的那个故事,完全是同一个剧本——都是一瞬间脑子嗡的一声,觉得事情不妙,然后赶紧靠急智救场,而且救场的方法都是一样的。

1968年,冯骥才的老婆跟同事开玩笑,说包好的领袖像画版“像是块火腿”,同事立马接茬:你是说领袖像是火腿?这时候正常人的反应,要么是否认,要么是辩解(我老婆没说领袖像是火腿,她说的是这个包裹像火腿),对吧?可是二者都会让你陷入苦斗,不是高明的办法。而冯骥才的回应,是天才级的,他采取的是‘拉人下水“的思路——“我没听她说,倒是听你说了,这屋里可就咱们三个人。”你看,原本麻烦只是他们两口子的,现在变成了你要是告我你也没好处,这事儿,不就平了吗?

好,现在回到胡锡进,他本来是和稀泥,在这种群情激奋的时候跟着喊一句“不应粗暴对待记者”,也是个便宜话,就跟冯骥才他老婆觉得私下开个玩笑调节气氛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样。没想到,这都能让人抓小辫子,(不管是真是假的)革命小将突然问出一句“你是说不能抓记者吗?”还真挺难回答的。承认自己就是这个意思,妥妥的就是公知,毕竟抓记者是祖宗家法传统艺能;而否认自己是这个意思,进而辩解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进而各方面都说到一点就是不让你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胡锡进作为主编的传统艺能,但是在与革命小将短兵相接的场景里不好使。所以,胡锡进真不是盖的,在这一瞬间,他和冯骥才做出了同样的反应,那就是“拉人下水”——他说的是:“这话当然也值得听”。啥意思?啥意思也没有,意思是“这话是你说的,我听到了,革命群众们讨论讨论呗,最后组织上定个性吧,反正老胡我是没责任的”。

当然,在这一刻,胡锡进肯定没想到冯骥才,他就是纯凭本能做出了这样一个反应。不过有趣就有趣在,胡锡进和冯骥才也不是一路人,为什么在面对相似的情境时,跨越1968和2022,会有如此惊人相似的反应呢?原因也很简单——进化论。因为,胡和冯不管有多大差异,他们都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活人。而在一个特定环境里,所有幸存下来的人,一定分享着同样的生存智慧。这种智慧,根本不需要你反思和总结,平时会以本能的形式潜伏在你心里,遇到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是万丈深渊的巨大危险的时候,就会福至心灵,成为你的守护天使。我们唯一需要知道的是,这是一种不值得羡慕的智慧。

怎么我刚刚因为想要家人发疯过就看到这种疯狂追求爱与家人最后还BE的漫画:cate:

几个月没切黑夜学派(?)多少是有点忘了自己的病叫双相情感障碍了

20年五一的时候我去前任的城市找她玩,在酒店的时候一起看电影打游戏看动画,在离开的那一天我们在看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我们笑得很开心。四个月后,我们分手后,她无缝衔接的人、我的朋友,去了她的城市找她玩,我深信她们不会骗我,相信她们没有在一起,而当她们从她的城市到达我们一群人预定的旅游目的地后,我们在餐厅排队时,她们在看辉夜大小姐第二季。
能不能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堂而皇之地从每一个细节夺走我的一切啊

我就是需要有人扮演家人的角色。三年前我的朋友说的很对,我不是想要找人谈恋爱,我是想要找人结婚。
可是现在哪怕是家人的短暂代餐的casual relationship我都找不到。

我从14 15岁就开始在精神上失去母亲,直到18岁的春天伴随着出柜她彻底消失,而我的父亲在我小的时候虽然并不完全传统东亚家庭的父权符号,但他仍然将刻板印象男性的恶劣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在我的精神生活中是敌人,比不存在还要糟糕。
我只是想要家庭而已,我提前许多人失去了家庭,所以我疯狂向外界索取归属感。可初中我索取到的是霸凌、高中索取到的是病态的友谊、大学索取到的是一个鱼龙混杂新老交替导致无法满足我对稳定的期望的社团、一团逐渐分崩离析复分解最后给我造成最深伤害的友谊和亲密关系、和无数对亲密关系的无望期待。

我已经从17 18 19年的徒劳无功中深刻地了解了个体没有力量改变宏观尺度下的任何事,至少在这片土地是如此,我只想逃到一个感受不到痛苦的地方懦弱地像一个孩童一样蜷缩着过自己的日子,这样也做不到吗

回望过去全都是痛苦的回忆……仿佛2021年前的人际关系全都变成了纯粹的痛苦和不幸的来源。而它们也从来都是我学业的绊脚石,正是我今天还在这片土地因见证一切而感到痛苦的原因。

要么杀了我要么抱抱我要么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能不能认识润成了拿到永居citizenship暂时回上海的人或者在上海随时可以润的人来抱抱我……我真的受不了这个狗地方了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