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Sometimes I luxuriate in the idea of patricide. It's bound to become the theme of my novels one day.

owli boosted

今天,我特高兴地告诉新编辑新书的设定。
“嗨!我写了一个类似史密斯夫妇的设定。两人平日里都是普通人,曾经深爱,现在有些七年之痒。她们互相隐瞒着另一重身份,她们其实一个是……”
我还没说完,编辑就打断了我。
“不符合政策,不能写。”
“那点不符合政策?不能写什么?不能写双重身份?”
“不能写七年之痒,夫妻必须永远恩爱,夫妻有矛盾就违反核心价值观。”
好吧!老娘不写了!——2020年,我第6次喊出这句话。

owli boosted

Hypergraphia,一种无法抑制的写作冲动。

它捕捉了我们体内创造的本能凌驾于理性控制之上的稀有现象,还因为我愿意相信它是一种美好的失控状态,一种 “无论如何我也要表达” 的不修边幅的粗粝感。

在平常生活中,我们有进食的冲动,占有的冲动,被承认的冲动,却鲜少有写作的冲动;或许因为我们习惯于被欲望,暗示,规矩塑造,而逐渐于创造的本能疏离,遗失了自己应该实现的创造者身份。Hypergraphia 就像一记电流,毫无征兆地将我们从被动接受的麻痹状态中惊醒,很久以来第一次因为自己向世界输出,而不是向世界索取而兴奋不已。因此,写作的冲动不但意味着创造力的恢复,更意味着广义上的自我的苏醒。

当我们遭遇好的文字的时候,我们感到自己获得了新生,找到了新的归宿。这是因为我们体内写作的冲动不但激活,而且揭示:它不但激活我们对自己的创造身份的认肯,而且揭示我们因为创造而连通的更深邃,更广阔的精神网络。所以,当我们写作的时候,我们并不会感到孤独,因为我们感受得到来自创造传统的接纳和给养,同时,我们感到自己的写作也在反哺和延续这一创造传统,这让我们的创造变得隐秘而伟大。@wenshizhe

owli boosted
owli boosted

@garfiald "you see where this algorithm runs into this other algorithm? isnt technology great. anyway thats why the poor should starve"

owli boosted

@wen
这个我说不好……
不过眼下重要且紧急的是,保护好自己,不要被政治性抑郁打倒。
我写过一点点:matters.news/@humarisaac/%E5%A

owli boosted

活吧晚上好!
我是湖玛,维吾尔人,现在生活在瑞典。我看到活吧有 #新疆 话题的讨论,就来了。
试着破冰看看好了,请 ask me anything :blob_cat:

owli boosted

林夕牛逼就完了,值当得各个社交平台都刷我屏吗?这不是常识吗?来,大伙儿重复一遍,林夕牛逼。 ​​​

owli boosted

tired, angry, spiteful, cynical, and somehow hopeful in spite of all of that

owli boosted

@tiaod @xiamx @bgme 墙的一面就是信息管控。换句话说,就是审查。
不许出去传播信息,也不许进来传播信息。
先说说文化。
关于这个视频所在的B站,很搞笑的,它就是靠翻墙起家的。
从最初搬运N站的V家,东方,动画,歌曲,吸的是N站的血。然后人气稍大,吸的是油管的血。电影,油管主……一步一步吸血才慢慢长大成“后浪最喜爱的社区”。不仅B站,微博以及各大社区,动画、美剧、电影、音乐、游戏……你可以看到,尽管有墙的存在,但多亏了搬运工,墙内的文化一直是处于一个倒灌享受优质内容的过程,甚至连日本的汉字都可以挪来增加中文新内容。你可以说国产正是因为如此才屡起不振,也可以说国产站在这么多巨人的肩膀上,厚积薄发。其中有利有弊,但轮不到单纯享受这些内容还反过来维护墙的人来歌颂。要知道,因为有墙,这些我们都是不应该看到的。(妈的,连手冲都要翻个墙!)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言论审查了。管住墙,就能删得一干二净,管不住,也能把影响降到最低。推特喝茶,微博炸号,电话上门,公权力隐形得一干二净,大家都知道,但所有人都无可奈何。李文亮医生写了保证书,众目睽睽之下,逼他写保证书的那些人,下场如何呢?

owli boosted

我的疫情记忆 1 

本以为差不多耗过去半年,应该能看看疫情纪录片了,结果打开到现在哭得一口饭没吃进去。

疫情期间我实际上在备考,最后几乎是放弃自己生活的状态,高频度高强度地刷信息,分别选出针对家中年长的人和针对年轻朋友们的有效部分进行信息轰炸;每天和他们线上联络,警告、提醒、询问身心状况以及食物之类的够不够;也经历了自己人生里的第一次找心理咨询和看精神科医生。
当时没有额外的精力和勇气也没有清晰的大脑支撑自己去记录一个不在武汉的武汉人是如何度过那些天的。现在觉得该写了。
不过也只是乱写,想到什么说什么吧。

封城的消息是凌晨发布的,在武汉人几乎都在熟睡的时候。我第一时间看到后一夜没睡,直到另一个同在国外上学的朋友在天亮时打来电话,我们两个在电话里大哭。
中学毕业后我把资料里的地点改成了成都,一方面因为去了一趟实在太喜欢那里,另一方面是想顺便模糊个人信息,不想让认识的人通过一些些互相关注摸到我这里来立刻识别出我。但今年疫情期间我把资料改了回去,改回了湖北武汉。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我确实能感受到一种平稳的恨意贯穿着我,在这大半年里,一直。对于这种与真善美向斥的恨,我是鲜少地如此没有耻感。

owli boosted

一些需要记住的“不正确记忆”。

1.转帖:有组织有预谋 II – 是谁让谷歌如此低俗?nicrosoft.net/blog/506/comment
2.解读谷歌中国低俗门,谷歌被陷害证据不足?williamlong.info/archives/1877
3.关于谷歌中国的最新声明google.com/press/new-approach-
4.(谷歌)办公楼门前献花事件深度挖掘ltesting.net/ceshi/news/itdong

owli boosted

在乌鲁木齐的我妈给我发了在我家门上贴的封条。
怎么说呢。在从小见到的各种横幅、墙面宣传画的洗礼下,我本已对你国的各式公权力使用中文 Propaganda 时的荒诞完成了脱敏过程。
可是天呐,这帖在我家的封条,这封条上的这八个字,这八个字背后的那张嘴脸。我依然,过敏到,在这个清晨敲键盘写下这些文字时,浑身颤抖。

owli boosted

(似乎还没有人分享这篇文章)

「“延迟满足感本质是克服人性弱点,而克服弱点,是为了更多的自由。”这是张一鸣曾经说过的话。

而如今,人性的弱点却成了科技精英的摇钱树。回头再看抖音的走红,从不是个意外,处处都是精心。

1.没有时间。

如果你留意的话,会发现抖音首页隐藏了手机时间,手机顶部的所有信息都被隐去。在播放短视频时,你无法知道现在几点。

抖音刻意模糊了你对时间的判断,不清楚自己究竟在这个产品上玩了多久,等你反应过来,几个小时、半天可能就过去了。

再翻翻手头上常用的几个APP,你会发现抖音这样的做法,是极其少见的。

对于以用户时长为导向的APP来说,你的时间,就是他们想挣的钱。

知道还有什么地方不设时钟吗?赌场。这个地方压根不想让你知道现在几点,目的就是让你一直赌下去。

更有甚者,连赌场外的餐厅商场,都设置了电子天幕,24小时头顶都是蓝天白云,让你不知道白天黑夜,感觉天色还早,赌场上还能再杀两盘。你留的时间越久,花出去的钱就越多。」

#我在看什么 #抖音 #tiktok

telegra.ph/%E6%8A%96%E9%9F%B3%

owli boosted

《肯尼亚取消 2020 学年,要求学生复读》 对高三学生 Esther Adhiambo 来说,今年本来是结束的一年,新开端的一年。但对她及其同学而言,2020 年将是消失的一年。教育部官员宣布取消剩余学年,要求所有学生复读。肯尼亚到明年 1 月前预计不会复课。教育专家认为肯尼亚是唯一一个宣布整个学年废弃要求所有学生重读的国家。18 岁的 Adhiambo 有 7 个兄弟姐妹,她说,疫情毁掉了一切。教育部长 George Magoha 表示,做出这一决定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师生免受病毒感染,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解决停课所带来的不平等问题。在学校关闭之后,部分学生能继续上网课,但部分学生没有网课条件。虽然取消整个学年是为了创造公平竞争的条件,但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会扩大已经存在的差距,复课之后双方不会停留在一个起跑线上。 | solidot.org/story?sid=65164

owli boosted
owli boosted

我们先接受人类割裂的现实——有人还不能确保自己不因饥荒而死、有人在训练 AI 破掉俄罗斯方块世界记录、有人在雇说客让各国政府接受还不够成熟的清洁能源技术、有人在为移民外星球做基础研发——然后无视掉那些并无意义的争论,才能找准自己的真正欲望。在此基础上,无论你打算为人类文明续一秒,还是为人工智能制造麻烦,还是让你们村长接受民间教会的存在,还是跟一个肉眼可见最具性吸引力的异性上床,这些增熵就不至于毫无意义。

仔细想一想、想二想、想三想、想四想,「啊!生活」不就是个「啊!意义」吗?

owli boosted

《2020 年雨果奖公布》 2020 年度雨果奖公布了获奖名单:
最佳长篇:Arkady Martine 的《A Memory Called Empire》;
最佳中长篇小说:Amal El-Mohtar 和 Max Gladstone 的《This Is How You Lose the Time War》;
最佳中短篇小说:N.K. Jemisin 的《Emergency Skin》;
最佳短篇小说:美国作家黄士芬的《As the Last I May Know》:
最佳系列小说:James S. A. Corey 的《太空无垠》系列;
最佳相关作品:香港作家吴志丽的《2019 John W. Campbell Award Acceptance Speech》(她称 Campbell 是法西斯,该奖项之后更名为 Astounding Award for Best New Writer);
最佳科幻长篇:Neil Gaiman 原著 Douglas Mackinn | solidot.org/story?sid=65118

what we need now is a concentration competition

owli boosted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