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仍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出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闻一多

Pinned post

爷爷农村交公粮,

父亲城市农民工,

孩子房价接盘侠。

Pinned post

自1953年以来,我国农村和城市每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数比例经历了从8比1到4比1。有人将此形象地称为“四个农民等于一个城里人”。

---来自于官方网站,后面的链接.
---

1865年,内战结束和美国宪法第十三修正案通过废除奴隶制之后,五分之三条款失效。

---来自于维基百科"五分之三条款"

所以美国1865年黑人从3/5个人(比中国农民高多了!)变成了完整的人,中国2010的人大才通过城乡选举"同票同权"

gov.cn/2010lh/content_1555310.

Pinned post

  于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就得到了一个好机会,把社会主义的要求同政治运动对立起来,用诅咒异端邪说的传统办法诅咒自由主义,诅咒代议制国家,诅咒资产阶级的竞争、资产阶级的新闻出版自由、资产阶级的法、资产阶级的自由和平等,并且向人民群众大肆宣扬,说什么在这个资产阶级运动中,人民群众非但一无所得,反而会失去一切。德国的社会主义恰好忘记了,法国的批判(德国的社会主义是这种批判的可怜的回声)是以现代的资产阶级社会以及相应的物质生活条件和相当的政治制度为前提的,而这一切前提当时在德国正是尚待争取的。

marxists.org/chinese/marx/01.h

:aru_0520: 学到一个新词:inverse snobbery,指认为只有「底层」「大众」的东西才是真正好的,有趣味的,蔑视一切「上流」式的文化审美,以此彰显自己独到的品味。而这种人往往并不属于伊自己所推崇的那个「底层」的人群……

忙活了一下午终于搭起来了(虽然我还有N多其他的正经事没做。。。),但是感觉搭的过程莫名其妙,现在自己都不敢直接用。。。再过一段时候我更明白之后再说吧。。。

mastodon.buzhangjiuzhou.com/

得,昨天看到辉瑞起诉前员工偷窃公司信息的新闻推送,今天发现果然是偷国人。都偷了怎么国产mrna疫苗还没批啊就是说

我觉得毛毛象的形象代言人可以考虑周瑜,毕竟他是水军嘟嘟……

我就说一句,不太会反抗的、家长强势的或者意志不坚定的毕业生千万别回老家,我周围高中同学回老家没有一个不是一年内结婚的,我喜酒都吃好几轮了,当初各个跟我说不结婚的。

遇到突发的事情不是找物业保安警察,而是打电话找亲人太正常了。前者在现实状况下不一定可靠,甚至可能是新的安全隐患;而亲人至少是发自内心关心自己安危的,万一遇害,至少他们会知道世界上确实少了一个人。
人在害怕恐惧的情绪下,没有做出最明智最优秀最厉害的行动,真的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个人的基本权利被损害是与整个社会息息相关的,绝不是一句又是恐婚恐育的一天可以概括的。
今天丈夫作为家暴的施害者不被惩罚,那哥哥呢父亲呢爷爷呢,叔叔伯伯呢,出了五服的什么堂兄表哥呢。明天,都不是明天就是现在,大街上只要说这是我女朋友我老婆就不会有人管打女人。这是单身还是结婚的问题吗,这是陌生男女也会发生的场景。
生命权不是最基本的自然权利吗?生命权难道还是一个可以让渡可以剥夺的权利吗?因为女人说了不计较所以就不去管。那至少多好几倍的富人会为所欲为,因为给的够多就可以买到一个人的生命一个人的自由,这些人百分百自愿(鱿鱼游戏)。我们是要重新发明奴隶吗?
以及医院采用极端手段的促进母乳喂养,今天可以这么做,明天你还能自己做医疗决策吗?这都不是什么狗屁医疗决策,就是对女性身体的侵犯。医生的任何诊疗手段……不是,一个人要碰另一个人就是应该得到允许啊……这都啥和啥……
还是,基本权利是不应该有任何让步的。
为什么说女权是人权。人权的意义在于给女权背书。人有基本权利,女人也是人,所以女人也有相应的基本权利。如果女人的基本权利不被保障,那说明任何一个人在某种情况下都可以被牺牲(事实也是如此)。
这明明是和社会上的每个人息息相关的议题,被弄成婚与不婚,真的令人昏厥。
结尾照例……按照我阴谋论的理解,倒也不是大家都愿意讨论什么男女结婚。大约是只有这种讨论才可以出现了。原来微博上其实是有很多这种什么权利什么自由的讨论。现在是鸡飞蛋打。
我本来不想写这些,因为我都不是知识的二道贩子,是n手买办,说了吧容易露怯。但我实在不想看到毛象也只是一句恐婚恐育。女人被家庭剥削可以说恐婚恐育(但实际上没有单纯被家庭剥削的女人),女人的基本权利都被全社会漠视了再消极抵抗也不能够保全自己。

现在遇到事情先问自己会不会死:
→不会死?那没事了
→会死?求之不得!

工信部要查腾讯,用的招术很有战斗风格。先禁止你更新,保留现有版本证据,再慢慢查有没有违规行为。这一定是要来真的,有点必须要查出点什么来的意思。

我朋友还在台湾留学的时候,当时的最低工资还没调整,是22k,现在是24k。老师吓唬他们现在不努力以后只能拿22k(新台币)的工资。

我们两个:还有这样的好事?

女子网球协会主席真的硬气。

今天细看了一下,发现WTA至少1/3的收入都来自于中国。这两年由于疫情,大型比赛不能照常举办,整个体育行业都收入都有缩减,盈利压力按说比往常时候都大。这个时候敢和手握三成业务的金主叫板,不管是不是纯为了原则,都让人肃然起敬。
(1/3这个占比有多可怕呢,很多消费品牌对中国市场的依赖都没有这么高:新疆棉全网封杀各大品牌之后,最慌+最试图挽回局面的阿迪达斯,25%收入来自中国;耐克稍好一点,中国收入17%,远低于北美占比;最不慌的H&M,中国收入只占5%)。

除了眼前的盈利压力,new yorker的一篇文章还指出了WTA更深远的潜在困境:WTA的两个诉求CCP大概率不会满足。真的硬气撤出中国市场了,WTA就此变成一个叫板审查制度,重视米兔运动的灯塔,然后呢?审查制度不是中国的独家特产,WTA过去在俄罗斯和卡塔尔都举办过巡回赛,还在新加坡办过决赛。如果这次交涉真的变成了一次强硬的叫板审查制度,其他的专制国家会不会都对与WTA合作有顾虑?如果搞砸和这些国家的关系不仅会有经济损失,对网球这项运动推广也是巨大的打击。
再进一步说,如果下一次这种丑闻出现在WTA的其他体育同盟中呢?远的不说,男网ATP拖了一年多才开始调查兹维列夫的性侵案,但是ATP在彭帅事件上又是坚定支持WTA的哦。

单个的品牌/机构要以一己之力对抗专制机器,成本真的太大了。非常非常佩服WTA的主席Steve Simon,希望更多行业机构能有更多像他这样硬气的人来一起分担这份成本,不要让他一个人成为殉道者。

感觉这就像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农民对贵族的态度——有杀错,不放过。但我觉得从普遍到个体还是要谨慎一点好。
俗话说,要爱具体的人,不要爱抽象的人。其实恨也是一样的啊,要恨具体的人,不要恨抽象的人。

>农民爷爷跟地主说:方圆百里之内就我们10个劳动力,你不给我们减租涨薪,我们就跑,不让我跑我就死给你看(历史上确实有农民拒绝以原来的封建义务种地自杀的记录),我死了也没人给你们种地,大家一起饿死。

zhihu.com/question/329657451/a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