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中有一句:所有人都知道的垃圾股不会跌,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都知道的垃圾股才会跌。

和我曾经设想地一个场景类似,如果有一个独裁者,他控制了整个国家的人,所有人都对他不满,但是每一个人起来推翻他的时候都要面临一个问题:是否存在一个群体的人不认为他是独裁者,即我会被他们镇压?如果存在,那么他们的数量是多少,他们的能量是多大?我反抗的成功率是多少?

于是,如果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不信任其他人,那么就存在这样一种极端的情况:所有人都对这个独裁者不满,但是没有人起来反抗,或者说即使有人反抗,也会在其他人的惯性操作(因为他们也对独裁者不满,所以不会尽全力,但是他们不信任其他人,所以不敢明目张胆地违抗。)中被镇压下去。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足够多的人知道足够多的人。。。知道足够多的人对这个独裁者不满。亦即需要信息在某种程度上的充分流通,以及人们对陌生人一定程度上的信任(即,我相信你不是为了钓鱼而假装对独裁者不满,我也相信你有很大概率不会在我参与反抗的时候出卖我)。

bilibili.com/video/BV11V411f7F

· · Web · 3 · 4 · 2

说实话,小粉红的存在就已经让我很怀疑这个国家有多少人对维尼不满,信息的沟通不畅又让我更加怀疑自己是否是处于一个小群体。那么我如果参与了反对维尼的活动,那么,有多少人会积极主动地举报并参与对我的压迫?有多少人会毫无感觉地执行对我的压迫?有多少人会心怀同情地执行对我地压迫?

评论里的一句话:

到第五天,五个红眼睛凑到一起,说我们都别自杀吧。
然后第六天,所有蓝眼睛自杀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