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里蛰伏了小半个月,出去买水果,发现已经不是番石榴的季节了。番石榴是我在广州遇见过最好的事情。

「应对墙内警察约谈小贴士」

上一条长嘟文下有朋友问相关经验,想了想嘟上可能确实会有人需要所以还是单独发一条吧。

首先我要纠正自己的一个错误,墙内常说的“喝茶”对应的并不是“讯问”,作为专业术语它应用的对象只能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诉讼当事人,像我和我的朋友们所遭遇的其实是“约谈”。

严格来说约谈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我将它理解为为权力不对等情况下上位者通过谈话方式对下位者进行规训施压,常见于“维稳”目的下的警察对公民、校方对学生。所以如果警方联系你是不会直接说这个词的而是用诸如“了解情况”之类的话,因为它并不在正规的司法途径内。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意味着你在法律层面其实是无罪的所以你不需要害怕,同时由于流程的非常规你也无法用正常的司法方法来应对所以你需要保持谨慎,具体来说:

1.如果接到自称警察的电话要求你前往派出所,请不要马上答应,先问他的姓名警号,接着向他询问具体缘由。如果对方的态度比较好,尝试提出能否不去警局直接在电话中交流,目前疫情防控是个很好的借口;如果你像我一样遇到的警察态度恶劣用上了威胁性话语那还是干脆点答应吧。结束电话后,检查一下来电号码是否为对方要求你前往的派出所的官方电话,如果不是,致电派出所报刚才问到的姓名警号核实情况,万一你遇到的是诈骗呢。

2.前往派出所时,如果有内容干净的备用手机请携带备用机,如果没有请尽量不要带手机,如果一定要带,那么首先请卸载一切墙外软件,包括谷歌和VPN本身;其次,请退出所有讨论过政治内容的群组。如果你在上条的询问中明确知道了自己是因为哪件事哪些话被约谈的,请及时提醒相关朋友(比如在群组里通知一下解散该群)清理手机,做好可能会被警察找上的心理预期。

3.警察只有在面对已经立案的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时才可以收集、固定电子证据,也就是说约谈场景下他们其实没有权利查看你的手机,如果对方提出请一定要拒绝,并要求他给出依据是哪一条法律哪一张授权令;如果拒绝不能,请确保自己完成了上条。

4.学会装傻充愣。警察很可能并不知道具体情况,尤其像我遇到的谈话警察是受其他警局所托的情况下,所以请不要对方问什么你就乖乖回答,更不要自己主动“坦白从宽”了。以我自己为例,警察问我为什么关注丰县,答法学生案例研讨;问都关注了些什么,答官方新闻。其实江苏警方找来的契机应该是我发了乌衣相关,但当我发现谈话的警察并不清楚这一点时就全程避开了相关话题。总之回答问题时注意模糊信息,以暴露最少最安全的内容为原则,问时间就说新闻出来的时候,问言论就说评论央视调查,语气尽量轻松自己要稳住。

5.不要和对方起冲突。我并不建议大家在约谈时跟警察据理力争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这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和丰富的法律知识才能做到,大部分人比如我是无法完成的。对我们普通人来说糊弄完流程才是核心(不过太糊弄了可能像我一样接到二次来电询问),所以哪怕对方说了些勾结境外反华势力之类你无法赞同的话也请务必忍住,不要反驳点头嗯嗯啊啊就好。当然如果你足够厉害请自便,这篇嘟文对你应该没有参考价值。

6.稳定心态不要害怕。重申一遍约谈不是正规司法流程,之所以会约谈你就是因为你在法律上是无罪的,他们不能对你进行传唤审讯。所以一定一定不要害怕,保护好自己的情绪,这一切只是基层警察例行公事走流程警告训诫,你没有违法犯罪他们无法对你进行处罚你也不会因此有案底(那天回来真有朋友这么问我)。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找个立场相同的朋友陪你一起去在外面等你,对于缓解紧张很有帮助。

以上,就是我在朋友的叮嘱和自己的经历中总结出的一点小经验,希望大家用不上吧。

作息不规律了两天,低血糖和耳石症一起发作了,躺下来天旋地转,整张脸都是麻的。啊健康,健康就像空气一样,当你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你就失去了健康 :cate: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公民记者、律师张展,她于2020 年2月前往武汉.针对新冠疫情进行实地报道,并将拍摄的视频上传到社交媒体平台,而后在2020年5月,她被警方逮捕,并被带到她的居住地上海关押。随后,2020年12月,她被以“寻蝆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张展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这个国家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勇敢下去,应该坚持下去,自由从来不是免费的,我希望这个国家改变。”

“国保说我攻击这个制度,我觉得我不可能停止,因为这个国家的罪恶从来没有停止过。当我越来越看到人们生活在谎言和灾难里的时候,如果为自己的生存发声也是犯罪的话,那我就没有办法停止。”

她在被审判时坚不认罪,并质问审判长:“你不觉得你把我推上被告席,你的良心会告诉你这是错误的吗?” 她对审判长直言:“这是审判你的法庭,不是审判我的法庭。”

今天是#世界新闻自由日#,31年前的今天,《温得和克宣言》提出“走向民主、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世界潮流是对实现人类愿望的极大贡献。” 而2021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关于张展被审判的详细报道:p.dw.com/p/3nLfC

你以为你要的很少,其实你要的很多。基本的尊严,文艺的自由,看起来很卑微,但是真要保障,就一定需要宪政民主的制度框架。这样小清新的人畜无害的幻想,被评论一秒打脸,也是必然。

莫言对年轻人演讲的题目叫《不被大风吹倒》。我觉得吧,中老年人如果不去追问大风是从哪里刮过来的,不能意识到自己也是(主动或者被动)大风的一部分,就真是太无耻了。

话说回来,我现在一针疫苗没打,今年的4月7号才做了自己的第一次核酸。出去玩下车强制做,一个没想到就开始捅我,我本以为自己直到疫情结束会永远清白,没想到也脏了。
朋友问我怎么做到这么久没被捅的,我不是没移动,轨迹遍布新疆成都上海广州,一次都没被捅,是因为在前两年,核酸还不是一个如此常态的行为。

意外怀孕是不是悬在本异性恋极端女拳婊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因为和男人谈恋爱触犯天条,随时有被逐出自由世界的风险。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怀孕,明明非常严格做了保护措施,月经一推迟我就惴惴不安疑神疑鬼如遭天罚动弹不得,毕竟现在把我的人生毁掉只需要让我怀孕就行了。

有了性生活以后我最喜欢看到的东西就是一道杠的验孕试纸,因为它代表了虚惊一场失而复得,像对一个有罪之人得到皇恩浩荡的赦免。希望以后能收集害怕怀孕的人一道杠的试纸做个展览,一定是世界上最让人感恩的展览,那个叫上帝还是叫安拉的东西如果存在的话我希望用这种东西证明。

对象肯定不理解这种把头拴在裤腰带上操逼的日子。最近我们在研究瞒着他家人去做个结扎的可行性,以及在医院这是个什么流程。

眼下我们经历的这一段,在未来会被视为「大清零时期」。上一次类似时期是「大跃进时期」,持续了三年,紧接着的就是惨绝人寰的历史最大规模饥荒。

其实这不仅仅是「你爷爷一失误,我爷爷就要饭」的问题,是共产主义者一回归初心,正常人类就要死亡的问题。

小猫小狗都不做自我介绍,它们只是彼此望一望!这是赫拉巴尔书里的一句话,我看长毛象上的大家也都像小猫小狗,你是谁我是谁有什么关系,大家一起喵喵叫 :pokemon010:

乌合麒麟你伤害了我,我今日反复忆起蓝白色的大腚沟子和发力绷紧的健美四肢,感觉你把屁眼骑在了我脸上。

王振华虽然是我家看起来最贵的猫,但跟其他小猫一样,都是别人不要的,最开始叫英镑,到我手里就变成了中华正能猫。她是我家唯一一只母猫,主权意识非常鲜明,大小姐脾气,经常其他对经过的好奇小猫怒打猫猫女拳。
因为换过的家庭太多,刚来的时候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整天缩在角落,没人看的时候才吃饭拉屎,好敏感。后来逐渐放开了,每天爱在家里最宽敞的地方露着肚皮呼呼大睡,对其他小猫也宽容了起来,不过依旧爱搭不理。

网上说猫猫有蒜瓣猫是养得好的表现,我怎么觉得王振华长得跟围了块破抹布似的 :angery:

要是我有死亡笔记,第一个写上乌合麒麟。要是我是阎王,我会为乌合麒麟及其粉丝专门开辟一层地狱。

从去年底到现在,我一直处在一个非常快乐的阶段,最开始还以为是轻躁期,没想到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快乐,因此也不再担心会不会乐极生悲。

主要原因可能是
1.自己赚钱自己吃,谁跟我说话也不好使。
2.和血亲全部断联,无人能使我破防。
3.和对象良好互动,与小猫和谐共处。

成年人,真不错。

痔疮什么时候该割,我认为是走不动路的时候。一想到在知乎上看的那篇割痔疮体验,我会觉得自己还能再忍忍。

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真正成人了,第一份工作头两天精致全妆,到后来就真空T恤大裤衩子,怎么舒服怎么穿。有天去买咖啡,同事盯着我的后背笑了,问我一米七的人为什么老穿得像一米二,我很自然地回答:我不在乎呀,穿出两米的样子又不能给我带来快乐。
在脑子里学习是一回事,在生活里实践是另一回事。继续进步,接下来去剪一个寸头。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