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微博崩了(更准确地说是被接管了)也是给了一个警告,当国内社会矛盾到了不得不发动战争来转移视线的时候,战时国内互联网会被ccp直接接管甚至物理断网,不给国内人看到任何第三方平台消息,战争过程和结果全由ccp篡改报道,今天我算是体会到身处孤岛的感觉了。

高中地理老师教的东西我还留着的不多了,能记得的是他讲到三峡的时候讲河床对一条河的重要性,红了眼睛讲不下去,叫我们多去看看课外的东西。

那个时候课外的东西并不多,能光明正大印出来的都是筛选又筛选的,没有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的年代。但很多大事在发生,于是有很多民间传说到处飘荡。88年葛洲坝建成,90年代流行的三峡告别游,同时期三峡移民开始,97年重庆成立直辖市。我也跟家人去游了三峡,看那些神奇景色和古老城镇,然后被告知,几年后它们都会消失在水下。

在《焦点访谈》红火的那些年,节目组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爆料,数不清的电话,邮件,和一麻袋信。这些爆料五花八门,从商业纠纷到传销诈骗到强制堕胎到强奸杀人到贪污腐败,大部分的爆料骇人听闻,但都无法入选,因为它们是这个国家真正存在的bug. 节目组一个导演总结说,能做成节目的选题是表现“国家有好的政策但是下面的人没有贯彻,被党发现后及时改正”的例子,不然就是“把政府打倒在地还要踩上一脚”。

虽然大部分的信件都作了废纸,但至少在2000年初,还是有人尝试做统计,把这些信件所曝光的事件按内容分类,统计数量和比例。类别大概有20多种,数量遥遥领先的是“司法不公”,其次是“贪污腐败”。“三峡移民”也是每周必有的常客。这些类别当然不能碰,信撕开看一看,表格上记一笔,然后丢掉。

三峡移民。短短四个字,无数血泪和人命。当你被迫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放弃你所拥有的——物质、文化、历史、饮食、熟人网络和赖以生存的营生,手中拿着虽有承诺但层层盘剥到你这里只剩零头的搬迁费,被空投到一个遥远又陌生的地方。然后呢?原本在江边种了一辈子地、靠地活着的农民,每天在山水雾中来回,突然被送到某个陌生小镇的一间狭小公寓里,方言不通,没有营生手段,没有积蓄。然后呢? 我不知道,只希望有一天他们不再只是一个历史的注脚,而起码能像鱼一样被好好地讲一讲。

浅浅列一下我过海关删的东西,不保证仅供参考。
1⃣️梯子肯定删,实在要用,排队海关的时候再删
2⃣️Telegram、twitter、facebook、reddit、instagram 、discord、WhatsApp等社交通讯。【我认为境外app没有什么可删可不删,因为你梯子都删了,保留这些app会不会被问你没有vpn怎么用的这种问题呢】油管也要删除。
3⃣️iMessage 最好把敏感部分删除,有境外的删除。
4⃣️微信:我建议直接删除敏感的聊天框,备份单个人的聊天记录,不要直接删除微信app,因为他们需要以查看你和国外接应人的聊天记录为借口查看手机(顺便查看其他东西)不然删除单条信息就会像我一样会有时间标志和对话中断很明显删过的痕迹,这不太行。
5⃣️朋友圈:背景图注意一下。朋友圈点进去是直接显示图片的,这一点我也从反光玻璃看到了,所以不要侥幸以为他们只翻到几几年应该不会看到底了吧。要删除就全删除,先从图片看删除一遍,再点开完整的有文字的删除。
6⃣️手机相册:最近删除里一定要全删光。所有辱华meme敏感图片删除,裸露色情照片也要删除(这是中介和我说的,我不确定),聊天记录截图也要删除。
7⃣️百度网盘:删除。如果上述删除的东西上传至网盘,就把那个网盘删除。
8⃣️浏览器记录:safari页面退出。chrome账号退出,以防止查看收藏夹。
9⃣️通话记录:有境外电话的删除。
🔟app store:退出账号,以防止查看下载app记录。
适当保留国内社交app。
应该就这么多吧,欢迎补充……

一则自省:刚看到有人说,行程码取消星号,是因为卡车司机活不下去了要罢工。具体这个消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相关的反抗肯定是存在的。这让我想起那个著名的段子:有人抗争了半天终于争取到一丁点让步,岁静派说,看,我就说事情还是会有转机的嘛。——我差点就当了一回这种讨厌的岁静派。

推荐一个好玩的免费软件 Jamulus,特别是很喜欢音乐的或者会一点乐器的,从八点玩到现在,现在感觉又重新回到了刚买吉他时的热情。
这个软件主要是留乐队远程排练用的,因为它的延时相较于别的软件很低。没乐队的可以在里面即兴,随便找一个服务器点进去跟着旋律弹或者敲鼓就可以,什么都不会的,也可以做听众。关键它还是全球互联,什么国家的人都能碰到。

有时候觉得我这辈子都走不出18年的春天,我的同学被定性为煽动颠覆,我的老师被国安威胁“我们不会让你成为英雄的、神不知鬼不觉什么时候随便往你包里随便塞包毒品你就完了”,我的一部分永远死在了晚课结束后百讲和电教之间那条昏暗路灯闪烁的路,因为面包车从南门顺着那条路开了进来强行带走了人,我没有看见流血,也没有看见大炮,我想问三十年前的幸存者此后打算如何度过余生

好笑还是各大官媒人民日报,出了舆论事故就当无事发生地宣传解封,有核酸就能出行了。但是马上又有丹东今日新增7例无症状的新闻,所以要不要解封你们到底想好了没有?

Show thread

对于国家暴力机器的执法机关,一个手无寸铁身患疾病的老人要去袭警,连以卵击石都称不上。然而这个警察却要倒地,假装自己是如此不堪一击。明明自己是石头,为什么能这么娴熟地装起“鸡蛋”来? 看了这位微博挖出来的丹东市的财政收入才知道,丹东市罚没收入是当地重要财政收入,达到了5亿,占比6.2%.而一个正常城市也就1%-2%左右。所以这个就是一个讹人的城市,警察就是他们讹人的工具。连警察都要靠碰瓷等手段搞创收,很难不去怀疑这两三个月以来,他们依靠疫情无限扩大手中的权力,获取了多少利益?印证了那句话:“如果政府能在紧急状态中夺权获益,那么政府就会自己制造紧急状态。” 丹东瑞丽等边陲城镇就是最好的例子。
weibo.com/6648750563/Lz2cbxff7

Show thread

丹东那个视频最让我感到痛苦是后半段,那位女士捂住双耳声嘶力竭地在重复自己已经强调过无数遍的简单事实,黄码,早上做了核酸检测,社区有开证明,只是看个病…………以及崩溃的尖叫。

但警察只是站在原地,冷酷地说:好了没?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这一幕感到熟悉的窒息扑面而来,因为真的太典型的大家长姿态了。你在发疯、崩溃、精神接近失常、事实清楚但又错乱,你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拒绝当下的荒谬,你对“对与错”的感知在被消解。但那个人只是叉着腰认定你在无理取闹。什么叫“好了没?”,会好吗?你说的好是什么好?他说的错又是什么错?

华南海鲜市场有新冠病毒,海鲜市场给拆了。
唐山烧烤店围殴女人,烧烤店给拆了。
咋地,你天安门广场杀死这么学生,也没听说你想把天安门给拆了呀?

內地新增陽性可真是斷崖式下跌,原因當然不是動態清零了,而是李克強釜底抽薪宣佈核酸檢測費用不納入醫保而是由地方政府負責………傳說核酸檢測的費用已經超過了軍費,真是個瘋批國家

我有个朋友是上海医疗系统的
年初上海封锁前 给我狂骂上海那边表演作秀
他因为所在医院出现新冠病人,全院被隔离,前些天只能在医院睡地铺吃盒饭,然后又被拉去环境更差的隔离点。好不容易抗争“出狱”了,有记者来,政府要求他们预先排练感谢政府感谢党的表演。他们不愿意,后来政府是找了不明身份的群演扮成他们把戏演出来的。

逼教师给异地生活的父母打疫苗,不打就要办25张信用卡(没提哪个银行)
原po这条已经没了所以没链接,回复里有说听说信用卡数已经涨到40张的……

我们在海里,他们在船上。
我们挣扎浮沉,保持头部在海平面上,为了呼吸;他们在甲板上、栏杆边,踱着步子说着话。
我们奋力靠近船边,一路大声呼救;他们无动于衷,与我们眼神交流并以口型示意。
一切都清楚无比。看见的不是虚妄,船是真实的存在;感知的不是虚妄,他们看见了我们;祈求的不是虚妄,是扔下的救生圈。
海面上到处都是我们。有的被鲨鱼佐餐,血腥味开始蔓延;有的与海争夺,终究力竭下沉;海水也在变热,水温尚还合适。
我不知道,我们中的我最终会坠落鱼腹、海底还是岩浆?
如果当初是他们扔我们下海,为什么要救我们?
如若当初不是他们扔我们下海,为什么旁观,有说有笑,仿佛欣赏一场虚拟投影?
愤怒是尚未被死亡笼罩时的情绪,此时我在阴影下,恐惧每秒的生,更恐惧死。
没有双翼飞向太阳的我们困在了海里,未知因,未知果,如何能够得救?
说到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说到底,我们终其一生追求却从未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红谷滩广场无差别捅女人,某北京酒店走廊的殴打视频,某小区电梯的殴打拖拽视频,离婚后在民政局门口被捅死的女人,因为分手被浇汽油烧的女人,因为拒绝示爱被用车撞死的女人,绞肉机和冰箱里的女人,铁链和消失的女人,每一次这类新闻被大肆报道,就是某种长期恐吓的最新一行。有时候我以为我停下来计数了,但当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却记得我阅读每一条时的那种愤怒,it doesn't die down and you just remember.

Show thread

在乌衣失踪一百天之后——
我突然发现,当时无逮捕令非法扣押她和伙伴的丰县孙楼派出所所长任鹏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我真的要放声大笑了,诺大的红底白字…红的是女人的血,白的是女人的骨头……仔细一瞧,赫然拼写出一个“喜报”。

乌衣和拳妹当初之所以被徐州警方非法扣押,竟还是她俩主动去派出所报案反映情况,希望能有人去伸张正义和法律。

“亚由美的内心有一个巨大的缺口,就像是位于地球尽头的沙漠,无论你倾注多少水,转瞬间便会被吸入地底,连一丝湿气都不留,无论什么生命都无法在那里扎根,连鸟儿都不从上空飞过。究竟是什么在她内心制造出了如此荒凉的东西?这只有亚由美才知道。”

不对,其实连亚由美自己也未必知道。

#乌衣失踪一百天

有一说一,从铁链女开始公权力公开不要脸之后,附带经济下行,国内的治安会肉眼可见地持续下降。我本来以为国内会达到日本的平均水平然后再收缩,看来是我想多了。家里有矿的也别回去继承矿了,看看滴滴,不让新用户注册半年了,老爷要掐死你家的矿跟掐蚂蚁似的

一些白交的学费 

Tiktok 伦敦这事表明中国在非洲的学费都白交了。当年走出去的战略把非洲作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第一站和试验田,收获的教训很多:工会、劳资冲突、劳动保障制度、企业责任、环境保护,林林种种。中国改开以来放任的右翼自由意志主义(Right-libertarianism)也就是让民企去极力剥削底层劳力,作为支撑庞大权力机构的动力。这种意识形态里发展起来的民企已经把压榨劳动力视为天公地道——虽然我作为老板压榨了你工人的血肉,但是我付你工资了呀,我养你,你有什么立场和我叫板?这理直气壮在非洲经历过民主化浪潮的NGO林立和媒体多元环境里踢到了铁板。

海外许多相关研究对此现象是相当客观甚至宽容的:有梳理事实的田野调查,有分析文化冲突根源的,有梳理关于中国的“流言”如何在各路媒体上传递的,有分析中国企业的海外扩张并非新殖民主义的。另一方面,很多中国企业也学会了适应环境,学会了和工会、NGO、媒体打交道,也不再一味从临时雇佣、超长工时、削减福利等方面来抠成本。中国企业对环境是敏感的,而中国企业的行为也常常取决于当地劳动体制的多层次格局。

这些成果有多少被传递进了中文语境呢? 中文官方语境里非洲的NGO依然是西方国家在非洲扶植的势力,非洲媒体和西方媒体沆瀣一气抹黑中国对抗中国崛起。民间语境里黑人依然又懒又奸。中国做中非研究的学者里,有见地的文章多用英语写发海外,给中国政府的政策建言里只说几句套话场面话。

知乎上的一则2021年的回答“从我的非洲工作经验看中国如何解决劳资矛盾”里体现的观念依然典型。

“我在非洲工厂上班时,也负责招聘,我们招聘的条件中最重要的,就是不找有工会背景的,只要参加工会的一律不要。 因为工会一般很麻烦,它会和你各种搞,当然不否认工会维护了工人的一些合法权益,但它胡搅蛮缠和你纠缠不清的情况也不少。 比如参加了工会的工人很难开除,明明是工人本人偷懒导致被开除,工会会说工厂是随意开除,于是狮子大开口要赔偿。

在非洲工作之后,我体会是,如果放任这些工会,劳工权利ngo组织大规模的劳资冲突,在当下的非洲是害了工人而非有益于工人。 因为这些工会,ngo组织提出的很多目标,维护劳动权利啊,对抗资本剥削啊,不否认很高尚,但不合时宜,不符合实际。 在非洲,比强制性八小时工作制有利的,是多加班多拿些加班费, 比放任工会与资方冲突对抗有利的,是给资方多一些权力,比ngo动辄以环保和少数劳工健康的名义停工有利的,是偏向国家整体利益,先发展,先赚到钱,先能让全体老百姓吃饱肚子。 在非洲,有非常诡异的现象,一边是满大街失业青年,无业游民,大规模的失业和贫困; 一边是少数国企和西方大公司以西方标准行事所导致的各种低效率和无效率。 一个老板跑去投资建工厂,稍微对工人严格一些,要求多加加班,就被各种ngo以破坏劳动休息权利为由告上法庭。 好啊,我不侵犯劳工权利,工厂我也不干了。 你说,谁的损失大?”

这位深度认同右翼资本家的中层甚至搬出马克思: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创造价值的只有劳动,其他所有非劳动的活动都不创造价值,他们只是分配价值。 所以类似工会,劳动ngo,他们并不创造价值,他们只是分配价值。如果放任这些组织壮大,获得优势地位,那么在价值的分配中他们将占据主动。可以想象,社会中不创造价值的部门占据了分配价值的主动权,而真正创造价值的部门在分配价值的过程中低人一等,在这样的社会里,大家一定忙着争夺分配权,而不是想着怎么创造价值。大家都不想着怎么把馅饼做大,而是天天想着怎么从别人嘴里抢到更多的馅饼,这样的社会必然停滞不前。”

脑子就是这么混乱而扭曲。

九十年代为了平息风波发展经济推出一系列“黑猫白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及后来“打左灯往右转”一系列诡辩术被视为开明派策略,也成功地解构了逻辑和常识,谋杀了很多讨论的基本概念,终于姓社姓资从不讨论变成了不可讨论。小平还是很厉害的。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