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很喜欢蛋堡的“关于小熊”… 搞cp的我就是他们的小熊。

它不知道 是哪里出了问题
改变他们 它以为它可以
它想问的得体 想懂一些哲理
但没来得及 就被放进鞋盒里

它的故事只到一半 爱情还盛行在这世界上
尽管情书上的爱只剩字面上
却是它不变的愿望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No God, no state, no patriarchy.
Feminism is not a side contradiction.

Pinned post

写文就像做饭,在公共厨房里是不会有好发挥的。

首页没有任何可见内容的新账号请不要发关注申请,我不敢通过。

很喜欢蛋堡的“关于小熊”… 搞cp的我就是他们的小熊。

它不知道 是哪里出了问题
改变他们 它以为它可以
它想问的得体 想懂一些哲理
但没来得及 就被放进鞋盒里

它的故事只到一半 爱情还盛行在这世界上
尽管情书上的爱只剩字面上
却是它不变的愿望

我終身志願 為所愛認命
或為所信分開
如沒法可兼有

“也许遇见某一人 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但怕结婚生子的平庸麻木地活着亦一样难”

我反正不是那种能对虚构作品中的角色立场真情实感的小读者,贴吧时代也从来不和网友为此类话题打嘴仗。一方面我觉得真实的人类就是很蠢,文艺作品无论如何击不穿三次元的底线,另一方面我很难摆脱掉玩赏的心态,就我知道什么什么发生在现实中是很糟的嘛,不然我干嘛看假的。

后来我觉得,也许会对虚构角色真情实感批斗的人,也很容易接受虚构角色的观念,而在我看来这些观念只是被安排在一个狭小结构中展示的经验而已,所以我只会评价安排的手法、结构的质量和经验的恰当与否,无法牵动真正的情感。

我:宇智波鼬=跑偏了的任盈盈,你知道吗,(省略千字)
友:那可不是吗,日月神教圣姑。
我:???

对了忘说了 我关掉了所有app的notification 所以看不看得到大家的留言看缘分

此生最恨:

咸鱼打挺

左棍从良

美1 折堕

逼0为娼

Spotify新功能可查看至少半个月的播放记录,大哥,你这功能是想服务我还是想恐吓我。

ship(两小无猜的)高中生容易令人感到余生漫长,死在三十岁还能搏一个银婚。张爱玲女士写过:“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但是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完不了。”大概这么个意思。 ​​​

李宗盛太会写了,纵贯线的任何一首歌都足够催泪,但《给自己的歌》仍然是少有的,我一听就双目湿润的作品。歌词有三问三答:

第一问: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答:往事并不如烟,在爱里念旧也不算美德。

第二问:我问你见过思念放过谁呢?答:我只见过合久的分了,没见过分久的合。

第三问: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呢?答:是不能原谅,却无法阻挡,爱恨在夜里翻墙。

从开头的耿耿于怀(“恨意在夜里翻墙”),到惨淡的念念不忘(“爱意在夜里翻墙”),途中吐露心中真正的症结——该来的我不推,走远的我不追,我不过是想弄清原委——结尾回到第一问,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已经不是对情爱无法挣脱的诘问,而是易变的人心在无常的世事面前的无力与惶恐。此间绝无解脱之道,只能释然道:

情爱里无智者。

不否认这种胜利也是privilege,目前不是所有地区所有身份背景的女的都能分享,(就跟法兰西女权说我们不要me too,我们要调情の自由一样)写这条只是想讲讲我作为一个feminist为什么不认为打雷这类女性艺术家是feminism的敌人。另外就是,我认为打雷、Coppola的成功并不比其余女性更难或更容易,criticism对女性的贬低套路是见人下菜碟的。

Show thread

其次——要提一下另一个女性创作者,《小妇人》的作者Alcott。《小妇人》是个啥故事呢,就是女的写给女的看的安慰剂,比如非常有脑子的女的非常幸运地避开了时代的摧残(战争与贫穷作为一种点缀的背景音远远回响)爱情的考验,收获了创作的成功、亲情的温暖,还拥有了道德的结局——结婚生子。Alcott本人深谙现实中女性在婚恋与自我实现方面遭遇的两难困境,所以不无讽刺地评价这部为了恰饭而写的女性乌托邦小说:“I grow tired of providing moral pap for the young." 但这部她自己看不上的小说却的确给她带来了经济的独立和自由。所以,我个人而言呢,倒是觉得打雷和Coppola这种我手写我心式的“落后”女的登堂入室,不失为小妇人困境的一种胜利,——这已经不是一个需要女的牺牲艺术自由而实现现实自由的时代了。

Show thread

市面上对打雷艺术人格的批评其实大部分都是有道理的,或者说观察生动准确的,但以anti-feminism作为切入点,打雷的处境让我想起谁了呢:Sofia Coppola。两人的视角均高度女性化,但同当今所喜闻乐见的,愤怒、抗争、反思,更进步的 “女性化视角”不同,打雷和Coppola的女性化非常彻底地滑向了天秤的另一端,以至于有一种脱离时代精神的沉湎无知,和令人讨厌的洋洋自得。一种justify她们的解释是,她们的作品因“离地”而形成了某种解构或反讽,这也是有可能的,但我并不觉得,打雷和Coppola中有任何一人在有意识地促成这种效果。相反,她们拿出的都是高度诚实的,甚至带有自传性质的作品,譬如说,无论时空设定,Coppola关注的永远是脱离人民群众的富家少女在大时代中的心理状态。打雷不必多说。这种,以父亲的女儿、男性的情人等身份,对上不了台面的、尴尬的个人化讲述的坚持,在我看来恰恰是对patriarchy的有力消解,尽管当事人并无意以政治的面目出现。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