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tbc 

我很担心最后被我画得又臭又长
大概还要压一压篇幅
这篇的大致思路又是一个船新解读的18宝塚
受到之前匿名版那个帖子的启发
想要塑造一个马娘=人马一体的设定
成为了训练员的歌剧在退役后和现实中的和田有一样的经历【而且这个设置并不突兀,因为欧佩产驹……】
镜子,和镜子一样的东西在故事里充当着联通不同世界的窗口/媒介。
歌剧晕倒后火箭打开手机桌面,壁纸是剧,爱织和顶路的合影暗示另一个世界的剧已经走了/和老对手团聚。
作为赛马,动物本身是不具有丰富心理活动的。
作为人,会哭,会笑,会后悔,会感动……人拥有最丰富的情感。
作为马娘,设定里大部分的喜怒哀乐实际上是对应现实世界里人们的喜怒哀乐。也就是说镜子里【另一个世界】的人们给她们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情绪。
完美的状态实际上指的是马娘把作为原型,和作为人两部分融合起来的状态。
起初歌剧也不能很详细地解释背后的原理。
但18宝塚两边世界线的变动打开了次元壁联通的窗口。
宝塚前夜火箭把镜子放回歌剧枕边,次日歌剧醒来时来到了现实的世界。病房里电视转播的是现实中的宝塚纪念。冲线后解说员呼喊着两个名字,歌剧知道一个是奔跑的四足生物,一个是上面的人。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