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旁边的楼上前几天跳楼了一个男生,我没有出去看。听过去的师弟说,警察来了拉上了警戒线,喊着不让拍照。
周四去咨询的时候,咨询师问我是因为这个伤感吗。我回答说,不,其实没有人关心死者。
咨询师沉默了。
昨天去做指甲,排在前面的恰巧是跳楼那个学生导师的同事,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她满脸不耐的跟美甲师说,自己的同事真是倒了大霉,摊上这种心理脆弱的学生,不过反正也没什么影响,无所谓了。
我强忍住了拎起手边板凳照着她的脸狠狠来一下的冲动。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