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我的乐曲《Hymnus an die Freundschaft》发布了,这个封面我设计了一个下午,总算是出来啦。愿这首曲子治愈我的心!
t.co/eA2lw4gLEv?amp=1

感觉我不太想再这样无条件友顺了,他们那个圈子真的很乱,最近搞出来一堆事情都是顺人做的,顺人有好多性生活混乱的,之前新闻曝出来一堆家暴虐待还有铁链女那些事情也都是顺人,甚至还有顺人自己去厕所偷拍回头往跨性别身上扣锅的,我感觉真的好累,以后不再无条件友顺了。(

朵琳 boosted
朵琳 boosted

长毛象的友友们大家好,如果您无意中在时间轴上看到了这个帖子,可否到微博上帮助我们学校的女生助力转发原贴?继男生偷窥女浴室后,我们学校又爆出了男生防疫志愿者(且此人为公费师范生,院系党建中心副部长)偷拍女生照片意淫的事件🙏
微博原贴被限流了,可以搜索博主名称找到原贴,在这先谢谢各位愿意转发帮扩的友友们😿

share.api.weibo.cn/share/30392

I successfully installed Tomcat on my local PC and This is what it looks like.

朵琳 boosted

太怪了,怎么会有网络跟踪狂骚扰我,刚好我那时还在看本子,还是变态大叔题材的。太怪了,太怪了。我都有点魔怔了。有点那种难道看变态大叔本子真的召唤出了变态大叔的错觉

这两天我竟是如此的脆弱,看见一张贴纸都会大哭。我不知道我的人生过了些什么,这样的时刻也没人能陪我’

今天做的练习就是通过JDBC对一张 MySQL 工作表增删改查了一通。

朵琳 boosted
朵琳 boosted

musou.watchout.tw/role-play/te

找到了!叫『你是戒严中的谁呢』——类似文字模拟游戏形式介绍台湾白色恐怖时期的个人悲剧

Show thread
朵琳 boosted

最近越来越真切地意识到,如何把握与自己在政治立场/意识形态/具体社会议题上有分歧的人的关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真诚且详尽的讨论或许对双方都是有益的,谁都有可能由此纠正想法上的谬误,然而频繁地进行这样的沟通又会产生很高的精神和时间成本;尤其是在公共讨论并不充分、每个人所接触的信息也并不整全(甚至并不正确)的环境之中,基于此所讨论出来的结果也不见得是站得住脚的。

“马斯克要真收购了你推并要搞实名制,我就只能放弃推特玩长毛象了。
果然去中心化的长毛象才是最具有互联网精神的地方”

我不知道马斯克会不会马上就搞实名制,但这一切都有可能。即便他不实施实名制,也可能做出一些其它贩卖个资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建立并常用一个新的网络社区。
@KirisameUkiyo@nya.one

这 Foobar 2000 果然行啊,还能给音乐加 Cover👍

人们用于断定“A是男性”这个命题的基准在于A的外貌(胡子、骨骼、肌肉等)
但用于断定“A是女性”这个命题的基准却在于A的生殖器。一开始外生殖器还考虑在内,然后现在有些人断定这个命题的时候连外生殖器都不纳入考虑了。直接论有没有卵巢子宫等内生殖器。

But Fediverse has far fewer active users than Twitter, especially in Chinese community.

Show thread


Twitter has gone through many catastrophic changes before, such as allowing for advertising in the form of promoted tweets, the appointment of Fei-Fei Li to the Company's Board of Directors.

We Chinese netizens often shout that "Twitter is over" when Twitter's management changes, leave Twitter temperory and then after a while and use twitter again.

One of the causes for this may be that many users want to be internet celebrities and get a lot of attention.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