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林看完了之后陷入迷茫,决定依靠茸友们来选下一本读什么,朋友们祝我一臂之力,我应该读——

其实钻版里他诅咒明霓国斯那句话我没看懂,为什么是“最后一环”了。看这版才懂,他是在说他害死了所有收留他的人和国度,现在只剩多瑞亚斯了。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屈服了,自认为是黑暗的阴影,与其无知无觉害人惨死,不如自暴自弃主动诅咒,这样他也就真的成了所有人的厄运。我哭

Show thread

胡林的子女看完了,不确定是不是全然出自粉丝滤镜,我觉得图林的故事从童年到死去每个阶段都好动人,他结尾喊着“我是瞎的!我是瞎的!”“诅咒多瑞亚斯,那是最后的一环了!”自暴自弃自我贬低到极点的样子literally让我狂哭。

教科书一样的污名化女人,如果不是墨汶坚持要出来,你们哪会出来搜集消息呢

Show thread

难怪当初露西恩失踪辛葛也没找,“最心爱的女儿”恐怕还不如空气

Show thread

墨汶的儿子生死不知,辛葛觉得她的悲伤如同中邪,天哪,这是何等典型的蝻

Show thread

数了一下八年只画了789张画,八年啊,而且杂七杂八的都算上了

“我不记得爱过自己的父母。小的时候是怕他们,大一点开始烦他们,再后来是针尖对麦芒,见面就吵;再后来是瞧不上他们,躲着他们,一方面觉得对他们有责任,应该对他们好一点,但就是做不出来,装都装不出来;再后来,一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

王朔《致女儿书》

他和图林的处境有相似的地方,但他没有图林的刚硬勇敢。

Show thread

我其实还挺喜欢迈格林的,他身上有寄人篱下的苦楚。

原躺平吧小吧主被警察请去喝茶,同时被迫在知乎写下了「躺平思想腐化」的认罪书。😅
🔗:zhihu.com/pin/1469079537020014

还看到一篇骂白公主凯勒巩cp粉的檄文,声讨的理由也是cp粉拜高踩低羡慕费家高等精灵的血统。声讨者是否真的在批评拜高踩低我抱怀疑态度,她情绪激烈以至于要为白公主的配偶埃欧尔平反,先不说她认为白公主没有遭遇不幸做的种种辩护在我看来漏洞百出,她的动机首先使我怀疑。
我基本判断她的攻击出于自身对费艾诺众子的厌恶,所以并不花费篇幅来讲述凯勒巩的卑劣以及白凯两人感情如何薄弱(因为这方面两人确有基础)而是落到cp粉对埃奥的攻击上。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所以她要为埃奥辩护。白凯cp粉我判断先是喜爱白公主从而对她的遭遇(即被埃奥拐走)感到痛惜因此生出给她找个好伴侣的愿望,因此伴侣是不是凯勒巩都无损对埃奥的价值判断。她对埃欧尔的辩护看起来像是维护原著正统官配,这对cp粉来说恰恰是无效的。

Show thread

昨天和朋友聊天提到图林在简中粉圈好像挺多人骂,她提醒我注意简中同人女拜高踩低势利眼的倾向,我顿时悟了。
其实哪有什么和贝烈格谈恋爱的图林可爱但是让纳国斯隆德覆灭的图林不可爱这样的区分,这又如何区分,因为他的性格始终如一,他当初不会选择跟贝烈格一起回多瑞亚斯,之后也必定会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力量。强占矮人密姆家园的他岂不是比因着纳国斯隆德之王的信任而行事的他要更加不讲道义。
但简中同人女为什么始终会觉得看不惯,因为他一直背逆,身为低微的人类之子居然敢一直和高等精灵王叫板,甚至连半神美丽安也不放在眼里,提到多瑞亚斯就生气,给他兰巴斯他也不想要,简直是“不识好歹”,他的自尊要高过一切。贝烈格说你应该回到多瑞亚斯回归高贵的身份,辛葛王已经宽恕了你,可他说我不去,宽恕应该是我给他们。他无法忍受精灵居高临下的怜悯,人类的软弱卑劣也不应该由精灵审判,这些弱点“我”都有,所以也应该由“我”来带领他们走出黑暗。贝烈格说你和他们不同,图林却要说不我和他们一样,他是不屑于高贵的人对他“另眼相看”的,图奥从人类走向精灵,而图林由精灵走向人类。

这不光是一个卵的问题,就像你买了菜肯定还得需要锅,后面一系列的措施肯定要围绕着如何把卵变成活韭转,就目前来说,至少男人的结肠是办不到这一点的。可以预见,大力扶植国有代孕机构,女性胎器化即将提为基本国策。

朝鲜女性现状:一个受访者认为朝鲜女性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性暴力

部队长官是男的,哪怕是女兵营的长官。长官对女兵乱摸的时候,她的看法是:“他对她很nice。”她没有性骚扰的概念。

她有两次目击:1,一个女兵因为被强奸怀孕,被遣返老家,女兵在返乡的火车上跳轨自杀。2,一个女兵因为被强奸,之后在半夜值岗的时候开枪突突了所有她的上司后开枪自尽。

谈到医疗保护。
“她们会偷偷买避孕套,但避孕套在朝鲜是非法的,是从中国走私过来的,秘密贩卖。但这些是给男人准备的。对于女性,基于部队里的高发强奸率,这些年女孩子高中毕业后去服役时,父母会给她们上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会被强奸。避孕环也是从中国走私过来的。”

“但是,当你退役后回到社会,你会发现女性的处境更糟糕。”
男主持此刻捂脸…WTF
“无论在哪里,强奸受害人不会去告发。告发后会面临更艰难的处境:为什么偏偏是你被强奸呢?你怎么那么蠢?”两个单独受访者都说,在朝鲜没有人会讨论这个。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