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我喜欢男生(or in general所有人)能决定事情。As我真的是一个非常无所谓的人,a pushover,在不太重要的事上,我希望有人帮我做决定,比如去哪儿玩、在哪儿吃饭。。。

非常详尽用3年左右时间可借助网络公开免费资源自学编程相关的网站,很全面。

github.com/pkuflyingpig/cs-sel

附带作者的话,我们共勉,希望有天我们能够开始,希望有一天这些知识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而不是仅仅是转发收藏。

作者:我的目标是让一个刚刚接触计算机的小白,可以完全凭借这些开源社区的优质资源,少走弯路,在 2-3 年内成长为一个有扎实的数学功底和代码能力,经历过数十个千行代码量的 Project 的洗礼,掌握至少 C/C++/Java/JS/Python/Go/Rust 等主流语言,对算法、电路、体系、网络、操统、编译、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强化学习、密码学、信息论、博弈论、数值分析、统计学、分布式、数据库、图形学、Web 开发、云服务、超算等等方面均有所涉猎的全能程序员。此后,无论是选择科研还是就业,我相信你都会有相当的竞争力。

我这种逻辑一团浆糊的人是怎么干这个工种干这么久的。迷惑。

个人做近视手术(人工晶体植入/ICL)两个月以来的过程和体验,总体上来说很满意,现在视力 1.2,有一些轻微到可以忽略的不适。 

做决定

因为戴眼镜真的很烦,镜片总是会脏,摘口罩的时候眼镜腿会被挂住,没戴眼镜的时候根本找不到眼镜。
医生的推荐是近两年视力稳定之后再来做手术。我看有些朋友是高考后不怎么需要用眼的时候去做的,但是我个人从上大学到现在度数还是发生了不少变化的,可能是随着年龄的自然增长,也可能是我实在和屏幕打交道太多了。比较推荐的年龄是 25 到 45 岁,我现在刚好合适,而且个人术后第二天就可以正常看东西了,只是时间久了就有点累,第三天第四天用眼基本就没问题了,收到的指导手册也说的是术后可以随便看书看电视,所以也许不用特别挑不用眼的时间,可能请两天假再加上一个周末就差不多。
总之推荐有兴趣做近视手术的人直接找一家靠谱医院去问医生,医生会给出合适的建议,可以货比三家再回家查,不用事先查太多有的没的。像我就是查了一大堆全飞秒半飞秒的东西,结果医生说我角膜太薄不能再切了,可以做 ICL,然后给了我一大堆我完全陌生的资料。

关于 ICL(Implantable Contact Lens)

它是在晶状体和虹膜之间植入的一个镜片,原理和隐形眼镜差不多,但是比隐形眼镜干净卫生得多,只用在眼睛上切非常小的创口就可以放进去,而且是完全可逆的,日后如果眼睛做手术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取出来。但是它比激光手术贵上不少,镜片的价格是一方面(瑞士某公司垄断),医护人员的培训周期也是更长的。本来激光手术一只眼睛大概一两千欧,我这个 ICL 还带散光的,一只眼睛飙升到三千五。

术前

啥也没有,每天遵医嘱滴滴眼药水。

术中

被滴了一大堆眼药水。因为我是两只眼睛一起做的,就被人推进手术室做了全麻。麻醉师说:“接下来我们要通过静脉注射麻醉了哦。”下一秒我就醒来了,手术已经结束了。(实际上过了一个小时,其中手术本身据说二十分钟。)

术后

第零天

刚做完手术眼睛还张不开,眼前糊了两个半透明罩子,眼睛里都是膏药,还很不舒服,眼屎眼泪一起流。于是又在医院多躺了一个小时,喝了陪护人员带的奶茶,终于能下地走路了。眼睛只能睁开一半,完全不清楚视力如何,畏光,疼,在陪同下才回到了家,吃了布洛芬和降眼压的药,之后大白天的睡了三个半小时。
医生给的透明眼罩晚上睡觉的时候要戴着,免得不小心压到眼睛。此外术后两周也要注意不要揉眼睛,否则镜片会错位。我觉得医生给的眼罩要自己拿胶带绑在脸上不舒服,就买了做手工用的透明防护镜,整个眼睛包裹住的,有透气孔,医生说可以用,只要不是泳镜就好,会吸眼睛。因为很怕伤到眼睛,我白天也带着,并且学会了先把眼罩放在眼睛上,再固定松紧带,不然没拉稳的话眼罩会弹到眼睛上。
其他的注意事项比如不能游泳和蒸桑拿医生都会说的。

第一天

一大早爬起来去复查,路上眼睛还有点雾蒙蒙的,中途又抠了两次眼屎,滴了两次眼药水。复查说一切正常,视力已经达到 100%,我也感觉看东西很清晰了,这个时候术后大概二十四小时。白天断断续续玩了不少手机,傍晚在电脑前工作了两个半小时,每工 25 分钟休息 5 分钟,感觉眼睛还是有点累,不能再多了。

第二天到第十四天

正常用眼,按时滴眼药水。世界非常清晰,没有什么不适应,除了总有一种戴了隐形眼镜的错觉,可能是因为轻微的异物感,但没有不舒服。连续一个小时看屏幕尤其是在黑暗中会感觉有点累,但注意间歇性休息的话就没关系。视线周围出现强光的话会看到一个光环,查了一下这个叫 halo,是做 ICL 后比较常见的现象,因为镜片中间有个便于房水交换的小孔,光照到上面会发生衍射,类似拍照时相机光圈产生的星芒。因为这是一个物理现象,所以并不会消失,但听说半年之后大脑会习惯,就看不见了。

第十五天到两个月

异物感已经没有了,也可以随便揉眼睛了。黑暗中打游戏久了会觉得不舒服,开灯就没事。术后两个月去复查了,医生说不能更好了,一年之后再去复查。 Halo 还是看得见,但感觉不碍事。

希望所有想学CS的朋友都能看看CS 50这个课!太好看了。

之前在coursera和udemy学了web development和编程语言,感觉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什么原理不知道,反正会照猫画虎做项目,复制粘贴写代码了。于是一直想学学计算机的原理,所以看了CS 50。

它真的是太精彩了,感觉计算机科学就是用另一种角度理解世界,现在觉得更懂手中的电脑是咋想的了,跟电脑说话的时候(aka 写代码的时候)也轻松了许多!

直接Google搜索“CS 50” 就行,它是免费的!

Club Only | YWDP #042 | NPR教你做播客,保姆级教程包教包会

这周看到JustPod的活动,NPR x JustPod|播客工作坊开启报名,全球顶尖音频机构教你做播客啦!。最后发现我居然错过了NPR出版的播客制作guide – NPR's Podcast Start Up Guide,立马找来拜读一下。

这本guide如果用小红书式的标题,名字可以叫,《零基础学做播客|新手必看|保姆级播客制作教程干货|这次真能做播客,秒出节目!》 🤣

每个版块都有四个chapter。从什么是podcast,如何计划,法律问题,制作,市场等等都包括了。

篇幅有限,这封newsletter就先来看一下前两章里的内容,下周再一起来读后面两章关于制作和推广的内容。

欢迎分享/订阅我的newsletter,每天收到我喜欢的播客节目和每周的播客观察newsletter :0130:

thepodluckclub.com/weekly-042/

#YWDP

Show thread

最近每天要做的事1上班2刷sql3看product case video4读书。最好还要加上看ML统计和运动和找对象。还债就是要这样。。。冲!

Knowing that I will never get in touch with someone again (or at least see them physically) is a little bit sad.

回想找工作这件事,前年去年都有很大的外因和动机的,但是我还是没有动成。我真的好垃圾。

我真的很容易想太多,没办法投入一件事情,注意力不集中。一边做题一边还是会想“做这个也不一定有用,还要这样那样才可以”。但越这样,不是越不可能进步吗。

昨天发“解封通知”,没有第一时间能找的人,也没有第一时间找我的人,这是我的孤独时刻。

这期《经济学人》的封面由于高度敏感,我之前联系的几个渠道都说没有资源。终于,一个渠道小哥想办法弄到了这期的资源然后发给我,让我赶紧保存一下,保存好了他立刻撤回,因为他怕炸号。
获得资源后,我速速把这期中国相关的几篇内容都看了下,不得不说《经济学人》分析得还是蛮透彻的。
封面的这篇报道(如图),讲了习近平主导的意识形态下的政策如何拖累中国经济,一个就是疫情清零政策;另一个就是瞎制裁,对科技巨头的制裁,地产行业的暴雷进一步拖累中国经济,也提到国家主导的经济怎样都是比民营经济低效。
然后在专门的中国篇章下,《Rumours about Xi》讲了关于习近平的一些传闻,他和莉可酱的微妙关系,下半年二十大的召开,他的第三个任期,包括前段时间他在人民日报头版消失,《经济学人》都有提及,不得不说这本杂志的信息敏感度很强,面面俱到,配图也配得恰到好处。
剩下的文章也提到了中国年轻人的高失业率,考研热和考公热,双减的一刀切和对GDP贡献巨大的科技巨头制裁直接导致失业率居高不下。
另外也提到了新疆难民营的人权状况;河南村镇银行存款暴雷事件。
我觉得我身边的很多人就算每天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是由于天朝的审查机制,在信息茧房下,知道的信息量远远不如老外。
人家《经济学人》把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和症结整得明明白白。

截图、日志都不让我发。说什么了,也没说什么呀。

昨天晚上又焦虑了。linkedin真是我的焦虑来源,一个点一个翻到了好多旧人的profile,好像都在今年跳槽到了linkedin/apple/amazon etc...不是读博就是big name,只有我,我在干嘛啊到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例假了,这几天情绪怪怪的。
随着居家时间接近两个半月,对“自由”好像也不是那么向往了。可能就跟刚才转的那条一样,因为现在的一切混乱都可以用"封禁"解释,但其实我的“生活无意义感”,不是现在才有的。昨晚刷到回家的车票了,说着“因为没有文件这那”没买,但其实是我没有真的想跑。可能就跟说“润”一样吧。如果我到哪里都一样,那么还不如就在这里腐烂。
距离我跟xx聊开一个月了,不是不想他,但忍住了没找他。我觉得这样可能对他更好吧。也很难过,明知道我接受不了的点是天生的,他也改不了。还是希望能谈场痛痛快快的恋爱,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希望呢。

最近时常想起这几张图,这就是现在的中国,这大概也是他们不敢轻易解封北上的原因,一旦开闸,就会以不可挽回之势稀里哗啦碎一地,撤了的外资不会再回来,倒了的中小大企业不会再重生,死去的人不会活过来,失去希望的不会再留下来,倒掉的新鲜瓜果错过的春耕不会奇迹般地长出庄稼,大家只是绝望地等着玻璃柜门被抽开的那一瞬间,等一个珠石具碎笃定的落地声。结束后再把碎片装到玻璃罐里假装一切都是完好的,然而玻璃是透明的,别人和我们其实都知道里面是什么真实破碎的样子。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