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已经叨逼叨了五条。可以,继续保持。

啊,生日快乐。躺在床上的莫莫子摸着自己的小肚子舒服地说道。

对于很多人来说真实的自己等于邪恶的自己。因为邪恶不被大众所接纳所以保持邪恶看起来似乎就是做自己。但其实在我看来真实的自己包含邪恶的自己,也包含纯洁善良的自己。你不能说那个温柔乖巧不说脏话的自己不真实。迎合社会期望本身也是认同社会期望。

伴随着审查苛刻而直线下降的表达欲是否会因为审查的消失而再次缓慢浮现?我想试一试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