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I worry for the Ukrainian and Russian people. They did not choose this.

好突然……
我的呼吸聲有沒有很大聲?……
我希望我的聲音不要聽上去很奇怪……

看到个比喻,说现在呼唤调查记者就像在呼唤请神的祭品……看得我一下子脊背发凉,的确是祭品没错

人各有命,借您吉言不喜欢中国的恨国党都能离开中国,也祝福各位粉红生生世世中国人千秋万代跟党走

……生育旺盛期这种泯灭人性的词到底谁想出来的……
我形容发情期的狗都不会用这种词……

"We can't return to normal, because the normal we had was precisely the problem."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啊
墮落是...沒有盡頭的...

大家都好可愛...
這種做法真的好可愛...
關於猂族手下在運輸途中逐漸可愛這件事...
:cwy: :cwy: :cwy:
(這裏應該沒有人發現我所以我可以說吧...

誒 我一直都挺喜歡聖誕的
聖誕節媽媽會給我禮物
而且不用像新年一樣回鄉下 面對一大幫人
新年有什麼好的...除了壓歲錢以外...
納栗的新年是由什麼構成的?
納栗的新年是由爭吵、失眠、菸頭、賭博、假笑構成的。
(還有吃不飽 但這一條怪我自己 我挑食 :sadness:

這裏的木人真的好多哦...
(你到底要感慨多少次...

回顧2021
除了跳舞以外
沒有牽過女生的手...
男生的手更不用說...
人家也是想體驗一下戀愛的嘛...

聖誕節想給朋友買小禮物
因為是學生所以預算不高
有什麽推薦的呢
好吃的也行
但我買得少不知道有什麼小零食好吃
購物車一覽:
弱智海鷗玩偶、干花、玫瑰造型書籤、水晶球小夜燈……

从此次翻译题感觉到CCP越来越神经质了
就像一个每天都要你发誓永远不会离开他的疯批对象
你会不自觉开始害怕他哪天拿刀捅你

有一直很想对部分港台人说的话,除了“认清形势,放弃幻想”一类的劝导以外,还有有关“不要为了短期利益舍弃长期利益”的真诚建议。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具体说明——直到看到某位早已跑路枫叶国的油管博主于20年初在台北的演讲视频。

该博主在演讲中提到自己的经历:“我一月六号到的台北桃园机场,来得很早,坐的计程车去我住的酒店,所以我接触的第一位台湾人,在台北,是一位计程车司机。实际上跟他的交谈反而让我心情有点沉重,计程车司机他就跟我讲,我不喜欢现在的蔡政府,因为利益受到了影响,因为陆客不来以后他的收入减少了很多。他跟我讲在陆客高峰期的时候他一个月可以挣15万台币(七千加币),现在一半都到不了。当然就不喜欢现政府。”

“但是我心里面就比较沉重,我就是说,我们面对的是,在一个长远和整体的利益,以及在眼下很直接的利益之间,是不是台湾人能做出一个很准确的鉴别。”

“我就想到在香港,要知道香港刚刚回归的时候,头几年也是百业兴旺啊,everybody was happy,大家也觉得歌照唱、马照跑,舞照跳,也没有什么区别,也挺好。”

“但是我说的是反送中之前的情况——在这20年中,香港发生了什么呢,红色资本不断进入香港,香港成了红色资本淘金的乐园,房价一步一步涨上去,失业率一步一步拉高,香港的产业空心化,制造业流失,给香港年轻人伤害非常大。可是这一切发生以后,香港人没有能力去改变它,没有通过体制的途径去改变它,因为他没有选票,他主权不在民,没有办法纠正这些问题,去选一个能够代表我声音的行政首长出来。哪怕在立法会它都不是100%的普选——立法会的直选是一半的席位,另外一半是功能组别产生的。”

“在享受了也许头几年的欢快生活以后,20年以后,也许在香港的一个计程车司机也可以说回归很好啊,你看大陆游客也多了,我一个月可以挣七千加币。可是十年以后,你发现他挣不了那么多钱,再往后他会住不起房子了,再往后他的生活会越来越差的时候,他说不行,我不愿意了,我要改变这一切,你发现你无法改变了。十年以后,你想改变就要付出流血的代价。这就是在香港发生的一切。”

这是我看过最清晰易懂的表达了。分享给大家。

突然想起一些小時候的事
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對不起媽媽

跑出去吹了一會冷風看了一會星星眼淚終於止住了 值得慶祝 :ablobcatattentionreverse:

活不想活 死不敢死
每天都像一具木偶一樣哭哭笑笑
笑沒有什麼好笑 只是跟周圍人罷了
哭的確是好哭的 一無是處的現狀
意義在哪裏人生在哪裏路在哪裏

不會吧
不會是“童年的經歷要用一生來治癒”吧?
都過去這麽久了誒……怎麼會現在才發作啊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