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常玮平律师的特写报道,感慨万千。他原本做过工程师和证券经理,凭着一腔热情自学法律,而且少有地“一入行就做了维权律师”。不到十年前他还是一个“才情横溢、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不知道怕”,把陕西政府各个部门“告了个遍”,甚至为了案子自己倒贴钱。他是维权律师里少有的公开支持MeToo的,接了很多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案子和很多不算政治敏感而不太有人关注的公益案。他自认温和,“不是一个反抗者”,真心相信并践行用个案维权来推动法治进步;RBG也是同样的理念啊。这样一个理想主义的行动者,一个难得一见的侠士,顶着煽颠的罪名两度被捕,到现在不知人怎么样,也见不到家人和律师。看他学会“低调”和“面对打压就地卧倒”,从天不怕地不怕到变成惊弓之鸟,抱着和朋友“见一次少一次,吃一餐少一餐”的心态生活,夫人陈紫娟从生活美满的科学家到学走“709妻子”的路,太痛了,我太恨了。就这样把一个金子般的人摧折到今天。我不想说丧气的话,因为常律师本人就比身边人都乐观,不愿陷入绝望。每当这种时刻我都重新确认,我会抱持着这种恨生活下去,希望有天可以做比记住更多的事。但我很确信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即使我没法成为这力量的一部分。

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60

报道首发在端传媒,但是有付费墙。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和NGOCN的声音计划联合出品的稿子,上一篇李翘楚的报道也是NGOCN出品的。如果NGOCN发了全文我再把链接贴上来。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