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化会麻痹我的心智 磨损我的热情(疯言疯语

做了好厉害的梦 大概就是與恶灵战斗收服它们
无头骑士:在梦里的初始伙伴(好帅喜欢😊),坐骑是摩托,武器有枪和德国双手大剑,还可以射锁链
老头:在陰森的木制走廊上遭遇,四处的环境都是水,好像是对什么东西有怨念和執着
火狐:在山上打了起来,原因忘了,可以制造分身,在以为击破她抢到一个盒子(打开发现是兩層構造,戒指是重要道具),被反击,之后战斗场景转移到類似天橋底下的地方,有树和防止山泥倾泻的那个东西(名字忘了),靠近树会被燒死我就躲在那,让无头骑士和她的分身对打,(本体应该在找我吧)最后天亮我把戒指扔出去被人发现(同行/伙伴?)然后赢了
可以移动物质位置的美少女:不知道具体时间但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伙伴,爱耍人,和同行的聚会上要求別人说出正确的名字,沒人说得出来,我也说不出來,把我扔到空中又把我捡回去,还是沒告诉我名字

2020后期 我有给oc写点什么而不只是画张人设完事了 这是进步吗?希望我能做下去

✱EXTRA #yokohamacasefile 🐰原主 


「知道了知道了,别摆出坏笑了恶徳警官。没下次了,应该。」
「至少别再给自己的身体添新伤痕了。」
「好的妈咪。」
「谁是你妈。」

对话在入间不满的叹气声中结束,随后车内安静了下来,五月日没一会就看腻了前面的车辆,把心思转移到车内各种部件,车内的摆设一如继往,只不过少了入间平常爱用的烟灰缸。

……他的烟灰缸碎了吗?看来他还没空去买新的,警察那边最近也有大案子的样子。电子钟上显示着前不久变动了的曆法——H暦,在言之葉党取缔原有的政党後,大大小小的混乱都因她们而起,下令废除武器、解散军队,还推出了过于新颖的概念——催眠麦克风,以言语为核心的新力量,讲真,有点莫名其妙…

然而言之葉党之后用行动,告诉人们那不可思议的力量并不是随便说说的假象,或是形式上的威胁,不管怎样,和大勢力搞对头只会让自己难以行动而已,從H暦开始就得按她们的法则來了。

從IKEBUKURO division 回到YOKOHAMA division 后我决定请自己吃顿好的,入间立马回去工作了,真辛苦啊,人民公仆。

Show thread

✱EXTRA #yokohamacasefile 🐰原主 


「话说回来,这身伤是怎么回事?你不会又去挑战自己能力外的问题了吧?」入间多多少少能猜到她的动机,但据他所知,五月日不是不顧身体去拼搏的类型,连续受伤不像她的风格。

「那次是緊急情況⋯这次是有突发事件。」
「突发事件?」

她别过头看向窗外,犹豫了一下,把目光定在入间的倒影上。
「今天送完货,大概兩点左右?去特定地点打探了一下,打算回程的时候看到有小孩被绑了。」
「⋯それでどうしました。」
「怎么说看见了也不能放着不管吧,而且那个小孩有点眼熟。」
「然后你就跟上去了。」
「嘛就是这么回事。」

五月日也不是谁都救的烂好人,不过既然被自己看到了也是一种缘分吧。

「最善の方法とはいえないですが、向こうの人数は?」
「四人,之后走了一个,四个猛男实在是偷袭也打不赢吧……嗯…说不定能行…?」
「……」
入间沉默地按了一下五月日的手臂。
「好痛!?你知道我身上有伤的吧!」
「既然如此,别再做草率的决定怎样?」
「说得真过分啊,我有估算过勝机的。」
「…哦?」

Show thread

📦🌗🕔在这三个里挑了箱子(都是和角色有关的元素

Show thread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