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瞬息全宇宙》
neodb.social/movies/95013/
看看 NeoDB 的效果怎么样,我最看重的其实是标签。

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

上个世纪,我刚开始用自由软件的时候,当时 Linux 不支持输入法、不支持矢量字体、想看 VCD 得买商业软件,新上市的硬件都没有 Linux 驱动,许多朋友都觉得搞自由软件的人全是傻子。

到了今年,大多数硬件都有 Linux 驱动,运行 Linux 的 Steam Deck 上市不久就兼容超过两千个游戏,其中许多其实只为 Windows 设计,从来不曾发行 Linux 版。这些成果都是全球自由软件爱好者,在这几十年间一点一滴慢慢达成的。

国内现况很糟糕,国外现在也很糟糕,但只要你我都贡献一点点微小的力量,涓涓细流总有一天,能汇聚成足以掀翻巨轮的江海。

#中国的希望 #自由软件

一个微小的愿望:希望大家使用不是缩写、没有奇怪代称的、朴实的中文说话,开始中文表达的复建运动。

刚刚在Hacker News看到一个在上海的居住了三年多的荷兰人写的博客《上海惊人的陨落》,可以一窥孤岛内外国人的真实经历和想法,不过讨论帖里有些外国人似乎并不相信中国最富有的城市里在发生饥荒:

> 但我们在9天内只收到一小包蔬菜
其他邻居都在问谁有香烟、尿布或食用油

> 国家媒体的存在不是为了准确的新闻,而只是为了把现实变成符合上级权力的叙述。

> 现在我们看到条件恶劣的隔离医院(它们不是真正的医院,更像是机库)。我并不害怕Covid,但我确实害怕检测结果呈阳性,以及随后的非人道隔离场所,与数百人共用一个厕所,没有淋浴,两周内没有隐私。

> 就智力而言,他们比保安高一个层次,因为他们更可能是年轻人,受过教育,来自其他省份--被派往上海帮忙--但是和保安一样,也有很多关于大白的暴力视频流传。他们没有被视为两年前武汉的英雄,但也许这是因为武汉是一场未知病毒的悲剧,而这次封锁感觉像是在追逐一个零病毒的梦想。

> 这是中国最大、最富有、最国际化的城市,人们正在挨饿,没有药品,也没有自由。军队上街了,上海的乐观情绪已经停滞不前。我们又回到了马斯洛金字塔的底部。我相信上海会反弹,但它的自豪感会吗?两年来,外国人一直听说中国以外的地方的病毒感染是如何的混乱,以及中国是如何的安全。这使得整个封锁行动充满了身份政治的感觉,因为放开零感染迫使中国也要放开这种叙述。

> 在荷兰,像美国一样,即使你对你的国家表示失望,你也可以是一个爱国者。在中国,这是不被接受的,你必须无条件地爱它,如果你批评它,你会被看作是叛徒

原博文:jaapgrolleman.com/shanghais-st
HN讨论帖:news.ycombinator.com/item?id=3
中文机译(deepl)备份:telegra.ph/SHANGHAIS-STUNNING-

@zhuzi 在海盗湾下如何,我都习惯配英文字幕看了。

@zhuzi 原来夏天时是一个岛啊,冬天时完全看不出来

买多了一本动森手帐,试试毛毛象回血,全新未拆封原价160块现价100块包邮,不想萌萌手帐放到过期😫
认识的人出邮费就送,不认识的人要走闲鱼的说……

每个担心被互关或者朋友讨厌嫌弃的朋友可以尝试去当个小up主或者youtuber,有时候你只是呼吸都会有人取关,非常正常的是你每发一个视频都会有关注你不算短的人取关也会有人因为新视频关注你,你每发言一次也是,不可能和每个和你认识的人观点都一样,都如他们意。
现实里有时候你忍我我忍你也就过了,但网络平台没有那么多忍耐度。你这么担心惹到他们就想一想,他们反过来有担心会惹到你吗。
附上这个图,咱们老中人真的都这么惨了,好不容易到一个去中心平台就想说就说吧。
ps.我是觉得毛象也没必要多看重互关就是了,所有看到消息的朋友都可以交流,没看到没共识那就有缘再见,毕竟也没什么kol的概念。

关于新冠我想说的全部
1. 关于我和我的家人。我出生长大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到我家是步行距离。我妈是医生,在2020年的大年初一被派上一线。整个武汉买不到口罩,没有护目镜,没有防护服,我在国外整个人直接疯了。
2. 武汉封城到4月。解封后我妈工作的医院每天都有很多病人离世,封城期间得不到治疗,导致病情加重。这是前所未有的。解封后一段时间,很多医院陷入财政困境。因为大量需要长期治疗的病人去世了,医院没有病人,没有收入,甚至奖金都发不出来。不只是武汉,只要封城,这种事会发生在每一个大城市。动辄千万人口的城市所有医疗系统停摆是什么概念?人道主义灾难。看到猫狗被乱棍打死我很愤怒,但宠物之所以有权利,是因为其主人有权利。如果人身患重病都没有被医治的权利,宠物又何来权利可言??
3. 精准防控的前提:地方财政足够支撑;新冠变种的传染能力有限;“新冠确诊人数”不会影响乌纱帽。所以只有在上海,只有在omicron扩散之前,精准防控勉强可能。上海防控的“失败”意味着,面对omicron要追求清零,只有全面封城这唯一一个杀伤性最大的武器可用。
4. omicron的重症率,死亡率,确实都不高。打过3针有效疫苗的人,即使年纪很大,重症死亡率都不高。香港的主要问题是80+人群疫苗覆盖率低。
5. 要量化新冠次生灾难并不难。看看武汉每年去世人口数量,2020年减少的总人口刨去趋势,很容易算出2020年 非正常的死亡数字。其余各大城市也一样,但我觉得武汉的人数应该是最多的。
6. 国内要开放很难。我个人觉得唯一可能是立刻马上引进辉瑞/莫德纳疫苗,迅速覆盖全民,然后逐步开放。但是,新冠清零已经成了政治招牌,上面对国产疫苗的护短也很明显了,即使真的引进疫苗,从第一针到第三针,也需要接近半年的时间才能形成足够的免疫力。所以,难上加难。
7. omicron不会是最后一个变种。如果国内对待越来越强的病毒,只有封城这么一个自损八千的核武器,越来越频繁的封城会摧毁投资信心,拖垮经济。我们能依赖的,基本上只有某人哪天撑不下去了放松清零。经济越下行,某人面对的压力肯定越大,但每个经济数字的背后,都是无数家庭的血泪。
8. 欧美全都放开了,英国入境甚至不需要任何核酸检测,而回国的难度还在一直加码。人员不流动,长期来看也是要脱钩的。

关注来关注去,都是那些故事,我不想麻木,但这些故事我真的看了两年多了,一丁点改善都没有。别的不想说了,大家都保重,祈祷事情不会砸到自己身上吧。

@BigTraitor@m.cmx.im 我看了 OALD 和 Google 结果,没找到背书的。

我以往一直有这么个观点:当政府宣称某一举措是为了“保护XX”的时候,你就得看看,它宣称要保护的那个东西,在其他场合是不是有被好好保护到。如果答案是no,那么它的举措就不是为了“保护XX”,而是拿XX拉大旗作虎皮,达到其他的目的。

以重判小黄书作者举例,它们宣称这么做的目的是“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但当你发现,真正虐待/性侵了未成年人的人渣,反而不会判得那么重,你就可以明白,重判小黄书作者的真实原因,跟保护未成年人没关系,而大概率是出于保护政权,打击“非法出版”,钳制言路。

疫情封城,其实也可以用这个逻辑来推理。它们宣称这么做的目的是“保护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但是,只要考虑到那些封城期间因为得不到医疗救助而死亡的其他病人,和政府对相关求助者的推诿冷漠态度,你就可以明白,疫情封城的真实原因可能很复杂(或者是官员们趋奉上意表现“忠诚”,或者如有些人推测的,是对更严格的管制行为的预演),但必然与“保护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没啥关系。

@dy 我从大二起(大概)用过的手机全是水货!(刚健模式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