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和首页很多朋友不太一样的是:我一直对那些破口大骂“婚驴”的中特社女权主义者抱有很深的同情和理解。因为她们对已婚女性不共戴天的态度,本质上是对自身被安排的命运的一种激烈反抗。如果不是秉持这种极端的反抗态度,她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就会“顺理成章”地进入婚姻、丧失自主权。那是她们身边所有人、以及社会文化和公共政策对她们的期待。她们的恶劣态度,是一种应激反应。

她们当然是非常社达且粉红的。但是身为被剥削者,她们使用的所有暴力性语言、包括她们的思维方式本身,都是男权社会创造出来的。奴隶在反抗奴隶主的时候,仍然使用奴隶主创建的评判标准去评价同伴和自身,这太正常了。反抗者们,作为被侮辱被损害着的人们,是一群fucked up的混球,这也太正常了。但这并不代表她们就该被开除女权籍,也不代表她们的尝试和探索是没有意义的。

而那些能够调用更先进的女权理论,能够进行比较复杂思辨的女权主义者,可能接受过更充分的学术训练,可能有较为优越的学习和信息检索能力,可能处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下、态度不至于那么应激。所以反而需要对自己作出更高的要求,不要轻言割席(即便对方宣布割席)。

真正的敌人永远有且只有男权制度。

· · Tootle for Mastodon · 8 · 85 · 133

@shine 大家越来越不安了,只能这样才能得到一丝丝(虚假的)安全感了。我自己也有很大的变化,以前确实有耐心,也会好好讲道理,现在看到什么案件、什么垃圾情况一曝光出来,我第一反应就是“都这样了“、”谁都没办法了“、”多我一个知道/理解/反对/也改变不了什么”、“小行星速来”……确实也在克制心中的戾气。

@shine 我们不割席,但是这部分女权却把一些女性开除出人席骂人是动物,本来大家都是受男权压迫,这些人又凭什么觉得高人一等骂其他女人的是驴,我是不理解也不接受,但即便如此我也很同意你说的,不要轻言割席。

@shine 我的逻辑:标榜自己高人一等的,可以多听多想,但都需要警惕。

@shine 一直以来的态度🤭不过没有同情,只是理解,理解她们和所有女性一样是被害者。她们不需要同情,就像每个人一样,是个人经历和个人选择的集成。

我不懂,这是我的反对意见 

@shine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她们是自称女权/母权的,而她们对其他人的称呼是平权仙子/蚬子,驴,男宝妈,屌子,对其他人的态度要么是辱骂要么是尊重祝福别死我家门口,她们从不思考,只对认真讨论问题试着讨论科普的人骂蚬子/媚男/男宝妈。
开除她们女权籍的不是另一些要求平权的人,反而是女权的定义因为她们改变。事实上是她们,开除了,另一些人的。有能力思考的人没有她们的狂热也没有她们有影响力,就算同样自称女权声音也一样被盖过去。大部分人讨论女权的时候在讨论她们,女权这个名字在事实上被抢走了,为什么会反过来说她们被开除女权籍,指责平权人和她们割席呢

就像作为黑人要求的不是种族平等,而是每天都在骂“你不够黑是白人的狗”,“我们黑人才是最好的,黄猴子白皮猪”,她们对不公的愤怒只来源于自己不是既得利益者而不是“人人平等”。她们是男权社会的产物,她们的理想是重建性转版的男权社会,她们的理想国里甚至没有所有的女人。理想是空中楼阁,口号在加强男权社会的秩序,至于行动,在不民主的国家里能做到什么?再加一个粉红,那能做到的更有限了……
如果谈恐惧和应激反应,只有她们有吗?她们的霸凌如果能用应激行为合理化,那其他受苦更深的人呢?这是用一句态度恶劣因为她们受苦受难应激了就能解决的事吗……

所以我认为她们的反抗并不能拆掉男权社会的哪怕一块砖,而她们误读女权主义招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接受过学术训练还是没有的)其他人对女权主义的误解,伤害霸凌其他不符合她们理想的女人/同性恋/跨性别者,热衷于举报/文化审查的行为反而会有更恶劣的后果。
而且她们并不是你想象中的,不聪明的十八线城市出身的愤怒的受害少女,反对她们的女权主义者也不是你想象中的受过更多学术训练的生活更优渥更有余力的的人。少来做这种没根据的假设,我从几年前到现在真的跟很多,很多人谈过。
而且,中国的信息闭塞反而给了她们歪曲事实以证明己方正确的绝好机会,比如她们可以曲解国外新闻(奥巴马的法案),捏造犯罪数据(跨性别的犯罪),造谣(JM帝国时期每个人在传的国外对色情的管制和审查标准)。她们的标准和既定观念只会让她们收集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信息,不惜造谣也要伤害其他人。社会达尔文主义嘛。又刚好符合中国排同反跨的国情。这不是有能力检索信息的人不和她们共享,而是国内微博的环境只允许她们的观点传播,而霸凌很爽觉得跨性别恶心是人类本能,解决方案不是更优渥有更好条件的人反思自己,她们不仅是这个恶心环境的受害者,甚至这可以说是一拍即合。我不知道,你真的认识和了解她们吗……
如果不从认同人人平等开始反抗压迫,就永远不会有平等的那天,能了解这一点不是什么能获取更多信息的人的特权吧?奴隶会认同奴隶制想成为奴隶主吗?同样生活在奴隶制下,我们想推翻奴隶制,她们认同奴隶制只是认为自己应该做奴隶主。确实两种想法都很正常。既然理念有根本上的不同,那拒绝跟她们成为同类也正常吧。
就,我们不应激,我们态度更好,我们不非黑即白,难道是因为我们受的苦可能不够多吗,她们在男权社会下长大,我们是在女权社会下长大的吗,她们是受害者那我们呢,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或者加害者吗,她们作为受害者当个混球普通又正常,那同样是受害者的我们试图成为好人就要容忍是什么道理?
怎么说,对于想要人人平等的人来说,敌人不仅只有男权制度,还有男权性转版的女权制度(如果能建起来的话)。
需要被摧毁的不只是男权的标准和语言,还有它们的变种(就是特色女权现在用的那种)。所以就算看起来有暂且类似的目标,该割席还是会割的,甚至还可以说她们也是我们的敌人捏 :0130:

我不懂,这是我的反对意见 

@shine
那黑人骂白皮猪黄皮猴也算种族平权实践吧,挺好的,不是我溺水了你救我上岸,而是我溺水了我拖你一起死,全人类灭绝也是一种平等 :0130:
不婚不育随母姓推进平等可能只存在于理想状态吧……明天规定不婚就分配个必须婚,不育就强奸到孕,禁止随母姓,有办法吗……

问题现在是现代社会 :0100: 而她们仍然抱着“要平等就当奴隶主”不放,如果现代革命用“打土豪分田地”指导,你觉得能成功是吗

对,所以我们一些想要实现真正自由的人就不跟她们掺和了,没有理由支持和加入,她们想要实现的从不是真正的平等,她们也不能,她们的存在甚至加重了另一些人的灾难,女权人给一些女人精神伤害而男权不仅不骂驴还会照顾男宝妈,那现阶段男权也有很大的积极意义呢……你的有没有意义到底是怎么回事,谈部分积极意义的话当然男权也有,那么为什么要从根本上推翻,建立另一种相似的不平等制度啊?
而且男权女权联合起来反同反跨,女权人率先加入共产党,家国同构的背景女权人不爱男人但是爱爹,我看女权的敌人也不是什么男权捏

我不懂,这是我的反对意见 

@kmethne 「而且她们并不是你想象中的,不聪明的十八线城市出身的愤怒的受害少女,反对她们的女权主义者也不是你想象中的受过更多学术训练的生活更优渥更有余力的的人。」宜著重強調。

我不懂,这是我的反对意见 

@kmethne @shine 我觉得最根本的问题是,其实原po说得没错,大家共同的敌人是男权,但是这么一批所谓女权的人,不冲男的,不冲男女不同法的你锅法律(假设她们是粉红),倒是到处网暴一些别的女人,无论是毫无女权意识的女人还是有跟她们不同意见的女权人士,这个就很反建设,把本来有同一核心的人给冲散了。当然,怎么港呢,光怪她们也是不公平的,你锅女权本来就难发展,也不是多了她们这些对内乱出拳的就拖慢了发展,有很多东西是由上而下的打压,下部人员菜鸡互不互啄根本不构成影响。

@shine 然而事实上,激进女权鼓吹者 99.85% 是城市中产,此处不存在中国特色,无论中外都一样,只需要看看 6B4T 就会发现,要严格执行性别分离/性别独立必须得具有相当的经济水平和社会地位……不知道他们骂比他们阶级更低的女性是“婚驴”时有几分“怒其不争”,但如果他们意识不到人不是只有性别这一个属性标签,看不到阶级的视角,那么他们的“激进女权”就只能限于小圈子自嗨。

@shine 一方面我觉得不分青红皂白指责没有及时摆脱糟糕婚姻的人or过分崇拜果断开创新生活的人,都有一块盲区,从来没有意识到摆脱一个坏环境,走进一个好环境需要资本,那些能够有力地摆脱亲人剥削或是靓丽地彰显出“女性力量”的人,往往在生活中有较靠谱的朋友支持,或者有靠谱的原生家庭支持,或者容貌较好性格外向,那么即使她不巧跌落到一个糟糕的婚姻,也能很容易通过亲人朋友外援或者另外一个男性的援助爬出去,而没有靠的上的亲戚朋友给壮胆,自身长相和交际能力又很难攀到外援的人就难以抗拒命运了,雪球效应,本身条件好的人进入糟糕处境的几率低,条件越差的人进入糟糕处境的机率越高,如果不去分析个例中女方的思想,而是一律将不能及时摆脱糟糕婚姻的原因归为思想不够进步,这么想的人要么年龄不大,要么资源一直比较好——警醒到这种盲点是很有其必要的,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大骂那些大骂婚驴的人的人当中,很多是认为,真正的女权不包容男权的女性(“太子妈”啥啥)是不行的(因为她们也是女性的一部分),但又认为真正的女权不应该包容“激进女权”的女性。。。hmm,反正我不认为这种思想更偏向女权主义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