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不负责任锐评火影男的 

(领导发言时无聊锐评一把)

朋友微博说人们只嗑假CP、不接受真gay.火影里这点也特别明显:一方面把“顺直男兄弟情”写得百转千回。但另一方面,一定要反复强调他们的顺直身份。比如卡卡西,塑造他和带土“你是我的眼、我是你的墓碑”同时,一定要描写卡黄书不离手、时常痴汉笑,土戎马一生只为琳。负责拯救卡卡西的只能是有女友的阿斯玛和外型毫无嗑点、被彻底“去性化”的凯,绝不能是温柔美貌的伊鲁卡或玄间。因为如果换成后者跟随卡卡西进入暗部,那就很难不坐实他们的同性恋身份。

然后吧,岸本齐史不会刻画女性已是天下皆知,但他擅长刻画并热爱的男性,有时还不如不刻画。比如男主和男二,我完全认同他们是彼此独一无二的真爱,但同时觉得这段关系中的他们特别烦人。

首先是人设:当年看火影,鸣人各种惹事生非偷窥女生,简直就是班上讨厌的男同学的缩影。佐助有一种被破坏被抛弃的疏离感,是他可爱之处,但他对弱者毫不掩饰的鄙夷,又是另外一种典型男孩子的写照。到了疾风传,鸣人嘴遁五大国,要多烦人有多烦人。佐助好一点,彷徨脆弱、一次次被欺骗和打倒,让他更加贴近女性角色(也因此失去更多直男粉丝)。

(还没骂完)

不负责任锐评火影男的 

@shine (接着骂)
但这又引出了第二个问题:从疾风传起,岸本开始尽情描写鸣人和佐助的惺惺相惜(在第一部里明明还没有那么夸张),用的完全是三国和水浒的老路子:要用别人、尤其是女性角色对他们的“不理解”来反衬他们对彼此的了解;用别人对他们的爱慕和他们对这些爱慕的不屑,来烘托他们彼此的不可替代。

所以我一直认为这俩人都是典型顺直男,因为太顺直了,反而无法爱上女人、只会爱上另一个顺直男的顺直男。岸本一方面要描绘他们“兄弟如手足”的感天动地,另一方面又要通过结婚生子强调他们的顺直身份。就像三国和水浒烘托直男与直男的爱情,要靠关羽不要的美女和不碰的嫂嫂、要靠无效勾引武松的潘金莲和不理解杨雄的潘巧云。非常典型,非常东雅。

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吾辈东雅同人女的福报。

火影里相对不那么讨厌的男的,只有岸本无法理解的那部分佐助(但一回归兄弟情谊家族荣誉这些岸本可以理解的部分就完了)、本来不太受他待见卡卡西、和负责烘托剧情的配角,如再不斩我爱罗赤砂之蝎水月重吾四代伊鲁卡犬冢牙这些。鼬也不错,但自我代入的直男鼬吹们实在是太烦人了。

(骂完了,领导还没说完​:angery:​)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