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小学的语文老师是北大毕业生,在当时(90年代中期),这样的人才按理说是不会留在我们那种小城市里当个小学教师的。后来才知道他是89年上过广场的人,不可能分配到任何好工作,这才最终回到了家乡。

我第一次听说六四事件就是从他那里,但并不算是正面的评价。有一次我们班的几名同学调皮捣蛋被揪去校长室,他对全班同学训话,说:你们不要觉得自己了不起,我们当年在天安门广场游行的时候也觉得自己了不起,但坦克一来还不是死的死逃的逃。

我觉得很新奇,以前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回家问爸妈,他们遮遮掩掩跟我说了一些。奇妙的是,都是公务员的父母,在那时却体现了对学生的同情。记得爸爸跟我说:邓小平杀学生,将来是要上历史书的。他还跟我说,邓小平死后选择骨灰倒入大海,就是担心将来被学生挫骨扬灰。后来还有一次,董文华(或宋祖英?记不清了)在人民大学演唱,妈妈突然说:她不敢在人大唱“春天的故事”,六四的时候人大的学生死了不少,学生还在恨邓小平。

@shine 呵 现在的人大学生可以说和那时的人大学生完全天差地别毫无关系。

@shine 歷史將銘記這等比北洋與國民政府治下更酷烈的歷史暴力。一位領袖公然槍殺一個民族最優秀最勇敢的兒女們卻自稱是這個民族的兒子,不可不謂恬不知恥,死有餘辜。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