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气味 

最近本市一直在下雨,今天走在路上突然闻到一股非常纯正的月季花的香味,停下来四顾寻找,对香味的源头仍然没有头绪。家乡的小城有条街遍植月季花,在夏天也经常下暴雨。每次雨后,月季花会散发出一种湿淋淋的浓郁甜香,一整块地融化在鼻腔里,几乎有些腻搭搭,我每次路过都会大口呼吸。

对城市的记忆,最深刻的总是它的气味。家乡还有一条街种满了紫叶李,春天开花时整条街被粉白细碎的花朵淹没,风一吹,漫天都是花瓣雨。紫叶李的气味很清淡,称不上“香气”,只是弥漫在空气中的花粉,粗糙而温暖。初中的时候开始在春天逃学,独自坐公车去郊外看油菜花、梨花和野花。空气中有被阳光晒暖的馥郁花香,泥土、河水和树叶的香气很辛辣清澈。直到现在我的大脑仍然能准确地还原那种味道,似乎仍然缭绕鼻端。

秋天的时候,黄叶的气味很香甜,像熟透到腐烂的果子。空气中有凛冽的秋意,干净冰冷的空气刺痛鼻孔。偶尔会传来焚烧秸秆的烟火味道,温暖醇厚,是我最喜欢的秋天气味。继续降温,树木就会落光叶子,散发出粗糙苦涩的木材气味。最喜欢在学校附近一片小树林看夕阳,浑圆硕大的粗糙落日在灰黑的树杈间缓缓落下,夜间的空气闻起来又苦又浓。

气味 

@shine 最喜欢南粤。热带地区的气味复杂、强烈又丰富。各种白色花朵,姜兰、黄桷兰、淡巴菰、茉莉、晚香玉,都有清澈的浓香。盛花时期香气的尾调是辛辣的,尤其在下完雨后,花香和炎热的水蒸气混合在一起,像是某种熟食。树木的气味一年四季都杀气腾腾,榕树闻起来很苦,凤凰花闻起来又甜又辣,木棉闻起来有种带绒毛的醇厚感。它们的气味不止能进入鼻孔,甚至会弥漫到口腔和牙龈深处。

也有反面例子:北京的春夏秋冬,视觉上都很美,但整座城市一年四季都散发着煤烟气,像是一个老旧的炉子,走到哪里都是这样,很神奇,简直想不明白是怎么做到的。洛杉矶闻起来像是腐烂的海藻和刺鼻的尤加利。前者污浊恶臭,后者像樟脑丸一样冲得人眼睛流泪。只在很偶然的时刻和很罕见的地点,空气中腐烂刺鼻的气味消失,有清淡的橙花和风车茉莉香,是这座城市为数不多的温情感。太平洋西岸的海真的很美,但是只在少数几个地点和时间,嗅不到海草和贝类腐烂的恶臭,空气中弥漫着粗糙湿润的海盐,在那种时候,美丽的大海才是可爱的。

@shine 我也能闻到北京的煤烟气,尤其是每次刚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而住久了反而闻不到了,可能是习惯了 :ablobcathappypaws: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