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最适合听的歌莫过于何韵诗版“美丽新香港”(小飞机场原唱,但这个版本更好)。

曲子以“东方之珠”的前奏开场。何诗的声音,平静感伤,诉说“自你决定要走之后,没人知我有多难受……青山绿水不再依旧,再没可安睡的枕头”。接受“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头”的事实,不平于“命运要令我学识奋斗,但我只懂得荒谬”的命运,自嘲“自美梦再不可寻求,我便学会清风两袖”的结局,最终决定“这世界也不是我的地头,就当我在宇宙漂流”。

吟唱结束,曲调由“天佑女王”转入“义勇军进行曲”。而大屏幕上出现航班飞离香港的画面。就此收束,一切尽在不言中。

m.youtube.com/watch?v=fHGd1o7Q

本日浏览微博第二大爆笑:防弹少年团见了拜登之后,微博上有人骂他们不该碰政治。粉丝控评洗广场的时候,把他们跟拜登的合影里的拜登,P,掉,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那我支持防弹少年团当美国总统。

@shine 这位考官长下图这样。B站上搜“Simon 雅思”就能找到他的课程。应该也能找到下载资源。

Show thread

但这次普京侵略乌克兰的行为,确实戳穿了美国这个纸老虎的假面:

美国佬要是有外面吹的一半厉害,普京早就被CIA的特工斩首啦。

狗日的美帝国,你骗得俺们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好苦啊(大喊

今天出门,抬头就看见一个大屏幕,内容如下图。

第一反应是党(长着周芷若的脸(周海媚那版的周芷若:

若是我问心有愧呢?

看完王力宏那封狗屁不通的公开信后感想如下图。

一个男性道德败坏,这是大家可以想像的。但谁能想到一个当了那么多年高学历优质偶像的男的,文化水平居然这么低。

男的实在是太不行了。

我迄今还没有看完新时代影视名著甄嬛传的唯一原因就是,陈建斌。最近一次尝试跳着看,忘了是第几集了,陈建斌有一个坐在床上微微抬起头看甄嬛的动作,可以清晰地看见他脸上微微颤动的赘肉,我马上把播放器关了。

就,到底是为什么啊?!我可以理解这部剧制作精良演技在线有种种优点,但是为什么不能找个年轻好看的男演员来演陈建斌?我国演艺圈真的就连一个年轻好看有演技的男的都找不出来了吗?陈建斌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个皇上,而是嫔妃们真心仰慕的对象。我的意思是,陈建斌这样的皇上,嫔妃们看他一眼,看见自己荣华富贵光耀门楣,然后迅速被权欲淹没,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剧里的嫔妃们可是真心爱着他啊!一屋子美女,真心爱陈建斌?我不理解。就算古代女的一辈子没见过几个男的也不至于吧?!

我还特意去翻了原著,原书里的陈建斌可是个年轻好看的大帅比啊!“长身玉立,丰神朗朗,面目极是清俊”——这跟陈建斌有半毛钱关系吗?

我对普男没有敌意。只是首先,一个人长成陈建斌这样,不完全是大自然的馈赠,一定是有一整套生活方式和世界观在后面支持(林K语)。其次,如果导演不会找长我这样的女的演甄嬛,他也不该找长陈建斌那样的男的演甄嬛老公。要公平!

讲个笑话:在中国,共产党被称为“社会自组织”。

@shine 尚气有daddy issue,我也有。到底哪里能找到梁朝伟这样的糖爹,挺急的。

以及,看梁朝伟暴打习近平,真的是太解压了。

去睡了。今晚我要梦见梁朝伟。晚安。​:ablobcatheart:​​:ablobcatheart:

Show thread

@shine 片中的神兽都很可爱。但我的最爱还是这只满脸写着“你看我在乎吗?”的神话版草泥马。

Show thread

@shine 我日。谁能想到,尚气里居然有一段剧情,是蔡英文暴打习近平。

(我不管,看发型,一定是这样)

Show thread

美美下载了梁朝伟大战习近平,准备等幼崽睡了就度过一个愉快的晚上。

真的是最后一条 

安忆王真正欣赏的人和生活方式,见图二(长恨歌原文)——她非常仰慕“上等人的矫情生活”,非常看不起乡下人。左男,没想到吧!

为什么电影版第一炉香里的葛薇龙和乔琪乔都显得这么又土又糙呢?因为安忆王嫌弃张爱玲是安徽人、“不是正宗的上海人”(原话),所以“写不出正经的上海和香港故事”(原话)。而她自己,在长恨歌里写过王琦瑶这么个“真正的上海小姐”(原话)。因此,自诩纯血上海宁的她,看张爱玲笔下的杂修上海宁葛薇龙不顺眼,就一定要把她写成一个上不了台盘、不入太太法眼的乡下妞啦。

这跟“女权”跟“阶级视角”都没有半毛钱关系——安忆王欣赏的李主任、康明逊、薇薇的男朋友、“老克腊”,可都是上等人或精神上等人(图二原文)。对于阿二和长脚这样的无产者她可是充满鄙夷的。女性这边,王琦瑶、张永红,都是矫情的、对中产阶级婚恋关系充满憧憬的、梦想做上等人的女性。对于投身无产阶级革命的蒋丽莉、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薇薇,她同样是又嫌弃又鄙视。

真正能把乡下姑娘写得充满生命力的反而是张爱玲。霓喜和睇睇睨儿可都是货真价实的乡下姑娘。

哈哈哈哈哈笑不活了。一个自称用阶级视角分析文学作品的左男,阴阳怪气张爱玲,被人骂了,开始报菜名证明自己读过很多女作家的书。遴选标准是“比较受到文学史(提问:不该先说说“是谁的文学史”吗?这位左男你的阶级视角哪里去了额?!)或消费者认可(啧啧啧)的女作家”。

然后列举出来的现当代汉语女作家,如图。

啊哈哈哈哈哈,所以这位左男一边要用阶级视角分析文学作品,一边连铁凝跟杨沫都没读过。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真的太好笑了。跟电影版第一炉香有关的一切都是这么地好笑。无论是自称生活在朗朗乾坤的安忆王,还是跳出来踩一捧一的文学系左男。

@shine 我说,技不如人改得不好,就老老实实承认技不如人。在汉语文学领域,承认写得不如张爱玲好也不算很丢人。

但扯阶级视角和女权主义遮羞,这真的很丢人。

长恨歌这种全本为民国时代的上海招魂的反动文学作品就不说了。写建国后的《稻香楼》,安忆王可是美滋滋地列举那些漂亮的女服务员是怎样嫁了好人家、甚至走出了国门的哟。

要搞批斗也别偏心嘛。我看这个安忆王的精神世界也非常功利单调。怎么为了踩张爱玲,就能赞美这种人写的剧本呢。

Show thread

不是说张爱玲的文学作品就可以被豁免阶级视角的分析。但是:
1. 马思纯对彭于晏爱得要死要活,这不叫“刺破对中上流婚姻的幻梦”,也称不上女权。原著里张爱玲已经完全展现了情爱和婚姻的虚无。葛薇龙对乔琪乔是什么货色完全一清二楚,但是她的环境中乔琪乔已经是唯一的选择。
2.许鞍华如果真的像这个人说的这么痛恨张爱玲,她就拍不出半生缘。
3.一个作者是不是足够woke,与她作品的审美价值是不是足够高,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赵树理的问题不在于太红太专,而在于就是写得不够好。老舍在共产党手里能写出不朽的茶馆,而赵树理的作品必将速朽。
4.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对文学的摧残罄竹难书。这不是什么“你们这些被资产阶级思想毒害了大脑的作家不肯写劳动人民的苦”的问题。是共产党逼着作家只允许他们写命题小作文的问题。
5.搞阶级分析搞成原PO这样心态扭曲审美沦丧,不值得。读完了赵树理之后还是去找个咨询师看看吧。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