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重读了吕频的“一个‘境外势力’的自白书”,仍然感到一些绝处逢生的安抚和力量。👇

@shine 本市老城的许多区域没有经过所谓的“旧改”,保存了大量小巷和旧民房。这些小巷组成的街区有自然发展出来的生态,与城中心那些整洁漂亮的高档商圈气质完全不同,非常混乱、热闹、丰富。昨天路过的一带,以肉菜市场为中心,狭窄的街道上摆放卖各类水果的地摊和三轮车。卖猪脚姜的小店招牌只有一张手写的纸,随意地贴在门板上。改装自行车的店铺兼卖茶,在门口摆了一张桌子几张凳子就开始做生意。门脸陈旧的咖啡店里拉着张幕布在放电影,瞥了一眼,放的是天堂电影院。卖水产的店铺里放着各种巨大的玻璃水缸,买完就可以在旁边的饭店里代加工。还有各种小食肆,基本上只卖一样东西的那种,有各类鸡煲牛杂肠粉粿条店。店铺中间夹着不做生意的住户,坐在自家门口乘凉,旁边趴着狗。巷口还有卖祭拜用品的香烛铺,门口放着大捆大捆黄纸和红蜡烛。把这片地方从头逛到尾,有一种走进对角巷的感觉,目不暇接。

只希望这些街区能保持自己的模样久些再久些。不要被官老爷一拍脑袋拆迁“升级”,免于各种政治运动和封锁的冲击。为生活在里面和附近的人保存一片幸福的小天地。

Show thread

昨晚吃完煲仔饭,沿江边步行回家。浑圆硕大的夕阳慢慢落进江里,天空的颜色异常好看。被暴晒了一整天的江水散发着辛辣清凉的气味,像雨后的青草地。榕树深绿。黄桷兰正在开花,散发浓香。拐进一条小巷,巷口有一挂棘杜鹃开得热热闹闹。从别人家厨房窗外经过,闻到葱姜炒海鲜的香味。有住户在大缸里种了柠檬树,小白花芬芳馥郁,停下来闻了很久。路过农贸市场,水果档口正在收摊,买到了打折的枇杷和百香果。在这种快乐到像是偷来的时间里,如果可以浑忘正在发生的一切,真的想大喊一声:本市就是全世界最适合居住的城市,没有之一。

@needadoctor @xlsdst 刚刚抓住家里的粉肉球闻了闻,不但不臭反而很香!(但确实非常好吃懒做

@puppyplane 看到一个评论说Wland相当于熊爹的赛博牛子,熊爹从此以后雄风不再。笑死。

@puppyplane 听完狂笑。为什么会在现实生活中这么抓马啊草。有点担心这位爹的ego大到超过了她灵魂和肉身的承载能力了。

好想出去玩啊。今年春天就这样过去了,没有去江南看花看雨,吃笋和新鲜的蚕豆。恨。

@PigeonAdultman 之前谜老师发过一句话说汉语是“言不尽意,立像尽意”。汉语的诗歌和小说都喜欢描述一个环境中的事物和场景,那些事物和场景本身就蕴含着要传达的情绪、情感甚至是道理。比如不直接写孤独,而是写古道西风瘦马。不直接写西门庆死后家族的凋零,而是写花园里的断井残垣。不直接写兴亡有时万事无常,而是写“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这是汉语里特别微妙的一点,大家不是通过具体的逻辑推演去描写和理解事物,而是通过事物的形态和环境的氛围去描写和理解事物。所以不需要严谨的主谓宾关系,动词也不必须有一个明确的主语或宾语。最终就呈现为一种暧昧含糊的“你懂的”。

(不是研究语言的,就随便说说)

@tchaikovearth 本人嗑过😢(但好像现在继续嗑会被唯粉处死,我就曾经这样被踢出过菇的粉丝群)

我已经算是同龄人里比较有繁殖欲(更善良的说法:喜欢小孩)的了。一直到去年都还觉得,在不考虑政治环境的前提下,如果身体、经济条件和家庭氛围都允许,最理想的状态是生三个。

但经过全世界的一轮操作,目前本人对此的态度是:生你大爷,我要结扎!

能把本人这种生殖爱好者逼成这样,我觉得世界应该反省一下。

看到时间线上有人吐槽菇祖……当年真有人没嗑过这对吗我不信​:BlobhajBlanketBlue:​演唱会惊世骇俗的一句“能成为密友大概总带着爱”简直是踹开柜门。

要说现实主义BE,两岸三地娱乐圈还能有比这对更惊世骇俗的现实主义BE吗?哭了​:BlobhajBlanketSlate:

不负责任锐评火影男的 

@shine (接着骂)
但这又引出了第二个问题:从疾风传起,岸本开始尽情描写鸣人和佐助的惺惺相惜(在第一部里明明还没有那么夸张),用的完全是三国和水浒的老路子:要用别人、尤其是女性角色对他们的“不理解”来反衬他们对彼此的了解;用别人对他们的爱慕和他们对这些爱慕的不屑,来烘托他们彼此的不可替代。

所以我一直认为这俩人都是典型顺直男,因为太顺直了,反而无法爱上女人、只会爱上另一个顺直男的顺直男。岸本一方面要描绘他们“兄弟如手足”的感天动地,另一方面又要通过结婚生子强调他们的顺直身份。就像三国和水浒烘托直男与直男的爱情,要靠关羽不要的美女和不碰的嫂嫂、要靠无效勾引武松的潘金莲和不理解杨雄的潘巧云。非常典型,非常东雅。

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吾辈东雅同人女的福报。

火影里相对不那么讨厌的男的,只有岸本无法理解的那部分佐助(但一回归兄弟情谊家族荣誉这些岸本可以理解的部分就完了)、本来不太受他待见卡卡西、和负责烘托剧情的配角,如再不斩我爱罗赤砂之蝎水月重吾四代伊鲁卡犬冢牙这些。鼬也不错,但自我代入的直男鼬吹们实在是太烦人了。

(骂完了,领导还没说完​:angery:​)

Show thread

不负责任锐评火影男的 

(领导发言时无聊锐评一把)

朋友微博说人们只嗑假CP、不接受真gay.火影里这点也特别明显:一方面把“顺直男兄弟情”写得百转千回。但另一方面,一定要反复强调他们的顺直身份。比如卡卡西,塑造他和带土“你是我的眼、我是你的墓碑”同时,一定要描写卡黄书不离手、时常痴汉笑,土戎马一生只为琳。负责拯救卡卡西的只能是有女友的阿斯玛和外型毫无嗑点、被彻底“去性化”的凯,绝不能是温柔美貌的伊鲁卡或玄间。因为如果换成后者跟随卡卡西进入暗部,那就很难不坐实他们的同性恋身份。

然后吧,岸本齐史不会刻画女性已是天下皆知,但他擅长刻画并热爱的男性,有时还不如不刻画。比如男主和男二,我完全认同他们是彼此独一无二的真爱,但同时觉得这段关系中的他们特别烦人。

首先是人设:当年看火影,鸣人各种惹事生非偷窥女生,简直就是班上讨厌的男同学的缩影。佐助有一种被破坏被抛弃的疏离感,是他可爱之处,但他对弱者毫不掩饰的鄙夷,又是另外一种典型男孩子的写照。到了疾风传,鸣人嘴遁五大国,要多烦人有多烦人。佐助好一点,彷徨脆弱、一次次被欺骗和打倒,让他更加贴近女性角色(也因此失去更多直男粉丝)。

(还没骂完)

帮朋友做一场在线培训,其实是去年就约好的事儿了,由于疫情管控,一推再推、最终从线下变成了线上。

朋友的NGO走的是政府的路子,线下培训的时候经常会有领导来讲个话。但没想到领导的ego大到,线上培训,还安排了一个讲话环节。

刚好昨晚喝多了,今早又吃了不太新鲜的食物。领导讲话到一半,我吐了……不幸(?)的是,由于开着静音,领导只看到我突然离开,没有看到我吐的过程。实在是令人遗憾。

👇柯南新剧场版出来的时候,柯哀和新兰打架,互相攻击对方“(支持新兰的)青山刚昌辱华”和“(支持柯哀的)某个动画制作人支持侵华日军”。还有犬夜叉里的杀乐和杀铃打架,一方举报另一方的某太太是港独、另一方反手举报对家在外网侮辱中国人。

大环境如此,同人圈也不能独善其身。举报构陷早就蔚然成风。

除了叹息和祝愿习近平早点死之外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今日育儿 

吃完午饭幼崽主动爬上小凳子站在水池前洗碗。我袖手旁观的时候,东雅劣根性发作,顺嘴夸了一句“这孩子真是没白养。”

幼崽想了想,问:那什么情况算是白养?

把我吓得赶快指天发誓刚才纯属胡说,什么情况都不能算白养。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