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我把阿姨说加入Apple music资料库很久了,今天大概是是第一次随机播放到这首歌,好像抽到SSR

今天才知道信用卡快到期的时候很多银行会主动寄新卡给客户。

我的卡快到期前一两个月,银行除了发条短信,提醒你到期时间和确认持卡人地址之外,就不再联系了。我因为需要微调一下地址,但是手机上又改不了,就好几个星期放着没管,打算有空去银行实地改地址。

结果今天新卡送到附近的快递站去了。真行啊,还好没寄丢。

看了40多集高达W才发现,OP字幕里给的ED曲名It's Just Love的写法有问题,而且到了OP2也一直没改……

希望以后平安夜别再有平安果这种谐音产品了,我昨天在位子下面找出一个软趴趴的红绿色盒子,里面是一团和缓冲用的碎纸条糅合在一起的泥灰状物体,很显然它是我前面指的那个东西。

三浦建太郎去世,连s1都因为访问量过大而挂掉了

原来John Wu曾是苹果公司的,做了Magisk,现在入职Google的Android安全团队……

在卡成ppt的情况下结束游戏,不会有更好成绩了,除非换个旗舰机

可算知道什么叫设备限制发挥了,一大波杂兵冲出来,手机卡得不行的时候被堵在掩体上围殴致死,重生后被75波的倒霉boss带走…

希兹露 boosted

我一直相信不带偏见地交往沟通是对抗民粹主义的有效途径。如果你和印度人成为过朋友,你不会在这样的人祸面前轻易说出恶毒的话,如果你被黑人帮助过,你很难满嘴尼哥宣扬歧视,如果你跟港台人往来过,碰到有人骂他们废青台蛙你会下意识觉得不适。甚至不用面对面地接触,如果你了解过这些人,知道他们的文化,你有很喜欢的印度演员、黑人学者或者港台作家,你都不会轻易地被政治宣传拉拢到。你会想起你的朋友,而你的朋友们不是他们嘴里的样子。

种族主义只有在封闭的群体中才是狂热强势的,它在开放鲜活的个体面前简直不堪一击,因为当它试图用符号异化一整个族群的时候,你的经验永远可以穿过缥缈的宏大叙事,准确无误地落到真实存在的每个人身上,不是“敌军”和“友军”,不是“异族”和“我族”,而是同学、同事、朋友、老师和恋人,人与人的连接可以轻而易举地消解政治障壁。

🤔 我可不可以带着自己的蓝光光碟去索尼直营店测试PS5能否播放和播放效果?毕竟买了这么多年的动画BD全部供起来了,一张都没播放过,还是略感可惜的。

Show older
Mastodon

This is a brand new server run by the main developers of the project as a spin-off of mastodon.social 🐘 It is not focused on any particular niche interest - everyone is welcome as long as you follow our code of condu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