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 哈!说明一下! ♨
会移除原创嘟文少于20条的的关注(转嘟不算)所以关注之前先废话20句也好 :ablobcatwave:

Pinned post

在中文社交网络上有太多自我阉割,到长毛象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头像来自一个我很喜欢的绘本作品《等妈妈来的时候》,作者是个台湾妹子叫张筱琦 Hsiao-Chi Chang。个人资料页横幅图片也是一个台湾妹子的作品,她叫官孟玄/Meng-Hsuan Kuan,作品叫《小旅行》。

发一下,来源水印,作者说:
「随意拿走,尽快拿走,在消失之前,苦难的呐喊应当响得遥远 」

珍珠对河蚌来说是凝结着痛苦的石头,肾结石对人类来说也是触及灵魂疼痛的石头
珍珠对河蚌没有价值,但人类喜欢珍珠
肾结石对人类没有价值,说不定有外星人喜欢肾结石
所以为了避免因为肾结石被外星人抓走,请大家一天喝够1000ml~1300ml的水 :anenw17:

@board 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打卡应用安利呀,可以自定义每日任务、每周任务的,没完成会在通知栏弹提示这样。被多邻国催命催多了确实能养成学习习惯…想在其他方面也抽打一下自己
好久以前有个playtask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攒积分去兑换一些小快乐,但是后来没维护了 :0160: 想找个替代品

@Orca 之前看一本书解释了为什么女性反抗家暴等威胁的施害者时经常不能用正当防卫作为辩护理由(虽然说的是英国法):“刑法对于谋杀和正当防卫的界限的制定,往往基于两个身体力量相当的男性之间自发的暴力行为对峙,而对于一个女性在家中遭受持续身体和心理暴力对待并最终因无法忍受而杀死对方的情况,一般不会为刑法惯例所涵盖。”就是说,女性受害者出于长期累积的恐惧和怨恨杀死施害者,并不是在遭受某一特定暴力行为的“当下时刻”实施,而是在她们认为反击是安全的时刻。这种情况不被法律承认,说明法律的标准是非常男性化的

@board 请问大家有没有推荐的锻炼核心的视频或者体感app,本腰痛患者看到富坚老师的新闻后终于下定决心锻炼了,也希望大家的腰都健健康康!

@board 能不能问一下象友们计划如何保障自己老后的生活?无论有没有孩子,有哪些方法和工具可以在自己身体和头脑的机能下降并且已有知识落伍于时代的情况下仍然保证自己的利益?

问这个是因为这几天花了很多时间拦着我妈不让她掉进一个骗局,感觉心好累。我妈已经是一个非常聪明警觉的人了,也乐于接受新信息不断思考并调整自己的看法。即使这样,时不时也还是有一些瞄准老人的骗局找上她。这次我帮她挡住了,那如果她没有我帮忙呢?

若不是时代局限,我知道她会比我出色很多,所以现在我完全不敢说自己在同年龄阶段能比她做得更好。想到自己老了以后需要面临的改变,实在不是很有信心。

一则自省:刚看到有人说,行程码取消星号,是因为卡车司机活不下去了要罢工。具体这个消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相关的反抗肯定是存在的。这让我想起那个著名的段子:有人抗争了半天终于争取到一丁点让步,岁静派说,看,我就说事情还是会有转机的嘛。——我差点就当了一回这种讨厌的岁静派。

唐山當局把四名受害者傷情和治療現狀扭曲成「個人隱私」完全是無稽之談。這起案件早已經擴大為公共事件,完全可以在不公開受害者身份的情況下公佈受害者情況,並且允許媒體採訪相關當事人或家屬,打消公眾的重重疑慮。現在這種無故拖延完全是侵犯知情權,說白了就是裝死直到所有人忘了這件事,和河南紅碼事件一樣。

劉曉波離世之前,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一院幾乎每天都在官網上公佈病情進展,就是為了證明他們仍然在盡力治療(顯然是發給外媒和外國政府看的)。兩起事件,完全相反的處理方式,但歸根到底都是當局的目無法治、為所欲為。

宝洁辱女广告被罚的背后,是女律师带头做出的努力。(链接在下面)
她在访谈中的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如果我们这些懂法的律师都不站出来维权,只让这些大企业出事后轻飘飘一句道歉就完事了,那以后还是会有商家发布这样的侮辱女性的广告。”
是的。我们这些阅读了女权主义书籍,接受了女性自我意识启蒙,哪怕只是掌握了正确的生理知识、拥有一些自我挣扎经验的女人都保持沉默,或心如死灰,破罐子破摔,那未来的女性怎么办呢?谁来替我们自己言说痛苦和成长?谁来动摇那些固若金汤的陈腐理念?
我不敢奢求、夸耀我是有光的,我能做的只有把偏见和罪恶挡在我的门外,我走到哪里,就把这块盾牌带到哪里,我遇见的哪个她是软弱无力的,我便将盾牌立在她的面前。
mp.weixin.qq.com/s/0EWu26I99bK

男子太湖高中捅死陌生女學生 

存檔一下,熱度完全被壓了

深夜想吃东西但是已经刷牙实在是很痛苦,特别是对于一个牙周不好的人。
刷牙除了刷牙的步骤还需要每个牙缝用两遍牙线,然后牙间刷刷每个大一点的牙缝。每次刷牙都是6分钟起步。还要非常认真仔细。 :ablobcatcry: :ablobcatcry: :ablobcatcry:

昨晚和象友留言说我认为新中国没有一种职业是可以让两代人都搭上顺风车的,这个是我观察的生活经验。我爷爷辈有人大学生,当了小官,然后文革来了因为他写过一副毛笔字就被批斗整改;在譬如粮食局工作的一夜之间不用粮票了人也失业了;父辈大国企员工,世纪初半强迫下买断(离职)了,给你一笔钱就此结束,起初承诺的后续保障也就执行了七成吧;家里下海经商的去年倒闭了,做医生的发不出钱了,公务员的天天都想离职,做码农的年初被“优化”了,留下我还在读书的一年也要颓七八次。
形势的力量之大,绝对不是个人能扭转的,中国就是有什么甜头都持续不过20年,这个时间甚至连一代人的工作年限都撑不住。没有铁饭碗,我外婆总说天下没有铁饭碗,因为“皇帝除了自己的金饭碗,他想砸谁的碗就砸谁的碗。”

科里的同事收到居委电话,说她没有七天内区里核酸检测的结果,将被赋黄码。同事说自己是医生,每天都在医院测核酸有阴性报告。居委说你们医院不在我们区,我们区没有你的数据就可以给你黄码。同事说难道跨区的核酸都不互认吗。居委答,我理解你的情况,但政策不一定理解你。于是同事骑车回到本区一个常态化核酸点做了检测。

说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理直气壮”,这又是一个精彩的例子——你就想吧,有人欠你钱,一直拖着不还,有一天他喝多了,打电话问你现在需要钱吗?要不我还给你吧?你说好呀好呀,结果第二天人家酒醒了,上门堵着你要你还他钱……

给动物视频配人类流行乐是宇宙一大恶行!

Show older
Mastodon

A newer server operated by the Mastodon gGmbH non-profit